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赵氏大墓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095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32章 赵氏大墓

陈家道急着道:“你看着我们干嘛?能不能别卖关子,快点说啊。”

张铁胆撇了撇嘴。

“后来我问他们,才知道原委,事情是这样的,那几个建筑工也不是什么好鸟,他们是本地人,这一伙人为首的,是城东的李瘸子,本地的小混混,这李瘸子好吃懒做,吃喝嫖赌,手里没钱了,就打起了他爷爷的主意。

原因是他爷爷在杨家做过苦力,帮杨家挖人工湖时,不小心挖到了坟,还拿了好多银子。

李瘸子打了他爷爷一顿,逼他说出有没有私藏什么宝贝,老人家哭天喊地的,最后说出,红娘会所背后的那座小桥下,有古坟。

李瘸子召集很多狐朋狗友,以疏通下水道的名誉,去挖掘。

你还别说,最后真让他们挖到了那座坟,那是一女坟,棺椁有很厚的夯土层,里里外外还包裹着几十层木头,他们打开后,开棺的那一刹那,香气扑鼻。

棺椁中躺着的女尸,尸体没有丝毫腐烂的迹象,还栩栩如生,就像刚死的一样。

这女的啊,穿着彩色衣服,长得那叫一个漂亮。

他们没敢动女尸,当时李瘸子被他爷爷警告,说下面的坟邪乎,他没敢动手挖,只是在外面看。

等他下去的时候,那些随葬品都被挖坟的几人,私自藏了起来。

他只看到女尸,想把女尸衣服拿去卖,但是尸体有古怪,他终究没敢拿。

试想一下,唐朝时期的尸体,按理说早就腐烂成泥土了,他们遇到的,竟然是如刚死的女尸,本身就邪乎,一般人不敢碰这东西。

挖坟呢几人私底下分了几件古玉,拿到黑市,变卖了很多钱,当时震惊黑市,因为那些随葬品,竟然是唐朝的东西,最有名的唐三彩都有。

后来引起官方注意,跟他去的几人都坐了牢,唯有李瘸子没有动手挖坟的原因,只是被罚了点款,逃出法外,这事就烂在他们心里。

然而这是还没完,事情平息后,这李瘸子又花光了身上的钱,他又惦记那件女尸衣服,又回去那座坟冢,拔下衣服后,见那女的还没有丝毫腐烂的迹象,一时间色心大起。

他把女尸背回去,藏在家里,每天晚上都和女尸行房。

然而,自从那天起,这李瘸子开始脱皮。

他也没怎么在意,以为只是皮肤病,依旧该吃就吃,该玩就玩。日复一日,很多天过去后,他的脱皮,越来越越严重,开始只是从脚上脱落,后来发展到身上。

他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太对,于是去了很多家医院,找了很多中西医的医生,都无法治好。

后来他开始寻找风水师,刚好遇见了我,求我帮他。

我一看,他脱的那皮,那叫一个渗人,连血带肉掉下来。这不是一般的脱皮。

这是‘鬼扒皮’,我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想帮帮他,想治好,必须知道病因。就问他是不是接触了女尸一类的东西。

一开始,他不愿意说,直到我用糯米帮他治好一部分后,我告诉他,找不到根本原因,他的病无法治好,我无能为力,他只能乖乖等死,我叫他准备后事。

我走后第三天,他又来找我,和我说出事情的原委。

带我去看那具尸体,当时我也被吓到了,唐朝的尸体,竟然如刚死的一样。

我就好奇,想去坟墓看看,他带我去坟墓,我一看,以前的棺椁,由于女尸被拿走,动过的原因,棺底一整块不见了,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穴。

当我爬进去那一刹那,女尸突然活了,和我大战了一场,最后被我斩杀。

原来这女尸是守墓人,而下面,竟然有一座大墓。

门口写着‘赵氏圣地,擅入者死’,我看墓志铭,上面写道:吾堂兄得道登仙志。

下文写道:大唐战乱,唐朝不敌外邦,花重金诚请高手,吾陪兄车奉朝,应邀领军十万,大战外邦,吾和兄骁勇善战,首战大捷,后每战必胜。

大败外邦,封侯将相,待国事安定,留守皇朝。

后奉命守护商团,走商天竺,不料楼兰感染风寒,一病不起。

兄遇高人点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而吾不具灵根,杀业太重,和佛无缘,恨不得志,含恨九泉,养龙于此,往后世得天助力,羽化飞升。”

我听后一震,回龙潭主告诉我,这地底下是全是空的,而且相连在一起的,这点从那个像我爹的神秘人,在各个地底下通道出现,可以证明。

他还说这下面有大墓,现在张铁胆这么一说,可以证明这下面真有大墓,而且是大唐王侯墓。

而墓主,竟然和车奉朝扯上关系,这人了不得。

历史上的车奉朝,乃是大唐名将,统领十万大军,大战外邦,后去天竺国,感染风寒,一病不起,留在天竺国等死,后遇到高人唐玄奘,玄奘大师当时正在天竺,参加全国讲经大会,勇夺第一。

后使用精湛的医术,把车奉朝治好后,削发为僧,跟着玄奘入佛门修行。

车奉朝也是孙悟空的原型,传奇一生,堪称圣人。

影响着后世多少代人。

而他的堂兄,竟然在这地底下布下养龙大阵,这是想成仙的节奏啊。

潭主还说,那个当年丢阴阳盘的神秘男,不同意天道斩龙,想与天斗法。

他是不是这墓主人的后代?

想到这,我隐隐觉得,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一拍脑门,想起张铁胆说的,上面写着‘赵氏圣地’,这墓主人也姓赵?

我也姓赵啊,这大墓和我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这一切的一切,冥冥中仿佛有一只大手,在左右这一切。

是爷爷的推理,还是谁在背后?

事情变得越来越破朔迷离,我在千年这大局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这一聊,我才发现已经天亮,我带着疑问,告别几人,去了红衣坟。

因为今天,我们要下井。

来到红衣坟时,该来的人都来了,十名新人早已站在那里,他们一身行头,该有的都有,显然是做足了准备,一个个精神抖擞,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的样子。

我看到了杨婷,她孤零零站在人群中,气色很不好,脸色苍白,双眼有点肿,显然昨晚一夜买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