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打跑红衣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035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55章 打跑红衣

我一脸错愕看着空中的红衣。

所有人都震惊了,这还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见有人会飞,很多人忍不住跪拜。

这里出现两条龙就已经是天下奇闻了,没想到有人会飞。

“我的天,她竟然会飞!”曾晓峰当即惊叫道:“这到底是是人是仙?”

他喊出了很多人心中的疑问。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明明没有发力了,红衣为什么可以?难道是因为,她是天枢盘的主人吗?

说不过去啊,天枢盘时空隧道那么霸道,不可能为红衣开后门。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红衣在这个时代,已经死去多时了,所以转生出来就是鬼。

所以会有法力!

行军打仗,讲究未雨绸缪。

我之前准备黑狗血、童子尿和墨斗线等法器材料,就是为了以防万一,红衣使出法力,我不至于只有挨打的份。

没想到真让我猜中了。

电光石火间,红衣已经飞到杨婷身边。

“婷婷,快逃!”我一声怒喝:“白离,快躲。”

红衣很快,转眼已经到了白离身边,提刀就砍。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白离险之又险躲过一刀。

火速跑到早已拉弓上弦的弩车旁,瞄准射击。

白离很快,但红衣更快,一闪身就飞过去,想砍第二刀,我扣动扳机,鸡蛋粗细的箭头,“嗖呼”一声,以肉眼难见的的速度,飞向红衣。

她头也懒得回,反手一刀,砍向箭头。

突然,‘哗啦’一声,液体喷洒她一身,发出‘噼里啪啦’的炸响。

我的猜想没错,她果然是鬼不是人。

红衣冷不丁地被炸得尖叫起来。

“这是什么?”

“你以为,你把我们修为抹去,就拿你没办法了吗?”我大声笑道:“你可别忘了,我们是风水师,有很多办法对付你!先请你喝点童子尿!”

“你……”红衣悬在空中,凤目圆瞪,隔空一抓,地上的箭头,全部飞向她,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飞向大地。

那些箭头,全部被黑气环绕,如同狰狞的窟窿头,张开大嘴,咬向地面!

“放箭!”高能一声怒喝,密密麻麻的箭头,飞向窟窿头。

箭雨在空中相遇,童子尿遇到黑气,就炸了开来,把箭雨挡住。

“赵凡!”她一声怒喝,转身飞向白离。

红衣如此了得,杨婷在空中,很被动!

我抱着诸葛弩,边跑边大喝道:“黑火,助我!”

黑龙从天而降,在地上抓起我,把我甩在背上,追向红衣。

红衣身形闪了几下,想砍掉龙头,几次都被白离险之又险躲过去。

她不死心,再次追上去,狠狠一刀劈去。这次差点砍掉白离的脑袋,白离强扭身体,躲过攻击,却被削掉一块皮。

“白离!”杨婷一声惊呼,却看到红衣的刀,砍向了她。

伤不到白离,她改变目标,选择攻击杨婷。

我骑着黑火追了上去,弩弓瞄准,对着红衣射了一箭。

红衣本想忽视我的攻击,直取杨婷,但是对危险的预知力,让她转身一刀,砍飞箭头。

我连射两箭,她砍飞一箭,另一箭射在她肩膀上,顿时发出‘轰’地一声,她的肩膀被炸开一个洞,洞还在向着肩膀蔓延,越变越大。

“这怎么可能?”她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道:“这是什么?”

“这是送你的美味,黑狗血!”我怒道:“敢动我老婆,小爷再赏你几箭。”

“不可能,区区黑狗血,怎么可能伤到我?”

“实话告诉你,桃树的弩弓,柳树做的箭头,用墨斗盛放朱砂和黑狗血,现在,你满意不?不满意别跑,我再赏你几箭。”

柳树为阳性树种,民间多用于避邪及招风水,俗传鬼怕柳树。

而桃树,古人云:桃者,五木之精也,故压伏邪气者也。

桃树也叫“降龙木”、“鬼怖木”,传说夸父追日,临死前将神木抛出化成了一片桃林,因此桃木成为用途最为广泛的驱邪制鬼材料,在民间文化和信仰上有极其重要的位置。

华夏最早的春联都是用桃木板做的,又称桃符,几千年来,桃木就有镇灾避邪之说,被称为神木。

在《本草纲目》中有记载:“桃味辛气恶,故能厌邪气。”

种植桃树,就可以辟邪、保平安。

她闻言,知道我有备而来,当场脸色就变了,没心思再管杨婷和白离,拼命飞逃。

估计这不是她的本尊,而是三魂分出来的一个灵魂分身,抵挡不了这种武器的伤害。

这一次,她知道怕了,转身就逃,而我骑着龙,拿着弩弓瞄准射击。

地上也开始用箭头射红衣,起初她一心只是为了躲我,当她中了一箭后,当即在空中炸响,终于知道怕了。

就像惊弓之鸟,有箭必躲。

最后,她隔空一抓,空中出现千千万万的箭头,化成长龙,在空中飞舞不断吞噬箭头。

“传我命令,杀掉其余舍身台来的人,只要杀掉他们其中任何一个,这空间就会崩盘,我要他们全都死在这,除了我,谁也别想走。”

我闻言又是一惊,看向地面,果然,一个笼子里,装着四个人,正是钱太乙,还有三个不知道是谁。

他们被拉出笼子,罚跪在断头台,刽子手毫不客气,举刀就砍。

“不!”我吓得肝胆俱裂,双腿夹紧,使劲驱使黑火,飞向地面的大军中,希望能救下他们几个。

之前我逮到李丁,没杀他,就是因为预感很不好,总觉得杀了他会有问题。

果然,红衣时天枢盘的主人,她最清楚不过,只要任何一个人死掉,这空间就会崩溃,那我们就会死在这里,永远回不去。

我和小黑使出全部速度,可始终隔得太远,只能眼睁睁看着刽子手雪亮的大刀,砍向几人。

我知道,来不及了,一切都没救了。

我自嘲地笑了起来,我很想回头,在临死前,再看杨婷一眼,哪怕一眼也好。

就在我绝望时,一排武士,用弓箭把四个刽子手射死。

一个神穿盔甲的士兵站出来,拿下帽子,这才发现她是个女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