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杨家来退婚

  • 麻衣神婿
  • 拎壶冲
  • 2310字
  • 2022-06-07 18:22:38

第1章 杨家来退婚

我叫赵凡,出生在云南边远山区,普通农村家庭。

听说我出生的前一天,有人看见一只白色狐狸在赵家祖坟上,像人一样站着磕头作揖。

出生时,更有天降异象,地上老鼠乱窜,当夜听说有狐狸和蛇夜袭村子,鸡犬不宁,从我出生后,村子里怪事连连,紧接着还死了好几个人。

村里都说我是不祥之人,都不喜欢我,要将我送走。

我母亲张华苦苦哀求,才勉强留下。

我又笨,长得又丑,一穷二白,小学就辍学。

在家没朋友,造成性格孤僻,行事怪异,年少多病。

加上那几年,连接着闹天灾,人人把矛头指向我。

爷爷辈是风水师,人称‘赵半仙’。

风水师这职业能通灵,因为泄露天机等诸多原因,都活不长,多数活不到六十岁。

一生能起的卦象,更是有限,爷爷知道一生最后一卦已经到来,不能再算。

于是,为了我,收山退隐,一心培养我。

直到爷爷算到自己大限将至,见村民越闹越凶,甚至有人建议把我绑来烧死,祭天!

不得已,封山十年的爷爷,决定动用最后一卦。

他一生名声显赫,所算的卦无一不灵,很多有钱人挤着脑袋想求得他这一卦。

那天,密密麻麻的豪车,排成十里长街那么长,来的全是豪门巨富,商界名流。

据说连名动一方,很多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风水高手都来了。

这次壮举轰动了全国风水界!

千挑万选,最后选中帮省城富豪杨家,转了十年大运。

条件是让我入赘杨家,做上门女婿,杨家千金杨婷满十八岁,立马完婚。

也是到那时,我才知道,爷爷的如此了得,自那以后,远近几十里的村民才堵住自己的嘴巴。

帮了杨家后,爷爷身体每况愈下。

就在二十岁那年,只剩下半口气的爷爷,把我叫到他面前,交代了很多事情,秘密传我衣钵,原来我是天门山第一百零三代传人,赐予封号:无极。

爷爷最后交代,将他草草安葬。

有道是:风水先生无葬地,算命先生死路边。

风水师这个行业泄露天机,折寿、折福、穷三代,怕报应在后带身上,为了保住赵凡这病秧子,将家财散尽,英雄迟暮,入土连棺材都没有。

我跪在坟前,哭了很久。

我刚回家,就看见一辆豪车,带着滚滚烟尘,停在家门前。

从车下来一个中年西装男子,一脸富态,油光粉面。

在他身后跟着来了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连衣裙的女孩。

她青春靓丽,一双眼睛天生淡蓝色,带给人异样的诱惑。

虽是青丝小苹果,但不难看出,这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坯子。

我母亲扛着锄头正想下地干活,她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三十多岁年纪,已经四十多岁面容。

我们母子俩站在破旧的瓦房前,与来人和豪车形成一贫一富的鲜明对比。

“请问,这里是赵老爷子家吗?”

“啊。”穷山村很少见到这样的豪车,母亲也被这种场面吓到,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木那地点头道:“是的是的。”

“你就是赵凡他妈吧?我是省城杨家杨文虎,这是我爱女杨婷。”

杨婷有礼貌地笑道:“伯母好。”

而杨婷眼睛却偷瞄我,我也在偷看她,两人目光对视在一起,她倒是见惯了市面,觉得没什么,我却羞得红着脸,低下了头不敢看她。

我知道这女的,是和我定下娃娃亲的省城杨婷。

只是,她像高高在上的小公主,而我却一无是处,简单的一个照面,我却莫名其妙地自卑。

母亲没见过什么世面,搞不清怎么回事,只是傻傻地笑,只是笑得很僵硬。

“啊,原来是亲家啊,婷婷出落得真水灵,我们小凡能娶到你这样的儿媳,是几十修来的服气,快快,进来坐。”张华放下锄头,就要招呼进屋。

“不进去了,我公司还有事,赶着回去处理。”杨文虎眼睛扫了一眼我家破屋,眼里全是鄙夷,嘴角都在抽动。

那样子好像在说,亲家?就你也配?

表明却笑道:“原本早些时候,就想过来一趟,听说老爷子过世了,这才赶忙过来上柱香。”

我看他笑得很假,就知道他大老远跑来,绝对没那么简单。

黄鼠狼给鸡拜年。

果然,他接着道:“顺便把娃娃亲退了。”

母亲正喜笑颜开,闻言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而我心中莫名一痛,这可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我曾幻想过很多张脸,如今第一次见面,没想到她这么漂亮。

这就是我未婚妻,杨婷。

我多少次差点病死,都是这个信念在支撑。

然而,想不到第一次见面,却是以这样的方式。

见我们母子俩呆立当场,杨文虎笑道:“其实,你我心里都很清楚,我们两家贫富差距大,而且,你儿子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根本配不上我家女儿。”

杨文虎只差直接说我是垃圾、废柴了。

我咬了咬牙,攥紧拳头。

“我爷爷尸骨未寒,你就来过河拆桥是不是?他老人家为了帮你家看风水起卦,转了十年大运,弄得元气大伤,才会不到六十就离世了。”

“他要死是他的事,不关我的事。”

“如果没有爷爷,你家怎么可能这么顺风顺水?”

杨文虎满眼鄙夷,面部扭曲!

“年轻人,财富,是靠努力拼搏才能创造的,并不是靠什么风水,你们乡下人思想太保守,太封建,这也是我退婚的主要原因。”

我还想说什么,母亲拉了一把我,满脸严肃。

“孩子,我们是穷人,你爷爷顶梁柱去世了,他们要退婚,我们也没办法,这是穷人的命,我们要认命。”

母亲是个地道农村人,认得清楚现实的残酷,人家婷婷玉立,我却只是平凡的农村孩子。

“妈,这是爷爷特意安排的婚事。”

杨文虎掏出一张卡道:“算了,反正赵半仙也去世了,和你们争吵下去没有任何意义,看你们的日子也不好过,这里是五十万,足够你们盖一栋像样的房子,娶个像样的老婆,生个娃,好好过日子。”

母亲知道,家里很需要这笔钱。而我,却很愤怒。

母亲刚想去接卡,我一把拉过母亲的手。

我双目注视杨文虎,紧咬钢牙,一字一句道:“我不需要你的施舍,农村的孩子虽然穷,但是我有骨气,风水轮流转,我也会有出人头地的时候。今天的我你看不起,他年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拿过合同,签字画押,丢给杨文华!

“行,小子有骨气!看你能死撑到什么时候。”杨文虎气急反笑道:“不识抬举,穷不是你的错,但要是没勇气去面对,去改变,那就注定一辈子的穷命,这娃儿没救了,婷婷,我们走。”

杨婷看向我,满眼歉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