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身世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347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60章 身世

我看到了爷爷,他在一个夜晚,背着杨文虎,私下找到了刘萍,再次看到那伟岸的身影,我热泪盈眶!

但我知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天枢盘一旦启动,就会面临着崩盘,所以我的时间不多,我必须耐心看下去。

只见爷爷带着刘萍一人,来到后山,作法放走了回龙潭的潭水,带着刘萍走进回龙潭。

我不明白爷爷想干什么,他们两个人去回龙潭做什么?

来到回龙潭的后山,我看到了龙,我还看到一个很熟悉的身影,正是在大墓地下,吃僵尸肉的那个怪人,我一直认为他是我父亲。

然而,接下来,我看到刘萍在巨龙面前磕头,然后昏倒在那里。

怪人带走了刘萍,她在后山呆了一夜,临近天亮时,爷爷才带着刘萍下山,才回到杨家。

我心中不免产生疑问,他们在后山,到底干了什么?

画面像是放了快进一样,我眼睁睁看着刘萍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

但是,我看到杨文虎,偷偷去了医院,拿着一张证明,那是一张不孕不育的证明。

他竟然不孕,然而,眼睁睁看着妻子刘萍,十月怀胎后,一个女婴呱呱落地。

这就是我的妻子,杨婷!她幼小的身体里,只有两个魂魄,缺少一个魂魄。

我看得很清楚,女婴刚出生时,五官没有面孔!

这女婴体弱多病,一个风水先生找到杨家,和杨文虎说,这女婴会早年夭折,如果想要她活,就必须去赵家村,找赵半仙。

杨文虎一家带着女婴,要去我老家,但是,在半路又遇到了一个老者,他带走了杨文虎一家。

三人在轿车里,到底说了什么,我听不见。

唯一可以确定的一件事,就是他们一家见了神秘老者之后,才去的我家。

然后出现和我小时候记得的差不多,很多人去我们村,最后爷爷让我和杨婷,结下娃娃亲。

画面在这里结束,我清醒过来了。

不是我不想看下去,而是出现了意外。

山洞在不断颤抖,像是要坍塌。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我惊慌地看着山洞不断掉落石头。

“快跑!”

阿玛雅一把拉住我,向外跑去。

紧接着,“轰隆”一声,一道天雷落下,天摇地动,回头望去,惊雷直接大山都劈开,露出一个大型天坑,天枢盘被轰成渣,消失不见。

我们几人,倒在山洞在,我双眼发黑,晕死过去。

悠悠醒来时,我已经在杨家军营。

躺在床上,回想昨天的经历,让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切是不是爷爷安排的,让我再天枢盘中看到这一切,是什么意思?

这一切到底为什么?除了神秘男,我只能借助阴阳盘和残缺版天枢盘,才能看到一丝丝蛛丝马迹。

然而却遭到天罚,天不让我知道这一切吗?还是因为我和杨婷的命格古怪,我两的事情,就像禁忌一样,不可以让人知道?

我和杨婷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

杨婷不是杨文虎亲生的?她是谁的孩子?那个像我父亲的怪人吗?

她的身世背后,又隐藏了什么?

难道说,杨婷是那个飞天的无面女转世?不可能啊,杨婷虽然是鬼母命格,但却是很普通的一个人。

那无面女可是足以登天的修为,可杨婷上次在井下,太极盘天池中的金色液体,竟然飞进她的眉心。

我正想着,这才发现高能和阿玛雅,守在我身边。

“你好点了吗?”

高能把我扶起来,和我说道:“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我一脸茫然。

“你还记得上次我们请的阴兵吗?”

“记得啊,怎么了?”

“他们昨夜消失了。”

“这些事孤魂野鬼,他们要消失,这很正常啊。”

“不正常。”高能有点着急道:“那二十多个阴兵,像是老赖一样,自从请来后,一直供养在纸人身上,每天好吃好喝地,像大神一样供着。

我怎么说他们都不走,我还骂他们请神容易送神难,昨天我们发现阴兵全部消失,我怕出什么事,你昏过去,我又做不了主,只好叫上阿玛雅,一起去了战场,你猜怎么滴?”

我想给他一巴掌,都这时候了,还卖什么关子。

“别黑着一张脸脸,给谁看啊。”高能笑道:“我告诉你啊,战场上,所有的阴兵全部消失了,一个都不剩,干干净净,比佛门圣地还要干净。”

我心中一惊,当时我和高能去看的时候,那战场死了几十万人,战死沙场无家可归的孤魂,至少也有几万,就那么消失了?

这绝对不正常!

“你没看错吧?”我都有点不相信。

“绝对没看错,不信你问阿玛雅。”

阿玛雅接着道:“没错,他告诉我说那里是刚打过仗的战场,我还不信,但我仔细观察过,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鲜血都还没干涸,的确是战场没错,但是一只孤魂野鬼都没有。”

我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绝对不正常。

就在这时,马小倩笑着走进来。

我心中又一惊,这马小倩长久生病,身体瘦削,弱不禁风,自从上次,发现曾晓峰带女人上床后,情绪很不稳定,时哭时笑,郁郁寡欢,病情更加严重。

怎么现在竟然不要人搀扶,自己能走路了?

而且整个人看上去,很有精神。

我心中犯嘀咕:“这会不会是回光返照啊?”

曾晓峰,钱亮,他们几人,都被我当国宝一样,好吃好喝供着,但是我限制了他们的自由。

其实是在软禁他们,这几个人都是关键人物,一旦出事,就会崩盘。所以我才这么做。

我怀着疑问,叫人把曾晓峰请来。

再次看到曾晓峰,马小倩笑了,她笑的很美,苍白的脸上,那凄美的笑,让我心中产生怜惜。

这么痴情的傻女人,爱上了一个不懂得珍惜她的男人,注定悲剧。

然而,曾晓峰给她的,不是笑,而是一脸冷漠。

“你不是很生气地走了吗?还来找我干嘛?”

马小倩笑着笑着,眼泪止不住留下来。

“我想来问问你,你爱我,还是爱江山?”

“男子汉大丈夫,当以事业为重。”

“呜呜!”马小倩哭道:“我只是来求一个答案,你不用对我冷冰冰。”

“现在知道答案了,你可以滚了。”曾晓峰冷酷无情,一甩衣袖背过身去:“少在我面前哭哭啼啼装可怜,你这样只会让我丢脸。”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做事,你不但不支持我,反而每次都阻扰我,我都到哪,你就跟到哪,像个甩不掉的瘟神一样,其实你心里根本看不起我,你每一次的劝说,都是对我的侮辱,我好歹也是大将军,在你眼中,就那么一无是处吗?”

“呵,呵呵,好,很好!”马小倩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一脸失落和无助。

我心中有一种预感,这马小倩受不了刺激,这次一定会出事。

果然,她身上的生气,瞬间散尽,一身死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