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一夜激情

  • 不败战神
  • 红尘好似泼墨
  • 2079字
  • 2022-06-07 18:22:20

第九十九章:一夜激情

扁灵远远的就看到在这自己门口的鬼元风,她走到鬼元风的身后轻轻地问道:“鬼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看到回来的扁灵鬼元风笑着说道:“灵儿,你去哪儿了,急死我了,你没事吧?”

看着一脸焦急的鬼元风,扁灵笑着说道:“我能有什么事,你在瞎说什么?”

鬼元风连忙继续问道:“你不是拿药给司徒轩么,他现在怎么样了?”

“要我已经喂大哥吃了,喂他吃了药我就回来了,青衣姐在照顾他呢,你找他有什么事么。”扁灵看着鬼元风的一系列反常行为心理一阵苦笑。

听了扁灵的话鬼元风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没事儿我就放心了,等等,你是说你给司徒轩吃了药,夏门主还跟他在一块而。”

扁灵看着一惊一乍的鬼元风,一阵白眼,但还是冲着他点了点头。

“这下惨了,要出事。”

鬼元风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向夏青衣房间的方向跑去。

夏青衣的房间里.

此时的司徒轩正躺在夏青衣的床上,夏青衣正在一旁手忙脚乱的在帮司徒轩一会儿用毛巾擦脸,一会儿帮司徒轩盖被子,从小娇生惯养的她也是第一次这样彻夜不眠的伺候一个人。

过了一会儿,也许是药效起了作用,司徒轩忽然感觉全身发烫,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挣扎了半天,他一把抓住夏青衣的手。

夏青衣被司徒轩的这一举动吓了一大跳,她想要挣脱,可是她的力气太小了,根本睁不开司徒轩的手。

这要是平时司徒轩也许还能克制的住,可是现在因为酒精的效果再加上药效的作用,司徒轩根本意识不到现在的自己在做什么。

司徒轩一用力便将夏青衣拽到了床上,然后一个翻身将夏青衣压在了身下。

而此时,被司徒轩压在身下的夏青衣,脸色微红,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她并没有反抗,任由司徒轩抱着自己。

夏青衣双眼迷离,看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两人慢慢的拥吻在了一起。

当鬼元风跑到夏青衣门口的时候,看着紧闭的房门,房间里还时不时的传出几声响动,他知道他来迟了,鬼元风喘着粗气,无奈的向自己的实验室走去。

“叮铃铃”

也许是昨天晚上太累了,平时早早就醒来的司徒轩一直睡到上午十点钟才被一声电话声吵醒。

司徒轩费力的睁开眼睛,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接了起来。

“喂,司徒轩,你在哪儿,我爷爷他出事了。”

刚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便传来张雪凝带着哭腔的声音。

“张老?他怎么了?”

听到张雪凝的声音司徒轩瞬间清醒了几分。

“我爷爷出去晨练,忽然被一个黑衣人给袭击了,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呢。”

张雪凝继续哭着说道。

“雪凝,你别担心,我马上回去。”

司徒轩安慰了半天张雪凝才挂断电话。

刚挂段张雪凝的电话,司徒轩的手机还没有离手便又接到了唐旭东的电话。

“喂,东叔,张老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接起电话的司徒轩说道。

“小轩,泸海可能要变天了,张老的事没有那么简单,现在张老刚刚出事,雷老虎便已经有了动作,他现在已经组织人开始推选新一任来接收张老的位置了。”唐旭东焦急的说道。

“你是说整件事情都是雷老虎策划的?”司徒轩连忙说道。

“极有可能,现在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我怕他会对诗瑶不利,所以我希望你能回来帮我继续保护诗瑶,我也好放手跟雷老虎那老家伙较量。”唐旭东继续说道。

“东叔,你放心,这边的事我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这就回去。”

说完司徒轩才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的司徒轩用手揉了揉还在发疼的太阳穴,他刚想要下地才发现自己的身上一丝不挂,司徒轩立马钻回了被子里。

“怎么回事,我平时没有裸睡的习惯啊。”

司徒轩的心里想到,随后才又意识到这里根本不是自己的房间,仔细一看司徒轩才发现原来自己睡在夏青衣的房里,而且还是裸睡,司徒轩努力的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可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他摇了摇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房间里并没有人,他这才举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司徒轩拿起仍在地下的衣服穿了起来。

他刚穿好衣服,房门便被人打开。

“你醒了,我叫人给你炖了碗汤。”夏青衣端着一碗汤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着满脸笑容的夏青衣司徒轩试探性的问道:“昨天晚上,你,我.”

见司徒轩吞吞吐吐的样子,夏青衣笑了笑说道:“你昨天晚上喝多了,所以我就把你带回我房间了。”

司徒轩又等了一会见夏青衣没有了下文,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端起碗将碗里的汤一饮而尽。

夏青衣心里清楚,昨天晚上的司徒轩是酒后乱性,她不指望司徒轩能想的起昨天晚上的事,她也明白自己和司徒轩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不奢求别的,她只是希望能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自己最爱的人,此刻的夏青衣无怨无悔。

“我有事儿要回去一趟,麻烦你再给我腾出一间房,我还得再安顿一位病人过来。”

将碗放在桌子上的司徒轩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夏青衣问道。

“我一位故友受了重伤,需要静养,你这里比较清静。”司徒轩继续说道。

夏青衣点了点头。

司徒轩没有任何的停留,喝完汤便叫着孟凡向泸海出发。

司徒轩走后,夏青衣才走到床边,拿开被子,看着床单上那一片红发着呆,昨夜,夏青衣今生难忘。

因为司徒轩刚刚太紧张的缘故,根本没有注意到床单上的这片血迹,如果他要是发现的话,司徒轩肯定会明白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他也绝对不是那种躲避的人。

夏青衣抱起被血染红的床单,满脸欢喜的向门外走去。

司徒轩和孟凡回到泸海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两人也没顾得上吃饭,开着车直奔医院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