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回唐末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009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35章 回唐末

我退出借阳阵,叫孙峰带我飞回去。

心里不放心杨婷,想回去井口找他们。

现在罡气被封,我等于凡人一个,风水术是我唯一的仰仗。

好在有孙峰在这,一路上遇到几只小鬼,即便是遇到了,也不是孙峰的对手,被他直接打废,然后吃掉。

我只是有点好奇,这一路上小鬼少得可怜。按理说,不应该这么安静的啊。

正当我走着走着,回头一看,孙峰不见了。

这让我心中很不安,没了孙峰的保护,我在这井下十分危险。

突然,我脚下踩空,掉入了一个圆形隧道,隧道一直弯曲,四面流光溢彩,尽头不知通向何处。

无法抵抗的强大的吸力,把我身体无限拉长,庞大撕扯力,把我像拉面一样,肆意揉捏。

我的心都悬在咽喉,在这种类似空间的天威面前,人力显得苍白无力,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只能任由摆布。

仿佛经过了漫长的岁月,我眼前一黑,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时,我躺在一个石台上,闻到烧香的味道,回头望去,顿时吓我一跳。

这是一个祭坛,放有很多祭品,点着蜡烛和香,祭坛的旁边,分别放着牛头,羊头和猪头。

很显然,这里刚举行过大型祭祀,四周传来浓浓的血腥味,让我升起警觉。

当我爬起来时,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娘滴,我特码竟然变成一个十岁大的小孩,这也就算了,我竟然光着屁股,一丝不挂。

行礼也不知道哪去了,在时空隧道里,除了我本身,其余的一切,都被撕扯碾压成灰烬。

心中默默握了把草,简直是一万头非洲羊驼奔腾而过。

我以为是在做梦,狠狠在大腿上掐了一把,疼得我差点叫出来,这是真实的,不是做梦,也不是幻境。

他大爷的,估计是我不知不觉,踩进天枢盘的机关了。

躺在祭坛上的感觉很不好,像是砧板上待宰的肉,我第一时间跳下祭台,蹲在角落,确定没人后,这才四周打量起来。

祭坛上面写着古文:舍身台。

这种字体,竟然是古文,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估计我这是穿越到什么地方来了。

仔细看去,很多祭品掉落一地,一片狼藉,显然有搏斗的痕迹,四周到处是血迹,看起来有些心惊,分不清是人,还是畜生留下的。

但不管是什么,都说明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说不定还拿童男童女祭祀呢。

此地不宜久留,我找了片大一点的树叶,遮着下面,赶紧离开祭台。

走了好久,又累又饿,得先找个地方弄套衣服,总不能光着屁股到处跑吧?

虽然身体是小孩身体,可我也是成年人心理,风吹大腿凉飕飕,阴影面积有点大。

天上烈日当空,荒山野岭的,放眼望去,那些一座座山,入眼都是一片枯萎的黄色。

显得荒凉无比,没有庄稼,没有森林,到处光秃秃。

也不知道来到什么鬼地方,大概分析下,季节应该是深秋的中午,我感觉快被太阳晒出油来了,无精打采地走着,突然感觉尿急。

看着小丁丁,我不有暗骂,肚子还没喂饱,你就想尿尿了。

正当小解时,身后传来声音。

“大白天,光着屁股还尿尿,羞羞。”

冷不丁的一句话,把我吓得当场没尿出来,我回头望去,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眼巴巴看着我。

惯性地蹲在地上,第一时间捂住关键部位。

继而一想,我现在是小孩子,我怕啥?

“看什么看?没见过爷们撒尿啊?还说我不害臊,看到我小便,你不会躲开点啊,真不知羞。”

看着她长得像个瓷娃娃,很可爱,这小女孩生的水灵,长大肯定是祸国殃民的美人坯子。

她还真转过脸去,刚才都没注意,她怎么会出现在我身后的,顺着她的身影看过去,我看见她的背后不远处,有一个村落。

周围都是荒山,一座村落孤零零在这,配上周围环境,显然更加荒芜。

她眨巴着大眼睛,怯生生看着我,小手拉着衣角,那摸样,十分可爱。

我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继而一想,她是小孩,我也是小孩,就释然了。

“你不是村里人吧?你也是祭坛出来的吗?你还不赶紧跑,我们村刚从山上刚抓了一个‘和骨烂’,要是知道你这只小嫩鸡在这,他们一点来抓你。”

我一愣,像是没听清一样,看着她道:“抓了个啥?什么是‘和骨烂’?”

“他们从祭坛,抓了个和你一样大的小孩子,大人们说,那叫‘和骨烂’,也叫‘两腿羊’。”

我吓得菊花一紧。

我没听错吧?‘两腿羊’?

不自觉地看向自己的一双腿,白白嫩嫩,试想在吃人的年代,一个饿的头昏眼花的人,看到这一双腿,都会很想咬上一口。

暗骂娘滴,这谁取的名字,还真形象。

南宋时期的《鸡肋编》里提到,古代战乱年间,民间闹饥荒,盗贼。官兵和贫民都相互吃食,人肉低贱如狗犬,老瘦男人叫‘烧把火’,妇孺少女叫‘不羡羊’,小孩子叫‘和骨烂’,统称‘两腿羊’。

据说,唐朝末期起义军黄巢,就是吃人的行家。

天下大乱,到处闹天灾,颗粒无收,全国闹饥荒,为了活命,农民也吃人。

我一拍脑门,暗骂自己真笨,小孩子的话,也能信?

我出生在什么年代啊?我可是新世纪的人,焉能被一个小孩子骗?

“鬼话连天,你再敢骗我,我打你屁股信不信?”

“我骗你做什么?真的。”

我这才留意到她的穿着,竟然是唐朝服饰。

会不会是天枢盘,把我整到到大唐朝来了吧?想到这,心中一万头野牛,奔腾而过!

“你们主子叫什么?”

“什么主子?”她歪着小脑袋。

“额”我摸了摸鼻子道:“就是皇帝,现在的皇帝是谁?”

“我爸爸骂说,皇帝老儿唐僖宗李儇不争气,黄巢之乱,搞得天下民不聊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