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再见李丁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396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39章 再见李丁

但前提是,我们能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生存,成了我们面临的最大难题。

黑夜降临,我和高能又冷又饿,深秋的黑夜,不是一般的冷。

我们找了个勉强能遮风避雨的地方,躲了起来。

夜晚的峡谷,异常安静。但是,我想到一个问题,这石油和天然气,都是孪生兄弟,这么多石油,怎么会没有天然气?

想想又觉得不对,要是没有天然气,峡谷附近,寸草不生?

我刚想着,像是在回应我的想法,峡谷多处,冒出冲天火苗,天然气遇到空气,熊熊燃烧。

很多石缝都在燃烧,好不壮观。如果长期燃烧下去,我丝毫不怀疑,我们会被烤成肉干。

我们缩在墙角,一动不敢动,担惊受怕地过了一夜。

好在天亮时,火才熄灭。

原来这里的天然气,夜里才会释放。

天刚亮,我捂住肚子,饿的呱呱叫。

正寻找出路,看能不能出去找点吃的,突然,两个土著一样的男人,拿着木矛进来,拎小鸡一样,把我们提着出去。

外面站了好多人,他们骑在马上,穿着各种残破不堪的铠甲,估计是从死去的士兵身上捡来的。

这不是李家寨子的人,这是另一伙人。

他们武器上和身上,都有鲜血,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说明他们刚战斗过,一伙人凶神恶煞地看着我们,我们不敢反抗,两人被都丢在马车的笼子里,笼子被锁住,我们被拉走。

我心中越发不安,刚出峡谷魔鬼地,又上了贼船。

行走了几十公里,我们进了一个山寨。

被绑在广场的木架上,所有村民,像看猴子一样围着我们,说着听不懂的土语。

正当我们纳闷之际,八个人,抬着木架制成的简易大轿子,带着队伍从远处缓缓而来。

村民都恭敬地地跪在地上,向那轿子中的人行礼。

我明目望去,轿子山坐着一个女的,皮肤黝黑,长得那叫一个肥胖,腰围有一米那么粗,坐在那里就像一团肉。

很难想像,这贫穷的年代,她怎么能吃那么胖。

当那人走近时,我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小孩,躺在胖女人肚皮上,正在吃奶水。

轿子在不远处落下,胖女人在小孩的搀扶下,像我们走来。

小孩指着我们问道:“喂,你们两个光屁股,是舍身台出来的人呢吗?”

我还来不及说话,高能开口道:“关你屁事?小屁孩,滚一边玩去。”

那小孩突然哭了起来。

“呜呜,我的蒙莎,他们骂我,我不开心,呜呜。”

原来那女的叫蒙莎,接下来的一幕,更让我们目瞪口呆。

只见蒙莎抱住小孩,嘴对嘴亲了一嘴。

我和高能,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起初我还以为,那小孩是蒙莎的儿子,现在看来,不太像,倒像是蒙莎的情侣。

那小孩亲了蒙莎后,对她说了句:“我爱你。”

我和高能对视一眼,他和我脸上都是一脸恶心。

只差点没吐出来,那蒙莎长得那叫一个糟心,奇臭无比不说,还又胖又黑。

丫的口味珍重。蒙莎指着我们,用土语说了一句什么话。

一个粗壮的黑汉,拿着皮鞭向我们走来,不说不讲,就是一顿猛抽。

打的那叫一个疼,每一鞭子,我都忍不住发抖,心中把那小孩骂了几十遍。

原来那女的是土皇帝。

不用想也知道,小孩跪舔蒙莎,做了蒙莎的玩物,所以蒙莎照着他。

打了半天,那人估计没力气了,才停手。

我和高能被打的奄奄一息。

小孩指着我们道:“现在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告诉你们,最好老实点,别惹老子,不然老子叫人弄死你们。”

我和高能对视一眼,这是小孩说的话吗?

他说话口气这么老成,该不会也是时空隧道传送过来的吧?

他双手叉腰接着道:“既然是舍身台来的,老子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竖着耳朵听好了,老子叫李丁,这是我爱人蒙莎,他老子是山大王,现在你们是我的阶下囚,乖乖报上名来。”

我和高能又对视一眼,脸上那个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原来是李丁这贱人,同样是传送过来的,人家混的那叫一个滋润,而我们,却成了砧板上的肉。

高能骂道:“李丁你个孙子,老子是高能,丫的不但不帮助我们,还叫人打我们,你还是人吗?”

“码的,真是你们,你在角斗场打我那一顿,我可是记着的,那笔账还没和你算呢。”李丁怒道:“在我的地盘,还敢骂老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丁一招手,几人抬着凳子和桌子过来,让李丁坐下,紧接着,端上来很多肉和水果。

主要是还有酒,李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把我和高能馋坏了。

李丁看着我道:“很饿是吧?”

我没说话。

“你又是谁?”

我还没说话,高能就怒道:“他是你爹付成玉。”

如果不是被绑着,我真想抽高能两大耳刮子,这李丁本来就是贱人一个,这么说话,李丁能给我们好果子吃吗?

即便是两人有仇,现在也不是赌气的时候,这高能真没脑子。

果然,李丁讥笑道:“码的,你以为你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高能?现在废人一个,还敢跟老子嚣张?”

他指了指一旁的人,对我们道:“给我抽他,往死里抽。”

高能为他的最贱,付出了代价。

被打得很惨,我看不下去了。

“差不多就行了,再打下去会把他打死。我们都是一个地方来的人,你应该帮帮我们。”

“帮你们?”李丁怒道:“你们觉得我现在很风光是吧?你们不知道我付出了什么,老子付出了贞操,再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为什么要帮你们。”

我知道,这李丁平时就很自私,现在应该是被蒙莎用什么特殊的仿佛虐待了,心里有点扭曲。

指望他是指望不上了,只求他少折磨我们。

接下来他开始折磨高能。

能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这李丁就是小人。那高能被他整的半死不活,他还不肯罢休。

李丁吃着肉,笑道:“进来之前,我就收到消息,赵凡也在这些人里,说,其余人在哪?赵凡在哪?”

我心中一惊,怎么会有人知道我也在这?难道说,是付风背地里把我卖了?

只有付风知道我的身份,他当着人一套,背下一套,以阴险著称,应该就是这老狐狸把我卖了。

我说声不知道,当他问高能时,高能吐了一口血沫,又被打的要死不活,只剩下一口气。

“我们下来之前,上头交代了,不管是谁,遇到赵凡,一定要不择手段杀了他,他拿着一本无字天书。”李丁啃着肉干道:“我请大祭司算过了,赵凡就在你们的那个舍身台,不说可以,让你们在这晒上三天三夜,看你们说不说。”

蒙莎招了招手,李丁贱兮兮笑着跑过去,被蒙莎抱住,嘴对嘴亲了一口。

我差点吐出来。

“看什么看?老子这是凭长相吃饭。”

画风不忍直视,我真被他恶心到了,但我不会傻到刺激他,那样只会换来一顿皮肉之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