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吊人坑的吊死者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245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61章 吊人坑的吊死者

她很失望,但依然不死心道:“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要我还是要江山?”

“赶紧滚吧,少在这里丢人现眼,我看的你这成天病秧子的样子,只会觉得晦气。”

“好,我滚!”她一脸决然,转身离去。

我看到了她眼中的绝望,想要拦住她。

“你走开吧,谢谢你的好意。”她擦干眼泪,回头道:“曾晓峰,我要你什么也得不到,我要你后悔终身,我要你死都不得安宁!”

她目光凶戾,一脸杀气。

然而,曾晓峰却不当回事。

“区区一个病秧子,吹什么大牛,哪里好死,就死哪里去,别在这里烦我。”

“好,很好,你的身上,还残留着别的女人的香味,我也真够可笑的,你去找你的侍女吧,我这就去死!”马小倩冲我们嫣然一笑,失望地转身离开。

曾晓峰也一甩衣袖,回去住处了。

我知道,曾晓峰那个侍女,随时带在身边。人家的私事,我不好插手,所以也懒得过问。

马小倩竟然闻出来了,估计心也寒了。

看着马小倩单薄的背影,显得孤单而落寞。

哀,莫过于心死!

离开时,那绝望的眼神,这一次,估计会对曾晓峰死心了。

我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怕她想不开做什么傻事情,于是叫高能跟着马小倩。

高能这坑货,却指了指马小倩身后,做贼一样,躲着阿玛雅,凑在我耳边说:“你看,感觉怎么样?”

“什么感觉怎么样?”

“你看马小倩和阿玛雅两人,谁的身材最好?”

我闻言真想给他一脚,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思开玩笑。

“你小子,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你前不久,刚和阿玛雅在棺材里,被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差点被吸干,还觉得不够过瘾,现在又来惦记马小倩?”

“你还提那破事?你试想一下,当你抱着一个大美女,正在开心时,她突然变成骷髅,会是什么感受?”

我闻言一呆,难以想象,他在棺材里经历了什么。

“我觉得你估计落下难以根治的病根了。”

“瞎说,我依然雄风不减。”他摸着下巴,凝视着马小倩的背影道:“我说的是实话,这马小倩的确是大美人一个,有妞不泡,大逆不道,见妞就泡,替天行道,这马小倩那么伤心,那么痴情,我觉得曾晓峰那人渣根本配不上她,想照顾她一下而已。”

“你别瞎扯,赶紧跟上去,照顾好她,一定要防着她想不开。”

“放心,我会无微不至地关怀她照顾好她,无论吃饭睡觉,都形影不离地跟着。”

他笑的很猥琐,我觉得这王八蛋有点精虫上脑。

“我警告你,你可不能占她便宜,她现在身体不好,弄不好会死人的。”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她要是真的死了,我不介意和她做一对亡命鸳鸯。”

“乌鸦嘴,我说你特么怎么做的风水师?话不能乱说,你不知道吗?”我没好气地道:“赶紧滚!”

然而,他没跟出去多久,就气喘吁吁跑回来。

“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

高能上气不接下气道:“马小倩走着走着,突然一下就消失了。”

“消失了?”

“是啊,那么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了。”

我心中‘突’地一下,这马小倩行为古怪,她能自己走路,已经很奇怪了。

现在为什么会凭空消失?莫不成,她已经不是人,而是已经成为鬼物?

我和高能对视在一起,暗道不好。

转身向马小倩住处冲去。然而,她之前住的地方早已经没人,士兵说,她早就带着佣人离开。

我当即带着一队人马,起码赶往马头山,高能和阿玛雅一起同行。

当我们来到牛头山和马头山岔路口时,突然刮起大风,像龙卷风一样,带起很多树叶和沙尘,吹得我们睁不开眼,马开始不听使唤,慌张地乱跑乱动,像是前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让它们感到害怕。

这风有点邪乎,前一秒还风平浪静,万里晴空,无端端地,突然就刮起来,而且大的离谱。

紧接着,天都被风刮得变色,很快就电闪雷鸣,淅淅沥沥下起小雨。

事出蹊跷必有妖,这风不正常。

四周灰蒙蒙的,能见度不到十米,我咬了咬牙,拉住马缰,驱马前进,但是这马死活就是不走。

“下马,备战!”我一声令下,这些人东张西望,神色慌张,他们很怕这突如其来的一幕。

没办法,我只好抱着诸葛弩,走在最前面开路。

高能拿着剑,带着队伍跟在身后。

阿玛雅应该是感觉到了什么,指了指一个方向,我顺着走去,没走出几步,突然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所有人都站在原地,大气不敢出。

四周光秃秃,寸草不生,很荒芜,唯有前面不远处,有一颗枯萎的歪脖子树,光秃秃的树枝上,蹲着几只乌鸦。

而在树下,七零八落地挂着很多白布,白布下,是几个吊死的女人。

这些人正是马小倩,而另外的女人,是她的佣人。

小雨哗啦啦地下,风声怒吼,吹过树枝,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呼啸声,像是在诉说着难以言喻的悲哀。

尸体在雨中,随风轻轻飘荡。

这一幕,看上去让人觉得真凄凉。

乌鸦凝视着我们,空洞的眼神,像是亡灵的凝视。

我心里很难受,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上去检查,尸体都僵硬了,显然是死去多时了。

这傻女人,竟然吊死了。

然而,我看清她吊死的的大树时,心中有点发毛。

这颗大树起码好几百年了,虽然已经枯死,但却没有风化枯萎,这树有问题。

但凡自杀的人,死后都很痛苦,阳寿未尽,选择自杀,死后阴司不收,阴魂会一直留在那里,循环着自身。

怨气越来越重,直到找到下一个垫背的倒霉蛋,迷惑他自身。

吊死的人怨气更重,民间传说,吊死的人是被一种叫‘髭’(读zi)的邪物,勾走了。

而吊死人的地方,会有一个‘吊人坑’,这地方很邪乎,稍不留神就会迷惑人上吊自杀。

这大树下以前就应该吊死过人,有传说中的‘吊人坑’。

想要破除也简单,中午时间,用一尺长九尺宽的红布,挂在上吊的地方,然后用黑铲子掘地四尺,坑内焚烧,填坑,把剩下的红布,反手甩出去,能丢多远丢多远,坑自破。

马小倩本就心如死灰,恰巧遇上这种地方,所以集体吊死了。

“多好的一个女人,黄金一样的年纪,竟然就这么死了,真可惜。”

高能摸了摸眼睛,我也觉得鼻子有点酸,眼角开始湿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