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刘萍的反常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165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31章 刘萍的反常

杨文虎背对杨婷。

“你们给我从小安排婚事,我认了,然后又瞧不起人家,要退婚,我也从了,现在结婚了,你又要赶走他,让我改嫁别人。在你眼中,我只是交易的筹码吗?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杨婷哭道:“这一次,我要自己做主。”

“你敢去找那废物,我就和你断绝父女关系。”

“断绝就断绝,我爱他!”杨婷含泪捂着嘴怕,边跑边哭。

杨文虎闻言,眉头紧皱,气得说不出话。

我打车来道杨家,收拾行李。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我在杨家,除了一些法器,什么也没有。

连唯一的几件衣服,还是杨婷买给我的。

我没喊老妈,打算找到住的地方,再把老妈接走。

我拿着简单的行李,垂头丧气地离开。

我刚走出门口,杨婷追来拉住我的手。

“老公,对不起,之前我说的话有点过头了,其实只是一时的气话。”

她见我不说话,紧接着道:“其实我知道,你并不是他们说的废物。。。”

我默默看着他。

“你老爸态度那么坚决,这一次,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你们家丢脸,我和你之间,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我说完就转身。

“能不能别走?”

我回头望去,杨婷静静看着我,眼眶湿润道:“算是我求你。”

我不敢直视她的目光,我怕我会心疼流下泪来。

我转身就走,她静静看着我走,捂着嘴巴失声痛哭。

其实,我也不想离开,实乃形势所逼,为了杨婷,我已经任由扶风摆布。

现在又来了钱太乙等众多高手,我不趁机和她撇清关系,只会给她带来更多的伤害。

我这是变相保护她,男人心里,很多事,有苦难言。

我顺着长长的走廊,走出杨家大门。

“赵凡哥哥,求求你,不要走。”她哭道:“今天我生日,你能不能陪我过完最后的生日。”

我一惊,愣在原地。

暗骂自己真是粗心大意,竟然连她的生日都不知道,我妄为她的老公。

现在骑虎难下,我愣在原地,心中挣扎,要不要回去?

既然选择离开,又何必多做停留,只会给彼此带来更多的伤害。

不如狠下心来,果决离开。

“对不起。”

“呜呜,我的生日,你都不愿意,在我家多留一刻钟吗?”杨婷泣不成声:“赵凡哥哥,我爱你。”

我无比心痛,迈着艰难的步伐,向外走去。

就在这时,一辆敞篷大奔跑车,停在我面前。

下车的是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刘萍。

“小凡,你在这愣着做什么?”她很不解,眼神在我和背后的杨婷身上看了看,笑道:“哦,是不是小两口闹别扭了?”

见我不说话,刘萍笑道:“今天婷婷十九岁生日,我准备好一切了,晚上为她庆祝生日。夫妻本是同林鸟,有什么好吵的,床头吵架床尾和。”

“婷婷快过来,上车,妈带你去个好地方。”刘萍把杨婷拉上车。

“赵凡,你想跟木头一样杵在那干嘛?快上车啊。”刘萍抢走我的行李,放在车子后备箱,把我拖上车。

生日宴会办理得很隆重,地点选在有名的六星级酒店,杨家的产业。

来了很多圈子里的人,阔绰太太,娇贵千金,豪门公子。

杨婷收到很多礼物,不是钻戒,就是黄金首饰。

在她许好愿,吹蜡烛之前,我送给他一对银戒指。

在所有人的不解眼神中,我告诉杨婷,那是我自己的钱,身上最后的钱买的。

所有人都笑了,杨婷却哭了。

“对不起,我没不起贵重的东西,但这是我的心意。”

我帮她戴上,她含着眼泪说道:“你知道我刚才许什么愿吗?”

我没说话,她说道:“我祈求上天,保佑我们相守到老。”

我吻住了她,所有都拍掌祝福。

是夜,他们在一旁喝酒庆祝,我看刘萍神色有点古怪,往酒店后花园走去。

我远远跟去,看见她在后花园的河边,放花灯。

荷花一样的花灯,灯芯蜡烛闪闪发亮,像是带着对某人的祝福,顺着水流,缓缓向远方飘去。

一盏又一盏,刘萍眼神痴迷,不停滴放着。

我有点好奇,今天是杨婷的生日,她不陪小寿星,跑来这里放什么花灯?只有在特殊的日子,才会放花灯。

我大体看了下周围地理环境,这里的格局,是八方聚财,是当年爷爷为了帮杨家改风水,挖出来的人工湖。

我走到河下游,拿起花灯一看,每一个花灯上,都写着;‘爱女杨婷,开心快乐’

我眉头深皱,因为这刘萍表情肃穆,带着淡淡的忧伤,她放下每一盏花灯,嘴里都念念有词,像是在缅怀谁。

不像是在祝福,而是在祭祀!

这让我想起,我在会所井下天池中,看到的一幕。

我那天在画面中看到:一座小坟,墓碑上写着‘爱女杨婷之墓’

我心中特别不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中悄然而生。

难道说,这杨婷不是刘萍亲生的?还是?还有一个杨婷?

我用手机给杨婷发短信,说我有点事出去下,叫她别喝醉了,晚点我来接她。

我打车去找张铁胆他们落脚的地方,几人都在道观,正坐在一起喝酒。

“哟,这不是我们兰龙城的第一负面英雄,失败者的楷模吗?”

张铁蛋瞥了我一样,陈家道不屑道:“你看看人家付成玉,一拳震兰龙,你丫的夹着尾巴逃跑,以胆小震动兰龙城。”

李树扬了扬手道:“你们别笑他,他肯定有他的原因。”

“我懒得和你们计较,我来是想问问你们,对我爷爷当年改风水格局的事知道多少?”

当我把刘萍的反常之举,和他们说了一遍时,几人都是面面相觑。

陈家道问道:“今天又不是什么特殊节日,刘萍干嘛放花灯?然而今天是杨婷生日,红娘会所也是那天建造的,她的作为,有祭祀的嫌疑,她在什么方位放?”

我皱眉想了想。

“八方聚财的‘乾’位。也就在会所后面,有座桥边。”

李树道:“会不会是,水下有古怪?”

张大胆一拍脑门道:“你们说起那怪桥,我以前遇到过一件事。”

见我们都看着他,他吃了颗花生米道:“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几个建筑工,以改下水道的名义,在桥底下挖深坑,当时也没人在意,后来挖着挖着,突然就出事了,还把我找去帮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