第167章 史姑娘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419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67章 史姑娘

再次醒来时,我漂浮在虚空中,刚睁眼,就看到一轮红日,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而我感觉我好像离云层很近,仿佛伸手就能摸到。

我机动性地想伸手去抚摸,云层离我越来越远。

突然发现,我的身体在急速下坠,失重感传来,紧接着的就是恐惧。

我一丝不挂,往下急速落去。那种感觉,真是风吹大腿凉嗖嗖。

我暗骂这该死的罗刹女,用天枢盘把我整到什么地方来了。

真特码的来也光,去也光。。。

当我转头看向大地时,我竟然能看到大地山脉,如地图一样。

一时间,我发出渗人的惨嚎。

我无比害怕,以现在的速度继续下落的话,落地就我铁定会被摔成肉饼。

耳边风声呼啸,我只能张嘴惨叫。

不知下落多久,我被树枝挡了一下,疼得我发出一声闷哼。

紧接着树枝断裂,我的身体在空中翻滚着,往下落去。

也不知道翻滚了多少下,我狠狠砸在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瞬间被砸晕。

当我醒来时,一个和我一样的十岁男孩,一脸幽怨看着我。

“这是哪?”

“你问我,我问谁?”他没好气地道:“老子光屁股从天上掉下来,正对着老天怒骂:贼老天,你把我从天上丢下来,把我尿都吓出来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要真有本事,再丢下一个人来给我看看?”

他接着道:“你猜怎么滴?没想到我真看到一个小肉团,接近着越来越大,我算是看清了,真掉下你这么一坨东西。”

“……”我一阵无语。

他看着我道:“你说,这老天怎么这么不厚道,要掉也掉一个天使啊,怎么掉下一个带把的?”

说我不是东西,我很想揍他,但初来乍到,情况不明,所以我只好忍着。

他说完气呼呼地站起来,指着天来回走动,边走边骂。

我找了块树叶,作为临时遮羞布。虽然十岁身体,但我可只有着近三十岁的心智,尴尬之地就这么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心里有点怪怪的。

仔细观察这家伙,约莫十岁年纪。

听他说也是和我一样,从天上掉下来的。如果没猜错,他也是被传送过来的人。

听着有点不对劲,这高能踩在地上,发出‘咚咚’的响声。

仔细看去,他站的地上,隐约可见有建筑物的痕迹,这里四周空旷,只有不远处有一座小山头,不可能是房屋,估计以前是祭台一类的东西,应该是被拆掉了。

而我们降生,一般都在祭台。

所以,这里以前,十有八九,就是祭坛。

“喂,你小心点,我估计你脚下是中空的,应该是一口井或者山洞什么的。”

“怕什么?老子光着屁股从天而降,差点被摔成肉饼,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踩到一口井算什么?”

“我听家里人讲,风水学上水,如果不小心踩到井盖,必须拍三下屁股,就像古人说的,拍拍屁股走人。”

“我要是不拍,会怎么样?”

我耸了耸肩。

“估计会倒霉。”

“切,前一秒特码还脚踏实地,一眨眼我就出现在千米高空,往大地落去,吓得当场尿了,还能有什么事,比我这破事更倒霉吗?”

“爱信不信!”

“我叫高能,你叫什么?”

我一听,差点没站稳。

竟然是高能这坑货,不过我对这里什么也不知道,还是不能信任他。

所以我没告诉他真实的名字,想确认他身份再说。

“我叫窦牛,窦娥的窦,水牛的牛。”

“窦娥的窦?”他没好气道:“还有这个姓?”

“当然有,窦娥算什么,姓‘史’的都有。”

“还水牛的牛?我看你是吹牛牛,你要是真叫窦牛,我特么还叫史珍香呢。”

刚说完,天空中传来破空声。

他估计也听到了,我两转头看去,一时间愣住了。

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支箭头,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从上向下,射向他站立的地方。

眼看箭头就擦着他的额头,向下射去,他吓得一躬身,险之又险躲过一劫。

一时间尖叫起来。

好险,他的某个重要部位,差点被一分为二。

我也替他默默捏了把冷汗。

“特码的,这都什么事啊?这是哪里飞来的箭头,差点要了我的命根子。”他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看着抖动的箭头,脊背凉飕飕。

“我不是早跟你说了,民间禁忌,踩到井盖,不拍屁股会倒霉。”

我刚说完,旁边就出来一个骑马的人,这人十四五岁年纪,长得很清秀,虽然身体还没长好,但有些地方已经很丰满,不难看出,她就像青涩小苹果一样,已经是个标准美女。

尤其是一头秀发,可谓是长发及腰。她像是出来打猎的。

“喂,你俩有没有看到一头野猪?”

“……”她竟然把我们当野猪,我一阵无语。

而那人却很愤怒,他定定看着美女手里的弓,怒道:“奶奶的,上次被人当双脚羊,这次竟然被人当野猪?真倒霉。”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也有同感,他说出了我的心声。

“你说什么?”那女的下马道:“你说看到我很倒霉是吧?”

“岂止倒霉啊,遇到你,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那美女不乐意了。

“你说话给我客气点!”

“客气?还要我对你客气?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那一箭,差点把我有些地方切掉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射伤你了?”美女走过来道:“说话要讲证据,我看看,我伤到你哪里了?”

男的脸一红道:“男人有些地方,哪能随便让女人看?”

“小屁孩,还男人呢,呸。”她得理不饶人地道:“给我看看,我伤你哪里了?从来没人敢这么对我说话,今天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老娘撕烂你的嘴。”

她说完就去检查那男的,男的慌忙逃跑。边跑边指着我道:

“不信你问他。”

美女看着我道:“我看着你长得比较老实,那你来说,你告诉我,我伤到他哪里了?”

“老实?就他?”高能指着自己鼻子道:“你竟然说我长得不老实?”

“额……”我真不知道怎么说,要说嘛,说不出口,要不说嘛,女的问个不停。

两人都看着我,我说不说都一样,两头不是人。

“我不知道,也没看到,我刚到这里。你去问他好了。”

见我一问三不知,那女的回头,那小子竟然跑了。

“丫的,竟然跑了?你跑的出老娘的手掌心吗?今天要是让你跑了,老娘可就不叫史珍香。”

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跑出很远的高能,突然摔倒在地。

竟然真有人叫史珍香,这也就算了,还被我们遇到了,这运气也是够了。

女的拼命追去,边跑边道:“你还骗我说受伤了,原来是骗我的。你们还我猎物来。”

“史珍香大姐,我可不香,你别追我了成不?”

“不行,不把猎物野猪还给我,今天我跟你没完,除非你让我看看你伤到哪里了?”

“史珍香大姐,男人有些地方,不能随便看的。”

“你才豆丁点大,什么地方不能看?我弟弟和你一样大,我还天天给他洗澡呢,再跑我放箭了。”

高能夹着尾巴拼命奔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