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孙峰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340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09章 孙峰

一般来说,开、休、生是吉门,死、惊、伤是凶门,杜门、景门中平,多数按这个规律来找生死门。

本来,从正东“生门”进入,往西南“休门”而出,再从正北“开门”进入,此阵可破。

虽然不是绝对,还有反八卦直之说,奇门遁甲也随着时间的演变,生死门也在变。

但是,所谓‘生’的意思,是指吉门,生生不息。

他老僵尸是一个死物,去走生门,那不是存心找切吗?

我鄙夷地看他一眼,走进大阵,在墙上,看到一道金箔纸刻成的灵符,封印着一把剑。

我念动解封咒语,运转先天罡气,轻轻一碰,就把灵符拿下来。

然后,我拿起那把黑漆漆的剑。

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我拔了一根头发,对着剑刃轻轻放下,头发飘向刃口,一股气息从刃口飞出,轻松把飘着的头发一分为二。

吹毛断发,无比锋利。

无形中透着一股杀气,这就是我想找的东西。

虽没试过它的具体威力有多大,但这是真正的利刃。

我有点舍不得给老狐狸,但为了活下去,我只好忍痛割爱。

想起以前和红衣碰面时,红衣演戏给付风看,说明两家在互相利用。

为了顺利骗过付风,我还在剑上写了几个字:‘黑剑一出,立斩红衣。’

我带这杨婷去找付小倩,废了好大的劲,才找到她。

她失魂落魄地坐在一个小洞里,蜷缩着身体,手抱着膝盖。

不知道她在天池中,看到了什么,但对她打击很大。

她从小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受不了打击也很正常。

杨婷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她,我懒得管她,召唤出黑火为我护法,我默默打坐运功。

如果出去这口井,会发生什么事,我也吃不准。所以在出去之前,我必须恢复洞玄中期,多一份实力,就多一份保障。

我们饿了就吃干粮,渴了就喝矿泉水。

也不知过了多久,水桶粗细的小黑,被我吸成碗口大小,我阴柔真气恢复得七七八八。

小黑很虚弱,可这里充满阴气,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大不了等出去后,我把它关进锁魂塔,里面那么多阴气,恢复不成问题。

至于先天罡气,没有大补之药,很难全部恢复。

白龙离火说过,回龙潭有它藏的天材地宝,上次因为刘彤,走的太急,没来记得取走,提升实力,迫在眉睫,,这让我迫不及待地想去回龙潭一趟。

在洞中找了一遍,密密麻麻的小洞,错综复杂,纵横交错,我不敢太深入。

至于那怪人,我暂时不想惹他,凭我的实力,也惹不起他。

等我出去问问陈家道,或者神秘男,搞清楚他的身份再说。

我在那些死尸身上,收集了一大堆法器,但没有一样是我瞧得上眼的。

带出去也会被收走,我不想做苦力。

让我好奇的是,老僵尸从他的棺材底下,拿出一张金箔纸,上面竟然写着‘捆猪绳’的制造方法。

老僵尸原名孙峰,他是龙城孙家老祖,孙家那捆猪绳制造的方法,也是他遗留下来,得以传承下去的。

这让我大喜过望,每每想起那绳子的神奇,只要套上鬼的脖子,就变成一头猪,让我对这古怪法器,有了更浓厚的兴趣。

看来这老僵尸,生前也不是什么好人,竟然有这种古怪东西的炼制方法,估计有很多鬼被他戏弄过。

这捆猪绳,原名叫‘捆仙绳’,金箔纸上面还写道,如果材质足够好的话,实力足够强大的话,这绳子,不但能捆住僵尸,就算是想捆住人间风水界的高手,也不是问题。

看到这里,我更眼馋。

只是制造的方法,过于苛刻,里面说要收集‘诅咒之泪’,也就是一个悲惨命运的人,几世的眼泪,最好是鬼之泪,配合龙筋,还有上古秘法,才能制成。

我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实现?除非会穿梭空间,穿越到过去,才能拿到这种古怪的东西。

想到此,我不由得看向付小倩。

她不是七世怨侣吗?要是能拿到她七世的眼泪,哪这‘捆仙绳’,岂不是能练成?

但事实是,我只看到她坐在眼前哭,摇头笑了笑,根本不可能找到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只能作罢。

付家精英子弟死在这,本该有灵魂,我还想把付小丙的灵魂,找出来揍他一顿。

但老僵尸实力太高,灵魂也被他一起吃下肚子去,全部消化了。

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但我知道,这吃灵魂的先例,华夏历史上也有。

传说中,‘赐福镇宅圣君’钟馗,古书记载他系唐初长安终南山人,被封神之前,是一个文武全才的状元之才,他才华横溢,满腹经纶,上京赶考,高中状元。

但他长得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异,由于长得太丑,皇帝看不上,不愿意把状元头衔传给钟馗。

一气之下,在宫廷中,一头撞死在柱子上。

次年唐明皇病危,梦见小鬼索命,突见一个壮汉,跳出来将小鬼抓住,一口吞下肚。

此人正是钟馗!

皇帝醒后,病不药而愈,就向吴道子诉说梦中所见,并命人绘出钟馗像,颁布天下。

钟馗从此封神,民间亦挂其画像,以驱鬼避邪。

这个典故,让我对老僵尸的实力,有了个基本的认知。

竟能吞噬灵魂,强悍如斯!

别的我不敢说,光凭他的速度和力量,和外面的付风老鬼,有的一拼。

那付风老鬼,可是天元境的实力。

有老僵尸在,我要好好利用一下,以方便抱住小命。

老在这里带着不是事,杨婷嘴上不说,但是身体受不了。

她体质柔弱,长期呆在这种布满阴气的地方,脸色都少了很多人气。

付小倩的状况,一直处于痴呆状态,我也懒得管她。

差不多该出去了,我呼唤白离,吸收天池灵液。

白离眼馋这么多天,闻言,咆哮一声,一头扎进天池。

它慵懒地沐浴子在米汤一样的灵液中,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成长。

我静静看着它,长得有脸盆粗细。

站在我们面前,威风凛凛,好不霸气。

随着灵液的消失,大地在颤抖,洞顶也开始掉落石头和泥土。

看来这太极失去灵液的支撑,能力果真减弱很多。

当最后一滴灵液被吸收完后,白离有十多米那么长。

只是,当糯米酱一样的灵液全小时候,我在天池底下,看见一坨东西。

金光闪闪,像是黄金,又像是液体,那种形态,就像是水银。

隔着老远,我都能感觉到里面含着磅礴的能量。

那是一股纯正的罡气,比我的先天罡气还要霸道很多倍。

如果说,把我的先天罡气比作矿石,那这玩意就是经过无数次提炼出来的结晶。

“这是什么?”我正看得全神贯注,杨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

“我也不知道。”

“老公,我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呼唤我,好像在说,让我吃了这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