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高能的使命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297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40章 高能的使命

李丁被蒙莎抱住,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大团肉,把他包裹。

为了权利,他也真够拼的,其恶心程度,堪称荤素不忌。

这种货色,竟然也能下口,我也是服了。

两人进了不远处的一栋草屋,不难想象,他们在里面抱着吸。

高能瞪着带血的眼睛,说了声:“你说,这孙子和我们一样,还是小孩子的身体,他是怎么满足那胖女人的?”

“人家既然能搞定那女的,自然有他自己的办法。”我没好气地道:“你都火烧屁股了,还有心思管人家闲事?”

高能苦笑道:“做人就要像茶壶,都火烧屁股了,还能愉快吹口哨。”

他的心态真不是一般的好,连我都佩服。

“你倒是蛮看得开。”

“呵,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事吗?站在河中,还怕雨淋?大不了一死,我怕什么?”

“我可不想死在这。”我看了看四周,烈日当空的,苦涩道:“想想办法,怎么逃出去。”

“逃?被人死狗一样绑在这,这寨子简直就是土匪窝,那么多人,怎么逃?”

“你不会能通灵吗?试试看能不能请谁上身。”

毕竟,在风水界,这种能通灵的体质,也是万里挑一的存在,这种通灵体是先天的,想不到我身边竟然有一个。

“大哥,你也不看看我现在这状况,能请谁上身?”

“你别挣扎,安静修养,最大程度恢复体力,天黑以后试试。不然别说三天,我们可能熬不过今晚。”

我想起了他的那楼兰花魁,问道:“对了,你那副画怎么回事?”

“那副画?”他一愣道:“那是一个老神仙给我的。”

“老神仙?谁啊?”

“赵半仙啊。”

我心中猛地一惊,这东西怎么扯到爷爷身上去了?

于是我追问道:“反正现在也无聊,你给我说说吧,打发时间。”

“大哥,我又饿又渴,浑身都是伤,你还要我你讲故事,你想要我的命啊?”

“行,我给你弄点水先。”我开始大喊,要见李丁。

李丁骂着出来,怒道:“烦死了,再不安静,割了你的舌头。”

我见他很不耐烦,脸通红,上衣也没穿,直接切入正题道:“你是不是正在为喝酒喝不过蒙莎而发愁?”

他一愣。

“你怎么知道?”

“我是风水师,能看不出来吗?你左眼角有颗痣,命犯桃花,印堂发黑,双眼圈熊猫眼,说明你最近没睡好。”

他气急败坏道:“码的,那疯女人,每次都喝不过她,喝醉了还虐喜欢我。”

“这样吧,我教你如何千杯不醉,但是,你要给我们水喝。”

他回头看了看草屋,里面传出蒙莎的催促声。

想了想道:“行,你要是真有本事让我把她放倒,我就给你水喝。”

草屋传来蒙莎不耐烦的催促声,他回头看着草屋,面现惧色。

突然想起什么,又道:“真有用的话,我不但给你水喝,还给你们东西吃。”

“行。”我见有门,对他道:“你喝酒前,在手心写‘水’字三次,然后拍三下后脑勺,再把写字的手,放在口袋里别拿出来。包你把她放倒。”

“真的假的?”他一脸狐疑道:“那女的简直就是大酒罐子,这也能行?”

我一脸无所谓道:“信不信由你心诚则灵。”

他照我说的做了,然后欢天喜地去了茅草屋。

“你说的真的假的?”高能问道:“这真能行?”

“当然行啊,不行我干嘛告诉他。安静等着喝水吧。”

果然,没多久就有人送来了水和食物。

吃完后,高能有了力气,开始娓娓道来。

他说,他家是西北富商,家里很有钱,他爸爸爱收藏古玩。

而他,因为是通灵体的缘故,从小就和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如影随形。

无论他走到哪,都有东西上他的身,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搞得方圆几十里,人尽皆知。

找了很多风水师,都看不好,家里没办法,只能送他去拜师学艺,跟着他们那里比较有名的一个阴阳先生,学了风水这一块。

久而久之家里也习惯他的通灵术,再者就是,他自己也会一些本事,家人也就没管他。

直到有一次,他爸爸在国外办事,再一个拍卖场上,以上亿的高价,买到一副唐朝的古画。

古画中,一个婀娜多姿的苗条仙女,翩翩起舞。

美不胜收,画家也是大唐名家,笔力功底相当深厚,画中仙女,竟然连细微的毛孔,都能用放大镜看出来,跟真的人一样。

但是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画中人的额头上,画有一把小剑。双眼瞳孔也褪色了。

当时就有人说,这画有古怪,买不得。

他老爸偏要买,还骂那人居心叵测。

画买回来后,就挂在大厅中。有天高能深夜去大厅,无意中看到那副画,当场就被画中人迷住了。

当时他觉得那副画,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仿佛心底有个声音,和他说,把那把剑画去。

他知道自己是通灵体,从小受尽折磨,一般对这些奇怪的东西,都敬而远之。

但他当时也觉得,画中仙太美了,好好一幅名画,为什么要搞一把剑上去?看起来别扭不说,把画也糟蹋了。

于是,他拿起笔墨纸砚,把那把刻有灵符的剑,慢慢抹去,把人形还原。

当他把美人的瞳孔点亮那一刹那,他产生一种错觉,仿佛那女的双眼会发光,两道光柱,射入他的眼中,当时就觉得哪里不好了。

但是去找了他师父,也没看出什么,去医院检查,也没啥问题。

日子就这样过了,有天夜里,他喝酒醉了,迷迷糊糊中,看到一个女的,跟他行房。

第二天惊醒,会想到昨晚的事,跑去大厅认真看了那一幅画。

和他行房的人,正是画中人。

他以为自己就醉了,也就没在意。

很久以后,又出现一次,他反而很享受那种感觉。

于是,就把大厅的话,拿到他卧室。

从此以后,他天天和女的行房,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他早过了结婚的年龄,他爸眼瞅着他日渐消瘦,行为古怪,每天一回家,就躲在卧室不出来。

女友也不找,更不出去玩,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宅男。

于是,就在他房间,装了摄像头。

终于知道了他的秘密。于是大怒,当场就把画撕了。

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画中仙没了寄宿的地方,反而变本加厉,使出浑身解数,迷住高能。

高能从此天天躲在房里,和女的做那事。

最夸张时,一天七八次,这哪能吃得消,就算一个壮汉,也会被玩成肉干。

他爸也没有办法,最后求大师出手,哪位所谓的大师,也不是女的对手,当场败走,死在回家的路上。

连续找了好多风水师,都莫名其妙地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