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陆雪鑫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322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28章 陆雪鑫

钱亮吐出嘴里的血,捂着胸口,咬着牙。

“上,废了他!”

八人都冲向我,我放开领域,不用看也知道他们的每一个动作。

在原地化作虚影,众人还在三米开外,只见我人影一闪,轰出八拳,八人倒飞出去!

落地后,当场吐血。

“我天,一拳干废八人。”

“八个洞玄期高手,一拳打飞?”

“什么?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

现场陷入短暂的寂静,鸦雀无声。

高手他们见过,但没见过这种越级战斗的场面。

其实是我对领域的精准控制,提前做出预判,精准地打出八拳。我又善于御剑,学的又是付风的隔山打牛术:流星拳!

让他们防不胜防,打了个措手不及,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其中不信邪的,是钱亮,这里也是他的实力最高,最抗揍,他反复冲上来几次,几次都是三米开外,就被我打飞。

他的面子,算是丢尽了,腿都摔软,还想冲上来,最后一次,被我把尿都打在裤子里。

看到这里,付风站起来大笑,连带着肩膀都在抖,仿佛要把所有憋屈都笑出来。

钱太乙的脸,白了又黑,黑了又白。

“哈哈哈,前一秒不知道是谁,笑我说我家那垃圾,死的不能再死了,现在你的乖孙,被我爱徒尿都打出来。”

杨婷嘀咕道:“赵凡哥哥哪去了?要是他也能这么厉害就好了,老爸也不至于把他逐出杨家,话说,那付成玉的身影,怎么那么像赵凡哥哥?”

我发现杨婷认真看着我,她不会又发现了我吧?我有点心虚,不敢看她。

李树笑道:“钱太乙,你以往你茅山所以名门大派,看不起我们这些小门小派,现在好了,你家高徒,腿软不说,当场尿裤裆了,哈哈。”

陈家道笑道:“是啊,名门正派,带着罗刹女战斗堡垒来,我们没吓着,你孙子先尿了,哈哈。”

“哼!”钱太乙脸色变了又变,他钱家的脸,算是丢尽了,拍案而起,一甩衣袖道:“我茅山一派,有一种镇尸符,此符是第一高手的长老亲笔所画,他天元境多年,斗过的尸煞无数,可谓是集天下灵符之大成,威力巨大,能镇住罗刹女这个级别。”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眼馋,这东西既然连罗刹女都能镇住,那是高等法器级别的好东西,等于十张保命符。

大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时,钱太乙正了正嗓音道:“再加一场赛,我出十张符纸,谁能降服付成玉,夺得第一,这十张金箔符就归他。”

很多人都知道,他想利用别人把面子找回来,他这么做,并不算违规,那些人自然没意见。

但这是针对我一人,暗骂这老狐狸,夹在两家恩怨中,真难做人。

钱亮喊道:“大家一起上啊,单打不行就群殴他,讲什么原则?反正名额少不了,谁拿了第一,谁就能得到十张金箔符。”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看向我。

在场除了钱家八人,各门各派还有八人,场外又来了很多人。

除了刘彤,其余几人都对我虎视眈眈。

冲上来一人,我一拳一个。

一拳,两拳,三拳。

一个倒下。

“住手!”一个女的,走进场中。

这女的,竟然是和高能站在一起的那个,我知道她是上面来的人。

“付成玉,这些人都是各门各派新一代的精英弟子,你这么糟蹋风水界的新人,想成为风水界公敌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欺我,我定杀人。”

“你很狂。”

“关你什么事?”

“那让我来会会你。”她和我一样,不惑后期,此时气息放开,竟然是洞玄中期的高手,隔空一掌打开,我眉毛一挑,一声轻喝,一拳打去。

我们同时退了几步。

她看着她的手,白皙的手掌上,有一个红色拳印。

“难怪他们不是你的对手。”她凤目圆瞪,认真看着我道:“罡气之下,还有暗劲!”

“劝你最好别惹我。”

“以你的实力,轻松拿下第一,你别这么搞了,他们都是无辜的,众生平等,你下手轻点。”

我心中一紧,怎么她说话的口吻,像是长辈在警告后辈。

我仔细看她,她年龄不大,二十多的样子,大眼看不出什么,仔细一看,你会发现,她特别漂亮,越看越漂亮,尤其是气质,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你凭什么管我?”

“我是正一宫的道童陆雪鑫,凭你的实力,这里没认识你的对手,别说兰龙城,就算拿去正一共排名,也能榜上有名。”

我心中一紧,追问道:“龙虎山那个正一宫?”

“是的。”

我吓出一身冷汗。

爷爷和我说过,这龙虎山,是道教正一观,乃道教鼻祖‘张天师’所创。

这张天师可了不得,其母梦见北斗魁星,下降授以蘅薇香草,就有孕在身。东汉建武(25-56年)甲午上元(正月十五日)出生。

生时黄云笼室,紫气盈庭,空中光如旦。

从小聪明颖慧,七岁时遇河上公,得授《道德真经》通晓五千言精微义理。 最后功成道著,天神来迎,白日升天,为道教的始祖天师。

经历每个朝代,都和皇室有牵连,相传,这天师人间传法,不可能传个圆满,八卦有六十四爻,真正承认的最后一位天师,只传到第六十三代。

她认真看了看我,看得我有点虚。

“你要拿第一,我不拦你,适可而止,别伤及无辜。”

我点了点头,确实,我每一拳都悄悄用了先天罡气,所以这些高手,被我打狗一样打。

见一个女人再对我说话,杨婷皱眉道:“他们在说什么?”

付小倩心不在焉。

“我不知道,听不到。”

付风正竖耳旁听,就听见一老者道:“付老鬼,你上次一拳干爬洞玄中期多少岁?”

付风老脸一红。

“五十岁。”

“哈哈,你这孙子了不得啊,这是兰龙城继赵无极后,唯一的天才。”

付风沉默了,看着我的眼神,远远都能感觉到杀机。

刘彤也在认真看我,我装作不知道,对着那些人拳打脚踢。

那些冲上来的人,被我打狗一样,毫无悬念,全被我碾压。

看着满地横七竖八的新人,我身姿挺拔,嘴角上扬。

“还有谁?”环顾四周,没人敢面对我的锋芒。

“这里的新人,小爷认了第二,谁敢认第一?”

没人敢回答。

最后,钱太乙气得脸皮都在抖,迫于压力下,把十张金箔符,送到我手中。

看着他眼里的杀机,我知道,我把他们茅山一脉的脸,踩在地上摩擦摩擦,他恨不得把我剥皮抽筋。

不过我不怕,有这些人在这,尤其是那个陆雪鑫在这,他更不敢造次。

我还纳闷,为什么钱太乙带着罗刹女那么狂,私底下却没对我动手,原来是有他惧怕的人在这。

这陆雪鑫是上面的人,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