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庆功宴

  • 不败战神
  • 红尘好似泼墨
  • 2113字
  • 2022-06-07 18:22:20

第九十八章:庆功宴

正在两人交谈之际,夏青衣敲了敲房门走了进来。

“我找了你一上午,阿丁说你在这边。”

孟凡见夏青衣走进来连忙识趣的站起来说道:“哦,对了,阿丁还让我给她去买点儿东西,你两聊,我就先走了。”

说完还没等两人说话孟凡变向门外跑去,不得不说,恋爱中的人连智商也变得高了很多。

“有什么事么?”孟凡走后不久,司徒轩看着夏青衣问道。

夏青衣没有回答司徒轩的问题,而是看着床上的萧让问道:“他怎么样?”

司徒轩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萧让说道:“情况还算稳定。”

“那就好”夏青衣点了点头说道。

“这边的事儿我也处理完了,天魔宗也灭了,我也该回去做我的事了,萧让还得麻烦你们来照顾一下。”司徒轩说道。

萧让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绝对是夏央门的功臣,夏青衣考虑都没有考虑便说道:“当然没有问题,照顾他也是应该的,毕竟他是为了我们夏央门才变成了这个样子的。”

“你计划什么时候走?”夏青衣看着司徒轩问道。

“再过个几天吧,我想多呆几天,看一看萧让的情况。”司徒轩继续说道。

听到司徒轩马上要离开,夏青衣明显有些不太开心。

“对了,刚刚那些元老们过来跟我商量说想开个庆功会,我知道你兄弟刚刚出了意外,怕你没有那个心情,所以我特意过来找你商量商量。”夏青衣看着司徒轩问道。

司徒轩本来想拒绝,可是当他看到夏青衣那满脸期待的眼神说道:“萧让这样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没什么,别扫了大家的兴,我这边没有问题。”

见司徒轩答应了下来,夏青衣高兴的说道:“好,我这就去让他们准备”,说完便兴高采烈的出了房间。

只不过三个小时,阿狸便又来到了萧让的房间。

看着阿狸对萧让一脸的关怀,司徒轩也没有办法,她向阿狸交代了两句便退出了房间,司徒轩想给两人留下一个足够的空间,因为司徒轩知道,现在对于萧让来说,阿狸就是一味最好的良药。

刚出了房间的司徒轩便接到了远在他乡叶飞的电话,也许是在一起时间久了心有灵犀,叶飞打来电话第一句话就问孟凡和萧让的情况。

司徒轩把这两天回来发生的事给叶飞讲述了一便,知道萧让受了重伤,叶飞也是心急如焚,要不是司徒轩压着,他此刻就恨不得坐上飞往泸海的飞机。

两人又在电话里闲聊了半天司徒轩才挂断电话,虽说是闲聊,可是司徒轩最主要的还是叮嘱叶飞不要冲动,因为现在只有叶飞坐镇,司徒轩才能放心。

很快,便到了晚上庆功宴的时间。

司徒轩一到现场便被几个人拉着坐到了主席,司徒轩原本不想太过于出众,可是怎么也拗不过拉他的那几人,没办法只能做了下来。

这是一个男人站起来说道:“咱门这次能一举打败天魔宗,司徒兄弟功不可没,咱门大伙一起敬他一杯。”

“好”众人纷纷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因为夏央门刚刚经过整顿,原来的那些比较老的元老纷纷的退休,一群生面孔上了位,司徒轩一个也不认识,但是也是笑脸相迎。

而这帮刚刚上位的年轻人也都很崇拜司徒轩,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是司徒轩帮忙,他们都不一定能在夏央门待得住,更别说上位了。

“咱门着第二杯敬萧让小兄弟,咱门祝他早日康复。”刚刚那个带头说话男人继续说道。

听了此人的话,众人又端起酒杯一口闷。

“这第三杯咱门敬孟凡小兄弟,他不仅替我们夏央门处出力,还把咱门夏央门的门花给拐跑了,咱们这杯祝孟凡小兄弟和阿丁永远幸福美满,最主要的是早生贵子。”

众人听完又干了一杯。

坐在司徒轩身边的夏青衣告诉司徒轩这是夏央门的规章制度的管理者叫夏亮。

司徒轩笑着点了点头,不得不说此人很会来事,给人的第一映像并不难处。

喝了三杯酒众人才又说有笑的吃了起来。

在这期间,夏央门的一众人挨个的过来给司徒轩敬酒,司徒轩一一接受。

酒过三巡,一帮人都喝的东倒西歪,也许是因为高兴,也许是因为萧让的事情而烦恼,司徒轩也不例外,跟一帮同龄人坐在一起喝了不少,而在这期间夏青衣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司徒轩。

很快,庆功宴就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度过。

夏央门众人相互搀扶,东倒西歪的出了宴会厅,而司徒轩则被夏青衣和扁灵直接扶回了夏青衣的房间。

进了房间的司徒轩一头栽在床上。

“鬼元风那边有解酒药,我去拿。”扁灵说完便跑出了夏青衣的房间向实验室跑去。

到了实验室扁灵才发现鬼元风根本没在实验室,而扁灵也顾不了那么多,拿起那瓶“解酒丸”便向外跑去。

跑到门口的扁灵和同样喝的东倒西歪的鬼元风撞在了一起。

迷迷糊糊的鬼元风看着一脸着急的扁灵问道:“咦,灵儿,你这着急忙慌的去哪儿。”

扁灵说道:“没什么,我来给大哥哥拿解酒丸,我一会儿给你送回来。”说完便向外跑去。

鬼元风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扁灵早已跑远的背影,自言自语道:“真是可爱。”然后走到床边一头栽在床上。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睡在床上的鬼元风,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说道:“解酒丸?”

随后将目光看向柜子上,只见那瓶被扁灵改成解酒丸的春药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糟了”

鬼元风暗呼一声,酒也瞬间醒了一大半,直接起身向外跑去。

而此时扁灵和夏青衣早已经将那瓶所谓的解酒丸给司徒轩喝了下去,喂司徒轩喝完药扁灵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先是去了司徒轩的房间,推开门发现没人,他又转身向扁灵的房间跑去。

一路上,鬼元风嘴里不断的念叨着:“灵儿,你可千万得把持住啊。”

可当鬼元风跑到扁灵的房间的时候发现也没有人,鬼元风此刻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正在他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扁灵已经从夏青衣的房间回到了她的门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