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牛头山鸿门宴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085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44章 牛头山鸿门宴

我们跟着奴隶,进了城门,才发现这里不是什么山寨,给我第一印象是,起义军!

城门上,匾额写着三个大字:牛头山。

那些守卫看似土匪,实则形成规模,他们装备精良,站在那里身板挺直,一动不动,说明素质过硬,媲美正统军队。

我们被押到祭坛下跪着,广场上跪满着近百人,他们都是老弱妇孺,看得出来,这是战俘,或战俘家属。

祭坛上,大祭司正在祭祀。

原来押运我们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祭祀。

听旁边的人说,这里集结了很多身份古怪的人,用来祭祀。

比如我们两,就是从舍身台而来,和别人不一样,所以被选中。

难怪蒙家寨的巫师,不敢把我们留下,原来坐镇牛头山的,比他们更大,估计是义军小头目。

我们被罚跪在地,高台上,两边站着好几个穿着奇怪的人,他们是巫师,而蒙家寨的巫师也在列。

他们恭敬地站在一起,中间站着一个身穿太极八卦服,头顶鹿角冠,披着头发的人中年人,这是大祭司!

看得出来,他的地位很高,是这些人的头领。

祭台上,放满贡品,他正对着天倒酒。

牛敬神,羊敬祖,猪敬鬼。

这是大型祭祀,祭祀完之后,几个士兵抬来一把刀,我瞳孔一缩,因为那是一把杀气腾腾的刀。

风水师有着常人无可比拟的感应力,我的感觉不会错。

接下来,屠夫拿着刀,去挨个挨个地斩头。

一个个头颅被削下来,如球一样滚落在地,鲜血飞溅。

满场惨叫,多数都哭着磕头,有的甚至当场吓尿。

而那屠夫,却眼睛都不眨一下,一排排的俘虏,被杀死。

这是真正的屠夫,杀人如麻。

我突然觉得,这是在祭刀,杀的越多,刀的煞气越重。

也就是说,这是在炼器,炼制杀器。

大祭司到底想干什么,要这么一把充满煞气的刀,想干嘛?

用来打仗吗?不至于啊,行兵打仗,其目的不过是凭着计策去攻占领地,而非杀人。

随着一排排俘虏被杀,我们开始害怕,害怕会不会轮到我们。

在这里,人命如草菅,我们沦为阶下囚,只能等死。

竟有人如此冷漠,我脊背发凉,冷汗直流,高能吓得脸无人色,瑟瑟发抖。

“成玉,怎么办?怎么办?”他说话牙齿都在打颤:“很快轮到我们了,快想想办法。”

我能怎么办?他害怕,我也害怕啊。

但我无能为力,眼看着身边的人都被杀,我们无比绝望,只能伸长脖子等着挨宰。

直到我身边最后一个人被砍头,有人揪住我的头发,把我脑袋拉长。

我暗自嘲笑,什么风水师,进了天枢盘,被打回原型,什么都不是,我直接怀疑,这天枢盘是不是被人动过手脚。

砍就砍吧,既然脖子都伸出去了,哪有缩回来的道理。

我突然很想念杨婷,也很想爷爷。

既然无能为力,那就一死吧,我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我都能清楚感觉到,大刀砍下带起的刀气,脖子凉嗖嗖,接下来,应该是天地在眼中形成倒影。

正当我以为我要归位时,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住手!”

“已经砍完九十九个了,不能多砍一个。”我抬头望去,说话的时大祭司。

我明白了,九是极数,他应该是以特殊材质炼制一把刀,然后再用秘密阵法炼制,每天砍九十九个人,砍上七七四十九天,此刀煞成,出必饮血。

这种刀,无论什么邪祟,都忌惮三分。

如果真能成杀器,说夸张点,可以屠龙。

就在我感到庆幸时,我们一伙人,被押到祭台前跪下,那大祭司双手背在身后,看着我们淡淡道:“谁知道舍身台来的赵凡在哪?”

我心中一惊,怎么他也在找我?

我们谁也没说话,互相对望。

那些不凡的人,估计真不知道谁是赵凡,只能一脸无辜。

大祭司阴冷一笑。

“谁知道无字天书在哪?”

我们都低着头,默不作声。

而我奇怪,按理说,如果真是李丁把消息放出来,说赵凡有无字天书,得天书者的天下,也不知道惊动大祭司,弄这么大的动静啊。

这其中一定还有别的事,正当我不解之际,大祭司指着一个双眼有一只是死鱼眼的小男孩,问道:“你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小男孩还没说完,大祭司冷冷道:“杀!”

紧接着一个人抬着钢刀和一个盆,直接杀了那小孩,然后把血接住。

冷漠!无情!

我仔细看去,那个盆上,刻着各种符文,应该是养煞气的皿器。

接下来,大祭司接着杀了几个人,然后把鲜血接住,把那把砍了九十九个人的刀,放进去温养。

然后随手一挥。

“把他们押下去,关进水牢,明天再杀!”

我和高能总算松了口气,总算又能多活一天。

在水牢中,我一口气还没喘过来,又被人押走。

我们被带到一个澡堂里,给我们清洗一番,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被带到一所高大的古建筑里。

坐在雕工精美的长椅上,高能摆出葛优瘫。

“娘滴,我们这是进了天堂吗?”

我仔细观察,默不作声,这一路可谓是颠沛流离。

就在这时,一排婢女,端着各种精美的菜肴,走了进来。

菜肴放在我们面前,可谓是香气扑鼻,色香味俱全,十分迷人。

在这种战乱年代,能享受到这种待遇的,只有当官的。

高能差点流出口水:“我不是在做梦吧?这么多好吃的?”

我馋得吞口水,说实话,好久没吃饱了,更别说能见到这么好吃的东西,我觉得,能闻闻香气都是福气。

但我两都清楚,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可能是鸿门宴,所以没敢动。

紧接着,另一排婢女,抬上来几个托盘,上面分别放着栗子、核桃和榴莲。

高能正想下手,当看到这些东西时一脸古怪看着我。

我也觉得奇怪,我对这玩意,心里有阴影。

我不知道是谁,会和我开这样的玩笑,但这人,一定知道我们在蒙家寨的丑事。

“高能,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用核桃换来一顿美餐,你愿意吗?”

高能脸都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