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神秘小女孩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137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43章 神秘小女孩

“你要是敢坑我,你一定死的很惨!”

李丁向大巫师解释,大巫师自己也说,以前占卜,乾位就有偏差,刚才我凭着看相本事,救下了他的爱人,得到了他的认可。

李丁把石头举过头,摆好架势看着大巫师,等待命令。

大巫师也正反复检查,毕竟这是他吃饭的家伙,不敢随意拿来开玩笑,确定砸不到后,才郑重点了点头,李丁得到命令,才敢往后丢去。

一般人来丢石头,肯定砸不到石头。

但李丁这人,是个左撇子。我算准了,他的石头会向一边偏。

在所有人期待的眼神中,李丁的石头,飞向一旁,不偏不倚打在两个龟壳上。

只听‘咔嚓’一声,两个乌龟壳,都被砸得稀巴烂。

李丁和大巫师,当场就蒙了。

高能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哈,二逼,你被骗了,都告诉你那叫盖中盖,补钙的药你没吃过吗?摆明了骗你,叫你丢,你还真敢丢,我见过很多傻子,没见过你这么傻的。”

李丁算是知道了,他被骗了。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巫师脸都黑了,当场就一耳光扫去,被打的倒向一旁。

李丁顾不得疼,一脸苦相,跪地求饶。

巫师用刀顶在他脖子,差点把他脑袋瓜切下来,好好蒙莎来得快,阻止巫师,救了他小命。

虽然有蒙莎保护李丁,但大巫师心里不服气。

毁了他祖传的法器,当然不甘心,叫人把我们拉在一起,跪在断头台钱。

看得出来,巫师很想当场杀掉我们,但蒙莎求了蒙猎,不让杀。

大巫师也怕得罪蒙猎,毕竟,他在部落,还有比他更大的。他低声下气地求蒙猎,拿我们祭祀。

木桩上的鲜血,格外刺眼,伴随着空中的血腥味,在不断警告我们,死亡即将来临。

见蒙猎要说话,我们三人对视一眼,紧紧盯着蒙猎的嘴,心都提到嗓子眼。

在这里,他简单的一句话,就能左右我们的生死。

蒙猎瞪着大巫师道:“我来之前,你妈和我说,今日诸事不宜,不宜祭祀。”

我心中松了口气,终于不用死了。

巫师明显不服气,装模作样地掐指一算,大怒道: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弄坏玄龟壳,得罪神灵,必须受到惩罚,我命令你们,去森里找三样能吃的东西,来灌肠祭祀。”

我们不明白他想做什么,这灌肠祭祀,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方法。

但还是去了荒芜的森林,找吃的,因为我们没得选。

几个土匪跟着我们,我们分开,我没走多久,找到一个小野生的栗子,实在找不到吃的了,只能拿回去交差。

在路上,我看到一队人马,从穿着来看,他们也是某山寨的人,在人群中簇拥中,一匹白马,拖着一个小女孩。

那女孩生的水灵灵,和周围格格不入,仿佛小公主一样,不难想象,长大一定是个美女。

只是,她的气质,明显与周围格格不入。

我在想,她会不会也是和我们一样,被传送过来的人。

我身后的侍卫,问那些什么人,他们是,他们是牛头山寨子的人。

我默默记住了牛头山这地名,那女孩也在看我。

我这几天都在受苦,被折磨的不像人形,浑身脏兮兮,穿着破烂,和本地小孩没两样。

女孩就随便看了一眼,就回过头去。

我很想上去问她,但是我被绳子绑住,怕身后的人杀了我,也就没敢去。

回到蒙家寨,高能也来了,他捡了个核桃。

我们站在土匪中央,像囚犯一样跪在地上,看着高台的巫师和蒙猎,不明白他们想干嘛。

巫师看了看天空,不断掐着指头。

“时辰到,进行灌肠仪式,祭祀开始。”

正当我纳闷时,我被人按住,竟然把我的裤子脱了,然后把我捡来的栗子,塞进我后面的尴尬之地。

我是疼得一把鼻子一把眼泪,当场就吐了。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灌肠祭祀。。。

我正痛苦着,就听见旁边的高能,在放声大笑。

不解地看去,他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那摸样,比哭还难看。

“我被栗子灌肠,疼都差点死,你捡到的是个野生核桃,那么大个核桃塞进去,你不但不疼,怎么还笑得出来?”

高能抹了把眼泪,笑道:“我刚才捡到核桃时,看到李丁爬上一棵大树上,哈哈大笑,边笑边说,这些傻子,这榴莲都不会吃,这次我捡到的食物最大,可以立功了,说完又大笑,不知道他一会回来,知道榴莲拿来做什么用时,还笑不笑得出来。”

我也忍不住笑了,栗子我都受不了,乖乖,那可是榴莲。

刚穿起裤子,就看见那女孩骑着马进来。

她看着我们,问道:“你们好像很痛苦?怎么了?”

高能苦笑道:“娘滴,被举行灌肠祭祀了。”

我想踢高能一脚,暗骂这大嘴巴管不住嘴,这么丢人的事,怎么能说出来。

果然,女孩瞬间脸红了,看着我,我只觉得脸上很烫。

接下来,李丁抱着榴莲回来,老远就听见他得意的笑声。

女孩回避了,我们目睹了李丁怀疑人生的一幕。

李丁被蒙莎带走,我们又被绑回去杆子。

原来女孩是来交涉的,他们用两匹马,把我们换走了。

心里那个苦啊,甭提了。

好几个人,被一根绳子拴成一串,像奴隶一样,跟在女孩身后。

“你看我做什么?”女孩发现我在看她,冰凉凉道:“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你知道舍身台吗?”

我此话一出,女孩一愣,看着我狐疑道:“你是舍身台来的人?”

“是的。”我不明白,巫师不是问我要赵凡和无字天书的下落吗?怎么这么轻易,就愿意把我们让给这女孩,她到底什么人?

“你是不是舍身台来的?”

“我是附近最大的山大王的义女,不知道你说什么。”

她说完轻轻一拉马绳上前去了。

她这么反常,一定有问题。

可能现在人多,不方便说,所以选择逃避。

我只能等到达目的地,找她好好问问。

一路上,到处能见到死尸,有饿死的,也有被人砍死的,战乱年代,见怪不怪。

我们先是进了峡谷,这里地形易守难攻,然后是密密麻麻的寨子。

这规模也太大了点,建筑更是如城池一样,说寨子我不信,倒像是一方诸侯的落脚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