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天枢盘被偷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079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17章 天枢盘被偷

“这下面,有大型古墓,而天道斩龙,斩的就是这墓中人。”

我一愣,这天道斩龙,斩的不是潭主你吗?如果不是你,那你和红衣,为什么会被困在这回龙潭?

回龙潭不就是古墓吗?这下面还有大型墓古墓?

我没敢问出来,他好像知道我的想法,接着道:“至于我的身份,你以后会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我想告诉你,有人想与天斗法。”

此言一出,我心中震惊得难以附加。

有人想与天斗法?谁?

是不是当年与天眼对视,丢下阴阳盘的白衫神秘人吗?

天道斩龙,斩的不是潭主,那就是说,这大阵是为了困住兰龙城地下的大型墓葬,那墓主是神秘人的祖先?

他这是想与天斗,想要破局吗?

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竟有人敢于天斗。

虽然我不确定传说中的白衫神秘人,和说要保我的神秘男是不是同一人,但他们的实力,都令人望尘莫及。

这可不是嘴上说说,而是实实在在的去做了。

天道斩龙,斩的是兰龙城的气运。这是真正的通天之辈,才敢有如此气魄。

“前辈,小子不解,何为天道?”

“天道,是冥冥中的主宰,不是神灵,也不是某人,而是‘无’主宰,“不召而自来”,人生的祸福善恶因果之间,没有另外一个做主的,就是所谓的“无主宰”。

天道约束六道,不管任何生命,处在任何领域,都必须遵循天道法则,从古至今,无论道家,儒家,还是佛家又或者是风水师,都在逆天而行,与天斗法。”

我沉默了,确实如此。

而有人竟敢与天斗,不管能不能成功,光是这份气魄,就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就不怕降下天罚,殃及后代吗?

我有了一丝丝惊觉。

我从小就命运坎坷,爷爷为我逆天改命,而神秘人公开站出来,说要保护我。

人人都说,我身上藏有大秘密,那我在这一场与天斗法的对决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我到底是一颗棋子,还是主角?

想到这些,我不禁打了个哆嗦,以我的实力,我不该去怀疑神秘男。

他的通天手段,也不是我能揣测的。

我突然迫不及待地想提升实力,唯有自己变强大了,才有保命的资本。

“前辈,那您呢?你为什么会被镇压在回龙潭?”

“我劝你还是尽快离去吧,有些事情,还不是现在的你能知道的,知道多了,对你没有好处。”

“好的,小子打扰了。”

我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口袋,将地上天材地宝,装了一大口袋,离开回龙潭。

刚出回龙潭,我就看到手机有多个未接电话,全是杨婷打来的。

这回龙潭能屏蔽手机信号,我没接到电话,倒也不足为奇。

杨婷打了那么多电话,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我将电话驳回去,却无人接听。

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我火速往杨家赶去,去到杨家,没见杨婷,我到后院问老妈,才知道,有人打电话给杨婷,说我出事了,杨婷跑去看我。

老妈告诉我说,杨婷去的红衣桥,我心中一突。

早就听红姐说过,红衣桥下的尸煞,跑出来不见了,没有了尸煞的镇压,红衣桥的桥墩坍塌,正在重建。

我打电话给红姐,她说今晚桥墩封顶,那就意味着,有人想把杨婷骗去,打深桩。

现实中,很多桥墩都是打的人桩,有的个把桥墩,怎么建设,都是歪的,验收不合格又炸了重建,但是无论多少重建多少次,都是歪的。

一个桥墩五百万,那桥墩可是用钱对出来的。

都是钱,要是反复重建几次,没人受的得损失,所以,这种时候,就需要打深桩了。

让人进去活祭,桥墩一次成型。

打电话问付风,他说不知道这事,不是他的主意。

不管是谁的主意,我最担心的是杨婷,我开着车,火速赶往红衣桥。

红衣桥,离深沟三十多米高,十多个桥墩矗立,最中间的桥墩上架着无数钢管,从地上拔地而起,离桥面还有五米高。

很多建筑工人正在赶工,挖机斗笠装满水泥浆。

杨婷被一个女的带着,火急火燎赶往桥墩。

“我老公呢?”

那女的指着桥墩道:“你老公在下面,被水泥浆埋了。”

“那你们怎么不救人?”

“已经很久的事了,我们不敢乱动,只能等警察来取证,所以没救人。”

“老公。”杨婷当即哭了出来,捂着鼻子,不管不顾,冲向桥墩。

泪水不要钱一样,哗啦啦往下流。

当她进去深坑,在没干的水泥浆刨土的时候,上面一个建筑老板,笑道:“多水灵的一个美女,就这么埋在这里,真是可惜了。”

杨婷止住哭声,抬头望去。

“你说什么?”

“小姑娘,你没听说过,打深桩这种事吗?”

“深桩?”杨婷皱眉,恍然大悟道:“我老公不在这里?”

“别着急,等你死后,我们送你老公下来陪你。”

“你们这些骗子,我老公不会放过你们的。”

“嘿,我们既然敢把你弄来,岂会怕你老公?”李元清站出来道:“杨婷,这座桥墩全靠你,你好好撑住,初一十五,我会给你烧纸钱。”

“是你?”杨婷此时才明白,一切都是李元清搞的鬼。

“我杨家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骗我?”

“不是我的主意,我找你来也是听命行事,你怪不得我。”

“是谁?”杨婷一愣。

“是我!”六个女的,抬着一座轿子,正从远处飘进来,正是红衣。

杨婷凤目一挑。

“你我无冤无仇,你何必害我?”

“你去问问付风。”红衣怒道:“他把以前的尸煞放出来,骗我说,和我本尊交换,尸煞镇压红衣坟,让我出来,没想到他的目的,是让尸煞接近我,趁我不备,偷走我的天枢盘。”

“天枢盘?那是什么?”

“那是一种能让人去前世今生的盘。”

“管我什么事?”杨婷怒道:“你为何要害我?”

“怪只怪在你太重要,你也知道,你的身世,异于常人。我要是弄死你,就能让付风的计谋,全盘落空。”

杨婷知道,今天在劫难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