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是心动的感觉

  • 不败战神
  • 红尘好似泼墨
  • 2152字
  • 2022-06-07 18:22:20

第七十章:是心动的感觉

走出门外的司徒轩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而跟在他身后的章晴没想到他会转身,两人就这样撞在了一起。

章晴俏脸一红,后退一步,继续低着头问道:“你干什么?”

司徒轩顿了顿看着章晴说道:“那什么,你好好休息一天,调整好心态,明天会是一个崭新的一天。”说完还向章晴挑了挑眉,随后继续说道:“你回吧,我走了。”

说完向章晴摆了摆手便向楼下走去。

章晴看着司徒轩离开的背影关上房门靠在门上,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自言自语道:“章晴,你怎么回事啊。”然后又想起刚刚被司徒轩抱在怀里的感觉,一丝甜蜜的笑容涌上心头,这难道就是心动的感觉?

章晴死劲儿的摇了摇头,便向卧室跑去。

而此时的司徒轩只是离开了章晴的视线,并没有出单元楼,他靠在墙上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说道:“怎么这么不争气,这点儿风浪都禁不住,真是丢人。”

这也不以外,司徒轩从16岁就进了部队,然后开始了部队生活,除了言冰清他也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女孩子,从懂男女之事以来,他的生活里也就只有言冰清一个女孩,以及从小就跟着他的扁灵。而这两人向来都是以军装现身。

而如今第一次见到了章晴那个样子,他自然是招架不住,另外那章晴一头和言冰清一样的短发,让他在章晴的身上看到了言冰清的影子,所以他这已经是第二次在章晴面前失态了,虽然这一次自己编了一个好的理由,但难免还会有下一次。

司徒轩越想越生气,然后又狠狠的打了自己一耳光。

这一幕正好被路过的一个大妈看在眼里,大妈一脸诧异的看着司徒轩,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司徒轩看着大妈尴尬的说道:“有蚊子,有蚊子。”

大妈并没有说话,而是小心翼翼的绕过了司徒轩,然后快速的向楼上飞奔而去,那速度,恐怕连一般的年轻人都望尘莫及啊。

司徒轩摇了摇头,然后便向楼外走去。

坐在车上的孙剑飞正在玩着手机游戏,他看着用卫生纸塞着鼻子的司徒轩,连忙把手机扔到一边,然后用手指着司徒轩的鼻子说道:“你这是怎么了,失败了?她还打了你?”

“你开什么玩笑,我虽然从来不打女人,但是也不至于让一个女人打到流鼻血吧。”司徒轩瞪着眼睛说道。

“那你这是怎么回事?”孙剑飞继续追问道。

一提到这事司徒轩就又按耐不住了,男孩里再一次浮现出章晴那火辣的身材,他不耐烦的瞥了孙剑飞一眼,说道“管你屁事儿,可能是上火了。”

“上火?”孙剑飞嘴里嘀咕道。忽然他想到自己老婆平时在家里休息时的穿着打扮,再想想现在的女孩子休息在家时的穿着打扮,肯定也和自己老婆差不多。

孙剑飞一脸的坏笑,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我说,你这抵抗力也太差劲了吧。”

司徒继续不耐烦的说道:“管你屁事啊,你到底走是不走?”

“走,走,走”孙剑飞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发动了汽车向医院驶去。

很快,汽车便在医院门口停下,司徒轩下了车头也不回的向孙剑飞摆了摆手说道:“你慢走,章晴明天就回去上班了,另外以后没事别给我打电话。”说完便向医院走去。

司徒轩吹着口哨,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到病房门口,打开房门,只见此时扁灵,唐诗瑶以及左婷三个女人黑着脸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

看着走进来的司徒轩,扁灵刚想说话却被唐诗瑶抢先一歩说道:“你去哪儿了,你有伤你不知道么,怎么,你想死外边啊?”

“我就是出去放了放风,散了散歩。”司徒轩说道。

唐诗瑶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说道:“整整两个小时,你放风放两个小时啊?”

司徒轩说道:“嘿嘿,我去找章警官说了点事儿。”

听了司徒轩的话唐诗瑶更生气了,心里的无名火直接冒了起来,至于为什么这么生气她自己也不知道,唐诗瑶一把抓起一把的饭盒直接扔向司徒轩,说道:“本来想着给你送个饭,看来你已经吃饱了。”说完便向病房外走去。

司徒轩一把接住唐诗瑶扔过来的饭盒,一脸蒙逼的说道:“我没有吃饭啊。”

可是唐诗瑶并没有离他。

这时左婷也走过来,看着司徒轩说道:“诗瑶姐特意向剧组请了假来看你,你实在是太过分了。”说完也跟着唐诗瑶向门外走去。

而扁灵本来也是向质问一番司徒轩,可是看着如今司徒轩这个样子只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我说大哥哥,你这个情商可能以后就告别异性了。”

“什么意思?”司徒轩问道。

“什么意思,注定当一辈子单身狗呗”扁灵说道,然后也向门外走去。

病房里瞬间就只剩下了司徒轩一人,司徒轩看了看手里的盒饭然后又看了看房门,一脸的蒙逼,说道:“有病吧。”然后坐在床上打开饭盒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坐在车上的唐诗瑶仍旧生着闷气。

左婷看着生着闷气的唐诗瑶小心翼翼的说道:“诗瑶姐,司徒轩可能真的是去谈正事了。”

唐诗瑶说道:“哼,他能有什么正事啊,色字头上一把刀,他分明是去谈情说爱了。”

左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唐诗瑶,只能把头扭到一边不再说话。

而唐诗瑶虽然一直看着车窗外,看似在欣赏风景,其实她的心里心乱如麻,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听到司徒轩去找章晴心里就那么生气。

虽然唐诗瑶和司徒轩认识时间不长,但通过那两件事发生以后,两人也算是同生共死过,司徒轩拼了命的救过自己两次,在她的心里对司徒轩的那份感情,已经从一开始的好奇变了味道,变成了依赖甚至是喜欢,只是碍于她自己的身份和面子,她一直不愿意承认,她也不止一次的将心里的想法狠狠的扼杀在摇篮里。

其实唐诗瑶对司徒轩的感情除了她自己所有的人都能看出来,因为现在的她对司徒轩的关心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一个老板对员工的关心,也可能这就是人们常常说的一句话。

“当局者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