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破龟壳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086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42章 破龟壳

他刚才说,这大巫师要我交出无字天书,这事只有爷爷还有神秘男,和我自己知道,这李丁怎么知道的?

我突然想起,我被付风搜过魂,他又有千里耳神通,假如,他一直在监视我,偷听我的一切。

那光想想就不寒而栗,他知道我太多事情了,无字天书的事如果泄露,那就只有付风这个突破口。

整件事情都是三个人的博弈,红衣想用天枢盘,杀掉我们,然后得到罗刹女。

钱太乙想用罗刹女,得到井下的东西,顺便杀掉我。

而付风,他知道天枢盘的存在,在我面前绝口不提,他应该想利用我,得到天枢盘,罗刹女,和井下的东西。

无论这三方怎么玩,我们都只是棋子。请来的诸葛亮说了,我们的任务,是找到七世怨侣,改变她对殉情的看法,才能出去。

现在我首要任务,就是逃出这蒙家寨。

刚才李丁说了 ,他们想先拿我们其中一个祭祀,我看到刚才他们的祭祀,是将那女的,活活挖出心来。

手法相当残忍,我可不想成为下一个目标。

这时又看见几个土匪,从外面又抓来几个人,绑在杆子上,大巫师开始在祭坛上作法,我心中无比焦急。

而高能,闭着眼睛在那里,表情痛苦,他的样子,很难静下心来。

“高能,你好了没?他们开始祭祀了。”

高能满头大汗,看了一眼现场,本就苍白的脸色,吓得煞白。

“大哥,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能静得下心来。”

“我想办法帮你拖延时间,时间就是生命,你快点。”

见高能关键时刻掉链子,我只能干着急。

既然这大巫师,用龟壳占卜,竟然能知道我出现在哪个祭坛,说明还是有些实力。

他的法器就是乌龟壳,那我只要想办法弄坏他的龟壳,就能耽搁他,让高能有充分的时间。

“大巫师叫我最后再问你一次,说还是不说,自己选?”李丁拿着小刀,吃着刀尖的食物。

“李丁,你告诉那个大巫师,我能让他的龟壳变得更精准。”

李丁传话后,他又问我道:“他叫我问你,凭什么相信你。”

“你告诉他,他家要着火了,而且会烧到他的爱人。”

李丁传话后,那大巫师走了下来,盯着我看。

“他问你,凭什么这么说?”

我仔细观察他,双眉赤红,眉头出现一堆堆红点,印堂也出现一点点红色,这是要遇到火险的征兆,而且左眼角有黑气,说明是近亲,妻子之类的。

“凭我的风水知识。”

“他说,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如果他家没有着火,你就死定了。”

巫师盯着我,两个土匪走过来,用刀指着我的脖子。

我也暗自着急,这种事,只能算准会发生的事件,而不能算准具体时间,只能祈求老天爷,别和我开玩笑。

巫师果真点了一炷香,古代一炷香的时间,差不多是十五分钟。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事也没发生,我急得额头都出汗。

眼看一炷香快烧完,李丁开始大笑,大巫师也怒瞪着我。

我以为这次死定了,果然,香很快烧完,他家后院,一点事也没有。

大巫师怒喝一声,手一挥,土匪手中雪亮的刀,闪着寒芒,毫不含糊地砍向我的脖子。

我暗自嘲笑,在这战乱年代,人的性命不如鸡,干嘛自己作死。

我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那一刻间,万念俱灰,准备等死。

突然,惊呼声响起,很多土匪指向山寨最高的房子,那边火光冲天。

真着火了,我松了一口气,紧绷的心,终于放下来。

一伙人灭了火后,大巫师叫人拿来龟壳,放在我面前。

李丁也没想到,竟然真的着火,笑道:“你运气好,捡回一条命,现在你要是不能帮大巫师,一样会死。”

我仔细看,这不是普通的乌龟壳,两个龟甲磨得发亮,看来使用很久了,和我猜的一样,已经成为法器了。

洛书龟背藏玄妙,八卦灵应定吉凶。乌龟被认为是上知天文,下通地理的灵兽。

所以会用乌龟壳占卜,起源于夏商周时期,很多甲骨文,刻在龟甲上。

背部龟纹中间有三个格子,代表天,地,人。

其中一个旁边二十四格子,代表二十四节气,这是预测天气的。

古人云:乌龟背冒汗,出门带雨伞。龟背潮湿纹路红暗,说明过不了多久就会下雨。如果有水珠,像冒汗一样,说明会下大雨。龟背干燥,纹路清晰,说明近期不会降雨。

另一个周围只有十格子,代表十天干,底部有十二格子,代表十二地支。

有的会用火烤龟壳,出现占卜的‘卜’字,用来定国事,测吉凶。

有的把铜钱放龟壳里,边念咒边抖出,以铜钱的数量和分布,来测吉凶。

还有的会在龟壳上画画,方法很多。

我一看便知,这龟壳以前的乌龟,起码活了上千年,而且背上的各种长得端正无比,这是万中选一是真正的好东西,有这玩意在巫师手里,对我大不利。

必须想办法毁了。

李丁想表现,自告奋勇地拿着乌龟壳,一脸楞逼看着我。

“巫师问你,该怎么做?”

“你先把龟壳放地上。”

李丁照做。

“两个垒起来。”

李丁不解道:“为什么?”

“这是祖传的风水秘术:‘盖中盖’,风水你懂不?问那么多干嘛?教你做你就做。”

“盖中盖?我怎么觉得有点熟悉?突然想不起来了。”李丁一眼狐疑,但还是照做了。

“然后,你抱着石头,站在正东方。”

李丁不明白,但还是照做,把脸盆那么大的石头,放在龟壳上。

“接下来怎么做?”

“把石头抬起来。”

李丁照做。

“然后往正后方丢。”

“这能丢吗?”李丁不解地看了一眼巫师,巫师也一脸不解。

“我正后方就是乌龟壳,万一砸坏了,谁来陪?”

“这是大巫师的法器,哪有那么容易坏?”

我怒道:“我这是预测龟壳预测能力准不准,我看龟壳的纹路预测,你砸不到的,如果我判断准确,这龟壳的纹路有点偏差,你先实验下,如果是真的,那就需要修正,叫你丢你就丢,别墨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