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高能被抓紧去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226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57章 高能被抓紧去

这棺椁放在大门口,很显然,这不是主墓室,而是守门的。

主墓室应该要穿过棺椁后面的通道,也就说,想要进去,必须过了这一关。

我往前走了几步,撕掉棺材上的灵符,就在这时,蜡烛无声无息地熄灭,众人心里瘆得慌。

当高能再次点燃蜡烛时,我们都傻眼了,因为棺材盖板的缝隙中,冒出密密麻麻的黑烟。

这黑烟不往上升,而是往地上落去,浓烟滚滚,源源不断地冒出来。

我们心都提到嗓子眼,盖板“咚”地一声,我看得很清楚,棺材盖子动了,露出一条缝又合起来。

众人悬着的心,都跟着抖了一下。

他们都不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都擦亮眼睛,紧盯着棺盖。

烛光又变绿,忽闪忽闪的,昏暗的光线中,棺盖又抖了一下。

高能首先镇不住,酒都被吓醒一半,马上叫道:“大家都坐在地上,跟我念经。”

说完,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佛珠,盘坐在地,念起了佛经。

他以前是病秧子,为了治通灵的病,学佛学道,会念经并不奇怪。

几人也开始跟着他念,这也不怪高能,现在我们没有法力,遇到这种渗人的场面,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念经,求个心理安慰。

我首先拿出香,点燃后,恭敬躬身。

“我们为了求一幅画而来,不会拿走任何东西,也不会怕坏什么,拿到画就走,冒昧打扰,多多见谅。”

我将香插在棺材前。

当我走了一步后,棺盖又抖了三下,高能他们吓得大声吟唱经文。

很显然念经没用。

随着我的走近,棺盖反而抖的很厉害。

越抖越快,最后就像是振动泵一样。

高能不敢睁眼看,闭着眼睛,拼命念经。

我也有些心里发毛,但为了能保证杨婷的安全,我不管他是什么东西,这画我一定要得到。

我硬着头皮,紧握弩弓,向前走去。

就在我离棺材还有三步时,“轰隆”一声,棺材盖子打开了,首先是两只手,慢慢伸出来。

两手长着长长指甲,皮肤更是白的像纸一样。

众人都开始情不自禁地颤抖,还没看到真身,恐惧,已经像无边的黑暗一样,将于他们吞噬。

我紧盯着棺材,一个魅影,从棺材里坐起来,她头发蓬乱,皮肤干瘪,深陷的眼窝中,两团血红色的幽光,死死盯着我们。

浑身长满白毛,就像一个多毛怪。

绕是我见惯了各种尸煞,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嗷!”她如饿了很久的凶兽,见到一团团鲜嫩的血肉一般,从喉咙发出低沉的咆哮。

我咽了口口水,慢慢抬起诸葛弩。

这是成了气候的旱魃,连有修为的我,也不一定是它的对手,更何况现在一点修为也没有。

进来之前,我就想到,这大墓一定有古怪,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墓地地下有任何尸煞、旱魃又或者是僵尸,都是致命的。

所以准备了很多法器,但我万万没想到,这里竟然有尸煞。

它违背地心引力,慢慢升起。

浑身黑气环绕,漂浮在空中,贪婪地盯住我们,猩红而干瘪的舌头,舔了下嘴皮。

高能睁开眼头瞄了一眼,吓得喝下去的酒,都变成冷汗出来了。

咧嘴叫了声:“妈呀,好吓人。”紧接着,死死闭着眼睛,更大声地念经。

我心都提到嗓子眼,知道接下来要攻击我们,好好美餐一顿了。

它首先盯住的是我,刚身形一闪,我就对着前方射出一道箭头,当它再次出现,已经双手掐住我的脖子,而一只箭头,不偏不倚射进它的眼睛。

刚想对我下嘴,箭头就开始燃烧,以眼窝为中心,然后烧香脑颅。

她发出凄厉的惨叫,然后双手死死抓住我,想下嘴咬我。

我把诸葛弩,对着它的嘴巴,一箭箭射出,揪住它的头发,把它按在地上,脚踩脑袋,对着脑袋一阵乱射。

它惨叫着,拼命挣扎。

“高能,都这时候了,你还念什么经?”我怒道:“赶紧过来,倒上石油烧了它。”

他这才反应过来,带着一伙人,当即防火烧了旱魃。

这旱魃强悍的离谱,古书野史都会有记载,一个地方只要有一只旱魃,为祸人间不说,厉害的,甚至能影响到一方的天气,天天闹旱灾,让人颗粒无收。

静静地看着火堆,我们心里五味杂陈。

高能抹了把冷汗。

“娘滴,酒都变成冷汗了,还好,这玩意被烧了,带来的石油也用完了,要是棺材里还有其他东西的话,我们一定死翘翘。现在把这玩意烧了,应该没有其他脏东西了,我们终于能好好活着了。”

风水学在这种场面,很忌讳乱说话。

“你这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风水学里说,话不能说太满,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你不知道吗?”

我刚说完,仿佛在回应他的话,身后发出一声怪笑。

“嘿嘿!”

冷不丁的怪声,把我们吓得差点灵魂出窍,惊愕地回头看去,不知何时,棺材里无声无息出现一具骷髅。

骷髅看着我们,嘿嘿怪笑。

我们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也没想到,旱魃下面,还有一具骷髅。

骷髅双手一拉棺材边缘,化作一到残影,我忙用诸葛弩乱射。

这骷髅的速度更快,在墙上飞来飞去。

“嘿嘿嘿,嘿嘿嘿。”

快的根本看不清楚,我根本射不到她。

它如壁虎一样,四足钉在墙上,横在墙壁看着我们,然后飞向高能。

“妈呀!”高能还来不及惨叫,被它抓住双肩,拎小鸡一样飞进棺材,棺盖自动飞起,紧紧盖住。

紧接着,高能发出渗人的惨叫。

那怪叫声,听着都觉得毛骨悚然,难以想象,他在里面到底被怎么了。

“赶紧撬开棺盖。”我大喝一声,带头去撬。

可任凭我们怎么努力,都无法打开。

这棺材制作时,选材上等,原本的木质就很坚硬,再埋在地底下,经过这么多年还没有腐烂,已经进化成阴沉木,更硬。

密度已经接近铁质,即便是用锋利的斧头劈,都不容易劈开。

我们只能尽力而为。

听着高能撕心裂肺的叫喊,我心痛无比,只能替他默哀。

同时叫人回去拿石油,我想炸开它,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我已经把他当朋友。

一时间热血上来,抱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心态。

绝不会丢下他不管,大不了他死了,空间坍塌,大家一起死。

约莫半小时的时间过去,高能的声音停止了。

奇怪的是,棺材也不再抖动,一点动静也没有,棺材安静得可怕。

我心直往下沉,高能是不是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