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花山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122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52章 花山

看着马小倩哭成泪人,我和高能对视一眼,不由得皱眉。

高能怒道:“干他妹的,不懂怜香惜玉,老大,把他灭了。”

我瞪了高能一眼,上去安慰道:“别哭了,男人有雄心壮志,是一件好事。”

“呜呜,他一心只想打仗,一心只想得到功名利禄,一心只想得到天下,诸不知一山还比一山高。自古有云,一将功成万骨枯,如果真成了名将,手上也沾满鲜血。更何况那黄巢骁勇善战,出了名的嗜杀成性,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早晚会变成杀人魔头。”

我带着马小倩回营地,李倩不知跑哪去了,我只能让高能,时刻陪在马小倩身边,以防她想不开,如果她真是七世怨侣,一旦出问题,我们都要玩完。

马小倩回来后,一病不起。

我是风水师,也懂一些医药,给她找来一些柴胡、板蓝根和姜等中药,给她熬汤。

只是,心病还须心药医,她自己潜意识拒绝,再好的药,也治不好她。

解铃还须系铃人,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她死心,对曾晓峰彻彻底底地死心,重燃斗志,才能有希望活下去。

我仔细观察过曾晓峰的面相,甲子脸,桃花眼,剑眉飞扬,而且眼角有痣。

会犯桃花劫,他的一生,女人不止一个。而且自古英雄皆好色。

这事实,但凡英雄,气派都大,心脉轮也大,所以很好色。

也就是说,他晚上应该有丫鬟或者婢女侍寝。

虽然古代三妻四妾这种事,很正常。但爱情都是自私的,情侣的眼中,容不下沙子。

如果有第三者出现,这对情侣来说,是致命的。

所以,我决定,晚上夜袭曾家营,但前提是,在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不知不觉进入曾晓峰睡觉的地方。

那么问题来了,我没有罡气,就无法使用法术。

但不是绝对无法使用,而是有时候不太灵验而已,好在我有这方面的知识。

以前是小孩,身体太弱不敢接触怨灵,怕沾染太多阴气,会早年夭折。

而现在我,已经是成人体魄,生命磁场很强,双肩命灯肯定很旺盛。

这里又是军营,阳气十足,不怕阴魂。

每天战场死那么多人,冤魂满天飞。

于是,我下令让人去乡下,寻找棺材长明灯油和牛眼泪。

很快,士兵就收集一些回来,我准备桃树和柳树,做了桃木剑、黑狗血、墨斗线和童子尿等道士的装备。

找来八卦镜和朱砂,画了一些灵符,我不知道这些东西能管用,但大部分还是有用的,带着高能,去刚打过仗的地方。

路过一个地方时,高能和我说:“有个士兵告诉我说,这叫花山,附近有座王侯大墓,殉葬死了很多人,那些都是些十七八岁,貌美如花的女子。”

“关你什么事?走夜路别乱说。”

“怕什么,我们可是风水师。”他接着说道:“年纪轻轻就死了,多可惜,要是上来一两个,陪我们就好了,聊聊天也好啊。”

“你这乌鸦嘴!”我没好气地道:“有些话不能说太满,得罪了路边的孤魂,会倒霉,亏你还是风水师,你不懂吗?”

“切!”他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

我知道会有时发生,果然,围着几座小山,走着走着,又回到原点。

转了几圈都是这样,高能终于知道,他得罪了脏东西,我们遇上了鬼打墙。

最后烧了一些香和纸钱,才顺利走出去,这种鬼是找不到他的,但是却会迷住人。

我们来到一处空旷地,这里前几天才打过仗,四周黑漆漆的,空气中充满刺鼻的血腥味。

这里没有刮风,却刺骨地寒冷,我知道,这里就有很多冤魂。

“准备好了没?”

高能看了看四周,咽了咽口水道:“好了。”

“真准备好了?”

“好了!”

高能点头确定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把牛眼泪,涂抹在他左眼,再把长明灯油,抹在他右眼。

他眨了眨眼睛,不看还好,这一看,吓得当即叫出来。

原来,很多冤魂围在我们身旁,最夸张的是,高能还坐着一个缺了双腿的冤魂。

绕是我见惯了魑魅魍魉,也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满地都是缺胳膊少腿的冤魂,没人超度他们,只能在战场上游荡。

之等着家属把尸骨拿回家,这些亡魂,才会千里归故里。

难怪《礼记·大学》中,“曾子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

意思是,无论你身处何地,只要起心动念,就有至少十双眼睛,十只手指着你。

所以告诫世人,不能乱动歪心思,说不定很多人正在看着你。

这些冤魂也看着我们,指指点点。

也只有大文学家朱自清,比较大胆,在《你我》论中指出:“虽然十目所视,十手所指,视他们的,管不着。”

不难看出,这战场死的人太多了,我让高能拿着刚点燃的灯笼,叫魂一样,随便叫张三李四,果真有很多灵魂,飞入引魂灯。

我们没有法术,只能把这些纸人带回去,和他们商量,只要帮我们办好事,就给他们烧纸钱和焚香。

他们在外悠荡了很久,已经很虚弱,也很饥饿。

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们引来差不多三十多个冤魂,走了十多个,只留下二十多个。

我们让他们进扎好的纸人,然后为纸人做法开光,用朱砂点眼睛后,这些纸人,八个纸人抬着轿子,大摇大摆地走进曾家营。

轿子里坐的,是虚弱的马小倩,我给她吃下安神药,她正睡着。

站岗的士兵,见纸人走进大营,却一点也不惊慌。

“站住?什么东西?纸人?我草!”

普通人见了这种场面,肯定吓得屁滚尿流,夹着尾巴逃命。这些士兵打过仗,见过血,他们不怕这些东西。

不说不讲,提刀就刺。

一刀把纸人刺穿,另一人把纸人脑袋砍下来。

“装神弄鬼,老子才不信邪,我杀过人,识趣的,赶紧死一边去!”

话还没说完,纸人‘拍拍’两耳光,打得士兵一脸懵圈。

另一个纸人更夸张,一脚踢向另一个士兵的裆部,那人当即捂住下身,疼得五官扭曲。

纸人再一脚,把士兵踢飞,拿起脑袋装回脖子上。

高能打扮成道士,一把将冥币抛向空中,摇动三清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