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祭祀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141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5章 祭祀

然后点了三炷香,恭敬地对着龙潭门拜了三拜,插上香后,恭敬地道:“龙潭之主,棺中高人前辈,小人李元清无意冒犯,带领风水界所有人,给您献上祭品,只求龙门关闭,佑一方平安,万众都会感谢您,祭拜您。”

说完,将香插在香炉中,他在一边烧冥币,嘴中念念有词。

一炷香时间,一看香,两根燃烧完了,其中一根却烧的很慢。

这在风水界,有‘三长两短’的说法,很明显,山主不同意。

李元清眉头一皱,叫属下烧纸钱,纸扎的房子,轿车和女人。

他则做法开光。

做好这一切,李元清抱拳道:“既然潭主懒得动手,那小人我也不敢老家您动手,小人我亲自动手关龙门。”

说完转身道:“潭主和我说,他已经同意了,叫我自己动手关上龙门,这次祭祀圆满完成,杨婷和李丁就可以顺利结婚了。”

真不要脸,谁知道潭主有没有和他说,反正没人听到什么动静。

李元清拿出罗盘,看了一会,然后走到龙潭门,用罡气强推龙门。

他已经是在场巅峰,登堂后期的修为,但是还是无法推动龙门。

折腾半天,老脸都通红,还是无法关上龙门。

突然,一股阴风从洞中吹出来,将他吹得差点摔倒,祭坛也被吹飞,那些祭品散落一地,没烧完的纸扎品到处乱飞。

洞中传来渗人的咆哮。

我知道,那是黑蛟的咆哮,它想出来,又不确定我是否在场,所以选择咆哮,我安静地藏在人群中。

再傻的人,也知道,这是惊动了洞中神物。

人群骚动,多数人往后退去,随时准备逃跑。

“李大师,这怎么回事?”首先坐不住的是杨文虎,面带惊恐道:“不会有什么事吧?”

他当然着急,这回龙潭在他家后院龙脉上,要是这里有个什么事,他们家最先遭殃。

里面可都是传说中的邪祟,随便跑出个什么,都能把他祖传多年的基业,灭个精光。

“没事,有我在!”李元清也慌了,强自装作镇定道:“大家别慌,这是潭主见我推不动,想吹一阵风帮我一把!”

一派胡言!我都忍不住想笑出声,这老家伙不要脸程度,让人望尘莫及!

李元清这么一说,人群又安静下来,大家都把他当主心骨了。

他叫人拉来早已准备好的牛,羊和猪。

我知道,这是风水界大型祭祀,牛祭神,羊祭鬼,猪祭祖,这是李闯王属下,女大祭司惯用的手法。

大多数都用来祭天,祭祀真龙等。一般很少用。

牛,羊和猪都被宰杀,血顺着水,流向地下通道。

果然,祭祀没多大一会,阴风停了!

“果然是大师,这古怪的事都被他搞定了。”

“这还用你说,他老人家可是风水界顶尖高手。”众人七嘴八舌夸赞起来。

大家都如吃了定心丸,李元清很满意自己的效果。

“好了,潭主和我说了,这龙门年久失修,卡住了,不用关了,用土填了就行了。”说完挥了挥手道:“今天祭祀到此结束,大家都散去吧,明天就是我孙子和杨婷顺利完婚。”

一直在人群中寻找我的杨婷,闻言当即捂嘴哭泣。

我无比心疼,实在看不下去了。

“你简直一派胡言,杨婷不能和李丁结婚。”

李元清眼睛一眯。

“请问阁下是谁?”

“我是谁你管不着,这李元清在胡扯,他骗大家的,所有人马上散去,那洞中有邪祟马上出来,到时候想跑都跑不了。”我说完,指着李元清道:“老匹夫,你别在那里妖言惑众,你想攀上杨家,也不看看你那孙子李丁什么货色,吃喝玩乐的废物,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早点死了这条心,你要是有点良知,赶紧疏散人群。”

我说完指着杨文虎骂道:“还有你,什么首富,你被李元清的马屁拍昏了头,马上有邪祟出来,谁也挡不住,你杨家基本可以消失了。”

李元清眼睛挤成一条缝,目露凶光道:“老头,这是我李家和杨家结亲,关你什么事,你是不是管过头了?”

他故意搬出两大家,省城两大势力,试图让我认清现实,他在告诉我,惹了他们两家,会很麻烦。

“天下人管天下事!”

“这么说,你要和我们两家对着干了?是不是?”

“对着干又何妨?老子怕你不成?”我自然不怕他。

我在意的是,杨婷哭了,这让我愤怒。

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哭?

为博红颜一笑,别说这里所有人为敌,哪怕以天下人为敌,又有何妨?

我目光扫视全场,一字一句道:“别说是你,就算这里所有风水师一起上,本座也不放在眼里!”

我这话一出,旁边的人都拼命往旁边退去,如躲瘟神一般,有多远躲多远。

我成了全场的公敌!

李元清一生,走到哪都是风风光光,被当大神一样好生供养,何时受过这种侮辱。

气的浑身发抖,龇牙咧嘴,吹胡子瞪眼,目露凶光。

“好,好,很好!”

杨文虎就像墙头草,目光在我和李元清身上扫来扫去。

这种势利眼,谁厉害他服谁。

我指着他怒骂道:“杨文虎,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撕毁‘赵半仙’定下的婚约,我告诉你,你马上要倒大霉了,不光是你,你,以及你全家,一个都跑不掉。我劝你,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带着家人逃命去吧。”

骂完杨文虎,我指用拐杖指着李元清骂道:“好什么?老匹夫,你用那种吃人的模样看着我,难不成,你敢咬我啊?你来试试看。”

见我把李元清骂得屁也不放一个,杨文虎又服我了,我骂他都不反驳。

他杨文虎是生意人,很清楚我并非口出狂言,事实摆在眼前,龙门怪相,就是不争的事实。

“高人,你说的倒大霉,具体是指什么?还望指点,不甚感激。”

“指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我指着龙门道:“马上有厉害得不得了的邪祟出来,你要是有点良知,马上疏散人群。”

“你别听这疯子胡说八道,这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这龙潭平静这么多年,更何况,我刚祭祀了,根本不可能跑出什么邪祟。”李元清指着我骂道:“你敢明目张胆当众骂我,敢不敢爆上家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