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吓走张铁胆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151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4章 吓走张铁胆

杨文虎手一扬,下面安静无声。

“大家都知道,爱女曾和‘赵半仙’孙子定过娃娃亲,虽已退婚,但我敬重老爷子,特意操办这场招婿,给大家一次公平竞争的机会,以免落得别人闲话。我杨家女婿,以能者居之,他赵凡要是有胆量来,有能力关上这龙门,我就把爱女嫁给他。”

说完在人群中寻找着。

“赵凡,你来了没有?有本事你就站出来,我给你机会,和大家公平竞争。”

人群中互相对望,这么多人,唯独没有我的身影。

“嘿,还说什么有能力保护杨婷,什么赵半仙的孙子?简直就是懦夫,有脸吹牛,没脸来了吧,这窝囊废把赵家的脸,丢到他姥姥家去了。”

台下有人讥笑,有人愁。

杨婷眉头紧皱。

他顿了顿接着道:“当然,在场所有的风水师,也都有竞争机会,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吧。我祝大家马到功成。”

杨婷心不在焉,不断地左看右看,脸上写满失望。

张铁胆也到处找。

“杨婷,拉着一张脸给谁看?这种场合,没点大家闺秀的涵养,成何体统。难不成你还以为,那废物赵凡敢来,你死了这条心吧,那废物配不上你?”

知女莫若父,他当然知道杨婷在找什么。

杨婷微微叹了口气,不甘心地收回目光,低头不语,她不想让人看到,她的眼眶已经渐渐湿润。

而我却看得很清楚,一阵阵心酸,我很想上去和她说,我来了。

可我不能,之所以打扮成这样,只是不想让风水界的人,认出是我,没想到会让她寒心!

最先上去关龙门的,是人群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他手捧罗盘,背着桃木剑,风水师的行头,一样不少。

掐指念咒,看罗盘分金定穴,有模有样地在哪里折腾半天,可沉重的石门,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折腾半天,门就是纹丝不动。

众人等的焦急,其中一个大汉按耐不住,走上去道:“行不行啊,不行让我来,赶紧滚蛋下去,别挡我娶媳妇。”

那风水师只好灰溜溜下来。

那络腮胡壮汉道:“傻子,那是石门,你画符掐指有用吗?看我的!”

大汉去推石门,可怎么推也推不动!

折腾了半天,众人等的心急。

另一个比较干瘦,面色苍白的人看不下去了,上去道:“你这是莽撞行为,你以为娶媳妇靠的是体力吗?玩女人靠的是脑子,老子曾经仅仅靠一碗米线,就睡了一个女人,我玩过的女人,比你见过的都多,简直玩腻了,今天我想尝尝白富美的味道。傻子,让我告诉你,这门一定有机关,不在里面就在外面。就你这熊样,回去再练十年体力,也娶不到媳妇,赶紧滚,别丢人现眼。”

那络腮胡大汉一脸无奈,只得哼了一声,在嘲笑声中下了台。

那干瘦男子,一手持剑,一手拿火把,走进洞中。

下去了很久,一点动静也没有,如同消失在幽暗的地道中。

正当大家翘首以盼时,一声凄厉的惨叫,顺着洞口传出,那声音经过狭长的洞放大后,清楚传到在场每一个人耳中。

那叫声要多凄惨有多凄惨,像是被抽经扒皮,慢慢折磨而死,他体格消瘦,声音尖细,听起来更是让人心生恐惧。

声音持续了很久才消失。

这些风水师,你看我,我看你,没人敢上。

“特奶奶的熊,老子还不信邪了,你们个个看不起赵凡老弟,今天我张铁胆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为老弟争口气,不管里面是什么东西,我都要会一会你。”

张铁胆看了看身后一群人,这些人都是支持赵凡的,大声道:“谢谢大家支持我老弟,你们就不用去了,如果我死了,麻烦告诉我老弟一声,我先走一步,还‘赵半仙’老人家的恩情去了。”

我听了后,心里挺感动的,这张铁胆真是条汉子。

要不是化了妆他认不出我来,我真想一巴掌拍醒他。

他不知道这龙门是阴蛟去偷袭白蛟夺舍打开的。

就他那身手,进去还不够阴蛟塞牙缝,那东西不敢出来,估计是忌惮‘锁魂塔’。

已经有人进去给他填肚子了,估计它躲着观察,只要我忍住不出来,那玩意肯定会出来。

这么多人聚集在这,就像一堆烤熟的鸡腿,在它嘴边晃来晃去。我相信,这些人要是再接着折腾,用不了多久,那玩意就出来了。

张铁胆拿起半截断剑,就像斗志昂扬的公鸡,雄赳赳往前走。

我一把拉住他。

“你拉我做什么?”

见他瞪大眼睛,怒目而视,那模样让我想笑,但没笑出来。

“你叫张铁胆是吧?”

“是的,放手,别挡我为老弟争气去。”

这丫的那架势,就像一头牛,怎么也拉不回来。

我想了个办法,用沙哑的声音道:“你急着去死我不拦你,但是,我先问你一个问题。”

他眼睛一瞪。

“有话快说!”

“听说你喜欢一只老母鸡,竟然有事没事就抱着那只鸡说话。”

“你……”见众人闻言都看向他,他老脸一红,怒道:“你朝我挤什么眼睛,你才喜欢鸡,你全家都喜欢鸡。”

“他大爷的。”我差点骂出声,这丫的什么思想。见所有人都在看这边,我不想引起大家重视,接着道:“来这里之前,我经过你家门口,村民们都在你家门前指指点点,说张铁胆家那只会说话的鸡,在大街上吓死了人,很多人都在找这只鸡。”

他闻言脸色一变,转身就往家里跑,那架势,比刚才还要凶猛。

其实我是骗他的,我不想让他白白送命,不过她妹妹魂魄没安定,要是受到惊吓,还是有变成鸡的可能。

所有人看着这戏剧性一幕,李元清站起来讥笑道:“嘿,他‘赵半仙’都在土里发霉半年了,报恩?搞笑!”

部分人也笑起来,多数是他李家的风水师。

李元清清了清嗓子道:“想我初入风水界时,正处鼎盛时期,人才辈出,想不到如今我站在这种高度,风水界老家伙们死的死,隐居的隐居,人才凋零,一代不如一代。”

我听了想笑,他真会往脸上贴金,爷爷在世时,他算老几?

“作为风水界领头人,今天就由我来亲自关龙门。”

在众人瞩目中,他走上高台,先是叫人摆了祭坛,放上各种贡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