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暴怒的司徒轩

  • 不败战神
  • 红尘好似泼墨
  • 2617字
  • 2022-06-07 18:22:20

第五十四章:暴怒的司徒轩

贺年看向张兵说道:“好了,你先回去把,司徒轩的事就此结束,你回去赶紧把他放了,后边的事我会替你处理。”

“好,我知道了。”张兵应了一句,便要退去。

就在这时候。

“砰”的一声,贺年办公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来人正是司徒轩,在司徒轩身后还追着两名警察。

进了房间的司徒轩没有多说,直接走到张兵的面前,抬起脚一脚踹在张兵的胸口,张兵犹如被车撞到一样,直接朝后飞了出去。张兵撞烂身后的椅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吐了一口血。

坐在地上的张兵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司徒轩结巴的说道:“你,你好大的胆子,敢打我,你这是在袭警。”

“打你?我TM还要弄死你呢。”说完司徒轩便冲上去对着躺在地上的张兵一顿猛踹。

“啪”

贺年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看向门口站着的两名警察说道:“你们两看戏呢?还不赶紧拉开。”

听了贺年的话,两名警察连忙上去拉开司徒轩,可是他们根本拉不住已经打红眼的的司徒轩。

看到这个情况的贺年大声的呵斥道:“司徒轩,你给我住手,你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嘛?”

贺年的呵斥明显起到了作用,司徒轩这才停手,任凭两名警察把他拉到一边。而满脸是血的张兵也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狠狠盯着司徒轩,眼里满满的怒意。

指着司徒轩问道:“司徒轩,你为什么打我,贺局,你也看到了,他竟然袭警。”

司徒轩双眼通红,吼道:“你说我为什么打你,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为什么。”

张兵颤抖的说道:“他们持枪拒捕,我当然得做出反抗了。”

“放屁,他们持枪拒捕,如果他们要是真的持枪拒捕,就凭你这个熊样能灭得了他们?”司徒轩继续吼道。

听了司徒轩的话,张兵看向一旁的贺年说道:“贺局,你看看他这说的是什么话,他明显是瞧不起我们警察。”

而贺年也轻轻咳了一下说道:“司徒轩,注意你的用词。”

司徒轩也看向贺年说道:“贺局,不是我司徒轩胡搅蛮缠,实在是这个张兵在这里胡搅蛮缠,我和章晴已经都和老狼说好了,老狼也已经表示了会全力的配合我们,只要我们手拿着老狼的信物,老狼的那帮人就会缴械投降。”

听了司徒轩的话,贺年看向一旁的张兵,严厉的问道:“司徒轩说的是真的么?”

张兵目光躲闪,结巴的说道:“什,什么信物,我根本没见到。”

司徒轩一眼就看出张兵在胡说八道,他吼道:“你还胡说,还胡说是么?”说完便要继续动手,他身后的两名警察连忙拉住司徒轩的手。

“好了,别闹了。”贺年不耐烦的说道,贺年当了这么多年警察,他当然也看出张兵是在说谎,只是,就算张兵在说谎也没有办法,他准不能为了那帮亡命徒而处置张兵吧。

“司徒轩,事情竟然已经这样了,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张队长为那帮亡命徒偿命吧。”贺年说道。

司徒轩看了看态度明朗的贺年,又看向一旁的张兵说道:“张兵,你就是个笨蛋,二货,就你这个样子还能当警察,真是可笑。”

张兵被司徒轩突如其来的骂搞得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而一旁的贺年也同样如此,他疑惑的看向司徒轩。

司徒轩继续说道:“你确定你把他们已经全部劫灭了吗?你确定他们没有留后手,你确定他们没有在商场做好准备?你这样在没有弄清楚情况的情况下,就贸然出手,万一他们还有什么后手,得有多少无辜的生命为此丧命,你想过没有?”

张兵被司徒轩骂的站在那里顿时哑口无言。

而贺年心里却越听越惊,是啊,万一那帮人再留个后手,再弄出个大动作,他这个警察局长也就到头了。

贺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司徒轩说的没错,张队长,你的确是考虑不周啊。”

“明白明白。”张兵笑着说道,可心里却恨透了司徒轩。“司徒轩,咱们走着瞧。”

而贺年看向司徒轩笑着问道:“司徒轩,但是事儿已经出了,你看还有没有挽救的办法呢?”

司徒轩笑了笑,指向张兵说道:“当然有解决的办法,那就是把他交出去。”

“你,你说什么?你脑子进水了把,把我交给内些亡命徒。”张兵一脸的惊讶,颤抖的说道。

贺年也在一旁附和道:“没错,把我们的警员交出去向内些亡命徒妥协确实是有点儿说不过去,坚决不行。”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司徒轩嘴上说道,可是心里恨透了这个张兵,他也实在没有脸面去见老狼了,司徒轩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会杀掉张兵给老狼和那帮兄弟一个交代。可是现在还不到时候,他不想引起轰动。

而张兵的心里也是恨透了司徒轩,不仅抢走自己心爱的女人如今还让自己在局长和伙计面前这么难堪,他心里也暗暗发誓一定会让司徒轩不得好死。

司徒轩和张兵就这样互相死死盯着对方,眼里满是怒火。

贺年看着如今水火不容的两人也是十分无奈,一个是省厅的厅长的儿子,一个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后台但是能让省检察局的局长亲自出马的人,想想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贺年摇了摇头说道:“好了,孙剑飞马上就回来了,这件事就交给他来处理吧,你们先出去吧。”说完摆了摆手,示意那两名警察把司徒轩先带下去。

司徒轩虽然心里怒意难平,但是在贺年面前他也实在不想闹得太大,见贺年也说了话,司徒轩便不再说什么,只能暂时妥协。

见司徒轩和两名警察走出了房间,张兵一脸的不服,看着贺年说道:“贺局,那他打我这是就这么算了?”

贺年无奈的说道:“张队长,我贺年干了30多年的警察,做了十几年的局长,一直都是兢兢业业,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稍微不慎那就是万丈深渊啊,我再有几年就退休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想多问,至于这件事司徒轩虽然有点儿冲动,但是你也有不对的地方不是么?司徒轩已经和那个叫老狼的说好了,你如今却把司徒轩抓起来自己私自处理了这件事,他那边的确也不好向老狼交代。”

“我们是警察,要向一个犯人交代什么?再说了,我堂堂一个刑警队的队长,就这样让他胖揍了一顿却不吱声,以后我还怎么带队伍。”张兵几乎是吼出来的。

贺年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好了张队长,我知道你有靠山,谁都不怕,但是就凭刚刚省检察局局长那通电话你应该也能想到司徒轩也不是怕事的人,如果你把这件事闹大了,上头查下来你敢肯定你能全身而退?那可是五十多条生命啊。”

见张兵低头不语,贺年叹了口气说道:“好了,你先下去吧,我给你放几天假回去好好养伤,实在不行我想办法把你调到省里去工作,另外,司徒轩是你抓得,所以他这件事还得你来处理,至于这么处理我刚刚也跟你说过了。”

张兵见贺年有意偏袒司徒轩也不便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开门走了出去。的确,在贺年的心里虽然知道省厅的人不好惹但是跟检查局的人更加难搞,事到如今他也只能选检查局这根旗了。

出了办公室的张兵,一脸的怒意,他完全没有把贺年的话放在心上,恶狠狠地说道:“老东西,要不是看在你和我老子有些交情非得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司徒轩,咱们走着瞧,看看到底谁玩得过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