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练成流星拳第二重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401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14章 练成流星拳第二重

付风给我的书籍,全部共有七重,然而只有前面三重,后面的四重,是精华部分,不可能给我一个外人。

第一重,练气隔山打牛,把十公斤的石头,隔空推到一米外。

第二重,将五十公斤的石头,隔空抬起来,慢慢走动,直到练到推出三米开外为止。

第三重,把一百公斤的石头抱起来,像举重一样,直到能隔空推到三米开外为止。

三天下来,我勉强练到第一重,别小看这小小的成果,却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这就像风水师能否突破初窥期一样,有的人没没天分,一辈子都无法进入那种境界,永远不能磕开那道通往风水师的大门。

这不是说我速成,而是我原本就有御剑功底。

接下来,我要尝试抱起五十公斤的石头了。

我蹲好马步,双手环抱半人高的石头,运劲待发。

可任凭我嘴里哼哼哈哈,喊德再起劲,石头依然纹丝不动。

红姐穿着超短裙,坐在我面前。今天的她,穿得极少,看上去特别漂亮。她本身就是美女,再加上是魅狐一族,女人味十足,看上去极美,不知是她有意为之,还是平时就穿这样,只要她自己知道。

她悠哉地喝着茶,看着我嘻嘻笑。

“你笑什么?”

“嘻嘻,主人,我觉得你就算是憋出屁来,也抱不起来。”

他这话一出,我瞬间无语,因为此刻的我,真的是脸红脖子粗,就差点没蹦出屁了,可那颗该死的石头,还是纹丝不动。

“主人,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有话就说。”

“我觉得,要是给你一个女人,就算再重一点,你也能跑着跑了,而一个石头,你却抱不起来。”

“我不信!”

“死撑!”她笑道:“男人啊,都一个样。要不要我帮你?”

“怎么帮?”我一愣,接着道:“难道想要练成这术法,还有什么窍门?”

“窍门当然有。”

“什么?”我着急道:“快说。”

她笑靥如花,轻轻放下茶盏,晃动着惊心动魄的大美腿向我走来。

“你别卖关子,到底有什么窍门,快说啊,我没时间了。”

“瞧你那猴急的样子,死相。”她刚说完,在我惊诧的目光中,她猛地拉住我的脖子,然后跳起来,整个人横在我怀里。

“看你那么着急,那我就勉为其难帮帮你吧。”

我愣住了。

“你想干嘛?”

“帮你啊?”她一脸诧异道:“还不把魔爪伸出来,抱住我?”

“抱你?”我一愣。

我顺势抱住她。

“叫你帮我,你怎么让我抱你?难不成,你真想和我双修?”

“你想得美。”她挽住我脖子,笑道:“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跑吧,抱着我跑上十圈八圈的,别说五十公斤,就算再多几斤,也不是个事。”

“……”我一阵无语道:“原来你是给我找一份苦差事。”

“这是美差,别人馋出口水,想破脑袋,我还不愿意呢。”

“……”果真如她所说,抱石头抱没力气,但是抱美女,我觉得浑身是劲。

直到我一身臭汗,她也香汗淋漓后,我才发现,一天的训练下来,终于可以抱起那五十公斤的石头。

慢慢讲罡气从丹田向上引,到达手掌劳宫穴,五十公斤的石头,勉强能推动。

勉强算是练成第二重。

转眼已经是晚上,红姐给我准备好洗澡水,我坐在木缸中,洗着热水澡。

接过红姐用夜光杯倒好的葡萄酒,猩红如血,抿了一口,味道香醇。

我怕付风用千里耳神通偷听,拿手机放着歌,把声音调到最大。

然后叫红姐过来,凑在他耳边说:

“红姐啊,我在这训练也有四天了,怎么付风那老鬼来找我?以他的秉性,不应该这样啊。”

红姐笑道:“他们几个高手,那天争着吃什么天地孕育的灵丹,把肚子吃坏了,几人一直拉肚子,拉得下不来床,医生正寸步不离地守在床边,看着他输液呢。”

“噗!”

我闻言,一口红酒当场喷!

我忍不住笑道:“不愧是五百年陈年老窖,连天元境的高手都能被放倒,够劲。”

“什么老窖?”红姐不解道:“不是灵珠吗?没听说是酒啊。”

我没敢说,总不能和她说,那是老僵尸藏了五百多年的东西吧。

既然付风拉肚子,我趁机去出去办事。

我叫红姐找一个男的来山庄,睡在我的床上,佯装成我,连夜去找陈家道。

那西疯子钱太乙,带来的罗刹女,就像战斗堡垒一样,他为了杀我,竟然带来那么强悍的杀人机器,我必须搞清楚,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弄死这玩意。

打车到道观附近,刚下车,冷不丁抬头看去,就看到一人。

她坐在阁楼顶上,凝望着月亮。

远远看去,仙女一样美。

这人化成灰我也认得,正是刘彤,我忙捂住嘴巴,转身刚想溜走。

突然,差点和一人撞了个满怀,刘彤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

她用短剑,指着我脖子道:“站住,还想跑?往哪跑?”

“你怎么阴魂不散?”

“赵凡,我问你,赵无极在哪?”

“你问我,我问谁去?你能不能别一天到晚来烦我?我很忙。”

“你说什么?我来烦你?”刘彤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紧了紧手中的剑道:“给你脸了?信不信我一剑杀了你?”

对于这个女人,我真不知道怎么处置。

“要杀快点动手,别废话。”

“别以为我不敢。”虽然黑夜里看不见她,但我清楚听到,刘彤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可想而知,她有多恨我。

“赵凡,你这垃圾,你一个乡下来的土老帽,竟然夺走了我的贞操,你是我一生中,洗不去的耻辱。”

这种女人,家境恐怖,背景强大,天性高傲,我知道他看不起我这穷小子。

毕竟,我没长相,也没什么本事,她像是高高在上的天鹅,而我,就像地上的癞蛤蟆。

“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还想找人诉苦呢,你让我怎么和我老婆交代?”

“你……”她狠狠一巴掌扇来,我一把拉住她的手,死死捏住。

“既然不敢杀我,那就滚远点,别一天有事没事来烦我。”

我一把推开她,转身就走。

“赵凡,你是我的耻辱!你这癞蛤蟆,你这土老帽,死穷酸,你令我感到恶心。”

我当做没听见,向道观走去。

我知道陈家道他们会在这里落脚,有李树他们在,我不担心会被付风偷听。

但是,我却只看到张铁但在喝闷酒。

“赵凡,过来喝酒。”

“陈家道呢?”我接过张铁胆的酒,灌了一口。

“他啊,那天刚回来,还和我夸,说走大运,祖坟冒青烟了,他竟然吃到天地间最好的东西,说是什么兰龙城地底下孕育了几百年的灵珠,还说有生之年,修为有望提升。哪知道修为不但没升,还闹拉肚子。”

说到这,他灌了口酒道:“他那肚子,拉得那叫一个糟糕,还带回来一个老者,两人都拉得下不了床。正在里面躺着。”

“噗嗤。”我把酒喷了,捧着肚子哈哈大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