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15《阿努比斯》II(后篇)
  • 维度之间
  • 得了吧
  • 6319字
  • 2021-05-27 02:15:04

八点钟的伊利斯听到了十点钟赛特的询问冷笑着站了起来。

众神都有些害怕,站起来就代表着可能要投票了。

伊西斯的笑声回荡在整个房间内,笑声变得越发恐怖和瘆人。

整个房间此时只能听到伊西斯的笑声,伊西斯激动的开口道:“没必要隐瞒,因为真的值得开心。作为生育和婚姻之神,我每天都跟人类打交道。我看着人类出生到死亡,遇到好的人生我会为其高兴,坏的人生我会为其苦恼。成为奴隶我会为其不止,生命死亡我也会难受伤心。但这一切在太阳神面前我都不敢表达,他现在死了我真的很开心,非常开心!可以展露真正的自己了。甚至你们这些神一个个被神罚的时候我都会开心,因为你们手里都握有多少人类的生命?你们都是残忍的!”

伊西斯用手指从自己的右边开始划过每个人,七点钟的法老、六点钟的阿努比斯、四点钟的盖布最后停到了自己左侧十点钟的赛特身上。

路桥反应过来,当时巨石压在奴隶的身上压断了腿,阿努比斯所做的只是简单救治,失败后取下心脏回收。当然这只是阿努比斯的工作,但确实这也的工作少了怜悯。

“露馅了吧?你这个叛徒。我对八号伊西斯进行公投!”赛特大喊道声音格外地紧张,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机会般。

伊西斯没有说话放下了手,摆了摆手双手做出无所谓的样子:“说了那么多,但叛徒真不是我,虽然我很开心但真不是我。我甚至希望叛徒能跟我多聊聊,说不定我们能成为伙伴。”

赛特的投票,此时却没有一个人将手举起来。

场面一度的尴尬,赛特受不了这种紧张开口道:“你们为什么不举手?”

“只剩下五个人了,没有铁证的情况下不能再随便乱来了。”阿努比斯解释道。

盖布点着脑袋:“我认同阿努比斯的想法,人这样少下去对我们很不利。”

赛特指着伊西斯:“她都承认她想帮助人类了,这还不算是铁证是什么?你们相信她是正常的?我能不能认为这是叛徒对同伴的包庇?”

“赛特,我希望你冷静点。你也发现了对吧?你喜欢看别人拌嘴和争吵,当自己陷入其中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是不是特别地无助?如果现在伊西斯跟你对投,我们能做到把你们两个都投出去吗?”阿努比斯询问道。

赛特此时放下了手:“那么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这样一直耗着吧?”

“肯定不能一直耗着,因为我们没有时间。”法老冷笑着。

“什么意思?”赛特看向法老。

法老凭空抓出一面铜镜摆在身前,铜镜像显示器一样出现了画面。

下方的奴隶们起义了,铜镜展示着奴隶们的动静。

整个皇宫已经被占领,原本看守奴隶的监工们此时反而都被绑住了双手。敢反抗的被利刃贯胸,皇宫已经失守了。

法老开口道:“按照他们的速度,我们必须尽快找出叛徒。只有找出真正的叛徒,让秩序全部回归之后。我们才能让继承者重新继承神位夺回控制权,否则这个叛徒就是人类的主心骨,人类把握着信念将永远不会妥协。我现在只想说一个事情,就是如同路桥所说,把银水转化为金水。如同阿努比斯,作为金水永远不会是叛徒。我们依照这个金水定律,把所有无法证明自己的神明挨个投票神罚,就能找出判断不是吗?”

“说得容易,谁又能像阿努比斯拿出真正的金水认证自己?”赛特不解地说。

法老此时站了起来:“我法老可以!我的神位是世袭的,子子孙孙一直可以继承我的神位,也就意味着我法老作为神可以一直统治人类,当然说了那么多还是我之前的话语,我为什么要打破我自己的统治帮助人类。你们能认下这一点,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也是金水。”

众神愣了几秒,但也陆陆续续地点着脑袋。

“我就当大家认同我的说法了,那么就像我这样,把你们的金水发言都说出来。我们就从没有的,和有漏洞的人里面进行神罚投票。”法老说完指向了四点钟盖布。

四点钟的盖布站了起来:“我没有那么金水的说法,我只能说我不想死,作为大地之神的我其实算得上是绝对中立。不管是神还是人类占领这个世界其实都不影响我的职位,但人类如果占领了世界显然我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所以我绝对不会帮助人类,这一点你们能认可吗?”

众人开始点头,法老却摇着脑袋:“很牵强,但我能接受。你牵强的点在人类如果和你搭上了线,那么你就不用死了。你在你的寿命到头之前,都能安稳地当你的大地之神。”

原本觉得自己说得不错的盖布,一下子表情就失落了下来。

“行吧,下一个。赛特,你呢?”法老询问道,此时镜子里人类已经占领了二层的位置,还在不断向上。

十点钟的赛特站了起来:“我战争之神,确实觉得战争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如今繁荣昌盛我确实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按照法老的说法,如果我和人类结盟确实

还能作为战争之神不死,所以我明白我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金水。但我肯定不是叛徒,否则我会推翻法老的说法一个个把你干掉不是吗?”

克苏鲁此时点着脑袋,对赛特深信不疑。但大多数都持反对态度,确实存在疑点所以没办法给予金水。

伊西斯此时反而来了脾气:“我跟人类最近,没什么好说的。甚至我都表明立场了,人类能弑神我会为他们高兴。那么多年了,我现在反而不介意死在人类手里了。”

伊西斯破罐子破摔了,法老开口道:“如果大家没有意见,那么从八点钟伊西斯开始投票。之后是十点钟的赛特,然后是四点钟的盖布,最后轮到我和阿努比斯可以吗?只要能确定我们两个金水没有问题,那么就一定能把叛徒抓出来。一个个按顺序,直到灯转为绿色,这应该是我们唯一的办法了对吧?”

镜子内,人群到了四层。

众神无奈只能点头,法老开口道:“我对八号伊西斯发起投票。”

众人不情愿举起了手,五比零,连伊西斯自己都举起了手。

此时的伊西斯冷笑着:“终究没办法死在人类手里,但叛徒绝不是我。”

身体化为灰烬,灵魂开始燃烧。

火苗还是蓝色,投票还要继续。

法老此时也一脸无奈地指着风暴之神赛特:“那么她说真话了,真实没办法,接下来是对赛特的公投。”

赛特有一点激动,但看见法老指着自己还是叹了一口气。

路桥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总不知道哪里有问题。

路桥抽出了心之钥,阿努比斯看见了开口道:“路桥,那玩意对神明没用。”

“没用吗?”路桥无奈地想要放回去,但想到了什么询问道:“你跟我再说说这玩意什么功能来着?”

“你们在聊什么有的没的,阿努比斯,你该举手了!”法老提醒道。

镜子内,人群到了六层。

阿努比斯举起了手,三比一。

赛特长叹了一口气:“作为战争之神我居然不是死于战争,而是死于内斗?多讽刺啊!”

赛特化为灰烬,漂浮的灵魂继续燃烧。

阿努比斯抽空开口道:“可以剖析心脏,但没办法把神明定住。也没办法对神明做任何事情,只有观测的权利。”

“能看出是否说谎吗?”路桥询问道。

阿努比斯愣了两秒:“如果能看见见就只能靠你主观判断了,看不见的话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等等,阿努比斯。这玩意能不能做到化验DNA?”路桥抓着心之钥询问道。

阿努比斯愣了两秒,摇着脑袋。

路桥有些失望,但总感觉事情不对劲。

火苗依然是蓝色的,法老无奈地指向盖布:“不要再交头接耳了,我对盖布发起公投,阿努比斯举手吧。我想我们一家把叛徒揪出来了,就是你这个嘴上爱好平衡的盖布,你的平衡终究倾斜向了人类。”

镜子内,人群到了八层。

而路桥等人所在的九层的大门出现了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声。

法老再度开口道:“没时间了,人类就要闯进来了。阿努比斯你还在犹豫什么?”

阿努比斯犹豫地看着路桥询问道:“我能举手吗?”

盖布摇着脑袋:“不是我!真不是我。等等?难不成真的是我的公平纵容了这群人类。”

“是的,你可能是潜意识里帮助了人类,所以把你神罚一切就会好起来。”法老大喊道。

又是一次有力的撞击,大门的挡板碎开了。大门被打开了,奴隶们成群结队地涌入其中。

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武器,嘴里怒吼着:“你们完蛋了!我们不怕面对死亡。我们的新神会复活我们!”

路桥看见了冲进来的人群,进来的人类身高都十分伟岸。

因为自己加上克苏鲁和玛格丽特被缩小了,这个大小克苏鲁这样的神明估计也很难是那么多人类的对手。

此时的克苏鲁已经将四肢乃至半个脑袋都缩入了黑袍内,而路桥看见了冲进来的人群,带头的老妇和身旁的男人有些面熟。

看着法老开口道:“我知道是谁是叛徒了,不是盖布!”

此话一出众人都看向了路桥,路桥看向法老开口道:“法老是你对吧?你最清楚不是盖布了。”

法老愣了两秒:“好笑,你说不是盖布?又是阿努比斯?难不成你想说是我?我和阿努比斯是全场唯一的两个金水,为什么是我?”

玛格丽特和克苏鲁此时也看向了路桥,阿努比斯开口道:“你确定你没自相矛盾吗?”

盖布不解地说:“你之前跟太阳神说阿努比斯是金水,所以太阳神错了。现在你质疑法老的金水?这是为什么?有问题的人确实应该是我,我确实作为平衡没有跟其他神明一样齐心。”

法老开口道:“阿努比斯,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把手举起来。相信我,把盖布投出去我们就赢了。”

路桥询问道:“阿努比斯,揪出叛徒后,两个神明能干掉现在反叛的人类吗?”

“有希望,但更多可能性是会战死。其实到了这个局面,也已经是众矢之的了。”阿努比斯解释道。

路桥看向法老开口道:“我承认你赢了,法老你赢了。”

“路桥,你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就认定我是叛徒?作为一个世袭的神明,我为什么要跟人类合作?”法老不解的询问道。

“因为法老的金水是假的,法老是世袭没错。但我想现在获得神位的法老早就不是当年世袭的那一位了吧?你应该不是法老的血脉或者血脉不纯,我没想错的话,带头闯进来的并不是想弑神的人类,而是想知道你是否还活着,对你十分担心的父母。带头拿着旗帜的那个老妇人就是你的母亲吧?她身后搀扶的就是你的亲生父亲?”路桥说着心之钥指向了远处两个人。

此时的路桥只有正常人十六比一的大小,看起来像个手办。心之钥更像是一根牙签,但还是发挥了效果。

路桥控制着两位老人从队伍中走了出来,放下了旗帜站在原地目光呆滞望向众人。

混在队伍中时确实不是那么好辨认,从队伍中出来之后两位老人的长相几乎跟法老有七八成相似。

“我父母?你觉得是就是吧,两个人类而已,要不你杀了看我什么反应?”法老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但还是把话语说了出来。

路桥收起了心之钥,松开了两位老人开口:“确实,法老你作为他们的神只要还活着,他们就能够复活。所以你就算是心里有事情也不会表现出来,但如果现在我让盖布和阿努比斯将你神罚,二比一将你投票出去,你的人类父母亲能接受吗?到时候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神明了,他们也少了你这个儿子!”

此话一出,两位老人显然是听懂了什么连忙跪下开始膜拜磕头。

老妇开口道:“其实,我是上一世法老克利奥帕特拉六世的女人,但法老娶我的时候年事已高根本无法生育,我只能想一个歪主意,那就是和外人生下一个男孩补上,但我身边只有一个仆人作为奴隶在我身边服侍,所以荒唐的事情还是办出来了,孩子出生之后确实是个男孩,我谎称那是上一代法老的孩子,我在担心世袭神格的时候居然成功了,我才明白所谓的世袭神格也不过是历代法老的一己私欲。”

老人扶起老妇:“就这样我们成功了,帕特拉诞生了,并在我们的期盼下成为了法老。但神明毕竟是神明,谁能想到神明的父亲只是一个低等的奴隶,而母亲虽然是贵族但也因为没有神位会逐渐衰老。帕特拉不想我一辈子是个奴隶,更不想自己的母亲衰老死去。所以他才执行了这个计划,干掉所有的神然后重新建立神位。”

“爸妈,你们现在说这个有意义吗?路桥!没有你和阿努比斯在这里,我已经赢了。我甚至能说服盖布自杀,但可惜你们终究还是冒出来了。但没事,我可以选择同归于尽,这个世界上可以没有神明。没有神明的世界,至少人类不会被奴役不是吗?”法老有些激动,一柄黄金权杖出现。

路桥开口道:“等等,其实闹成现在这样没必要再两败俱伤了不是吗?只要你答应放盖布和阿努比斯还有我们离开,这次就算你赢了如何法老?这个世界不可能没有奴役,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现在有双赢的局面,为什么不去选择?”

法老看着路桥金色的面具遮盖了面庞:“放你们离开?看见那盏灯了吗?蓝色的,如果我能把你们都干掉,灯也就能变成绿色。我就能让我的人继承神位,这才是真正的胜利。无法统一目标,那么神或者也没意义。”

路桥询问道:“如果盖布和阿努比斯离开这个维度,灯会绿吗?”

阿努比斯点着脑袋:“对啊,可以去维度之间。”

盖布不太明白:“什么是维度之间?”

“别问了,等去了就带你研究。”路桥有些无奈的让盖布闭嘴。

法老愣了几秒,看向了自己的父母:“这样可以吗?放他们离开?”

父母自然点着脑袋同意这样的决定,老妇开口道:“我们不想你死,如果可以和平解决为什么不呢?”

法老长出了一口气:“我赢了吧?或者双赢?”

路桥点着脑袋:“你赢了,阿努比斯开启维度之间吧。我们带上盖布,只可惜阿努比斯这一次回去之后就不是房主了,也会变成玩家。但总比大家都死在这里强不是吗?”

众人点着脑袋,路桥看向法老:“给你一个忠告,在我们的世界古埃及已经灭亡了,神明也都不存在了。你可以认为这一次没有我们你是完全的胜利,但反过来说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变数摧毁你的世界不是吗?对心理的奴役,比对身体的奴役更加残酷。”

克苏鲁掀开了自己的黑袍子,里面是一个小小的次元裂缝。

克苏鲁笑着将次元裂缝拖到空中:“我早打算溜了,只要断掉四肢留下一个脑袋我就可以钻会维度之间,但现在阿努比斯快点接上我们走。”

阿努比斯也画出了一个大圆,巨大的次元裂缝和迷你的一衔接瞬间完美融合。

维度之间被打开,熟悉的酒馆出现在路桥面前。

阿努比斯抓着路桥等人跳跃其中,盖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跟了上去。

(后记)

维度之间内,众人恢复了正常大小。

“路桥,朋友!谢谢你救了我,但从此以后我就没家了。”阿努比斯看着身后古埃及的维度伸手做了个捏碎的动作。

能看见裂缝开始崩塌,就好像一面镜子被完全摔碎。

碎掉的次元碎片开始向周边延伸,路桥可以看见维度坍塌的瞬间远处圆桌之上的蓝火蜡烛真的转为了绿色。

因为只剩下了法老,所以神的意志再一次统一了。

阿努比斯捡回了一条命,但这里本来是阿努比斯和克苏鲁共同建造的维度之间也成了克苏鲁独自持有。

盖布询问道:“这里就是维度之间?看样子是个不错的地方。”

“让我们欢迎新朋友,做个自我介绍吧。”克苏鲁指着盖布。

盖布尴尬的笑着:“大地之神盖布,大家都认识了。其实我隐瞒了一个事情,战争之神赛特和婚姻女神伊西斯是我的儿子和女儿,我确实像个天平不像任何一方倾斜,但也是听了女儿伊西斯的话语,我才觉得是我冥冥之中帮助了人类。没想到是法老,差一点铸成大错。”

“你们古埃及的神够乱的呀。”路桥吐槽道。

“本就是神位继承,到我死后神位给下一个人类继承,那么这个亲情的关系也就不存在了。非要说亲情的话,那么上一任的风与空气之神还是我的父亲,但其实成为神明之后我们也不清楚亲情和神位哪个更重要了。其实我还挺羡慕舒一家三口的,可以死在一起。”盖布平淡的解释道。

“一个喜欢正常战争的儿子、一个优柔寡断的女儿,也难为你了。”路桥看到这里才发现盖布的眼角有着一滴泪,说是不难过但还是哭了。

克苏鲁挥舞着触手笑着:“好了,好了。难得糊涂,活着不比死了好?不开心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剩下的事情也不要多想了。捡回一条命不容易,不如及时行乐。”

克苏鲁走到了吧台,一阵捣鼓之后四个大杯啤酒出现,大杯之上还摆着四个装有棕黑色酒精的小杯。

克苏鲁用触手触碰了其中一个,四个杯子按顺序栽倒下去。

路桥反应过来笑着:“深水炸弹!你这是想让我们一醉方休啊。”

阿努比斯没有多想,抓起一杯学着克苏鲁一饮而尽。

路桥也是一样,直接一口口喝了个底朝天。

醉醺醺的感觉立刻就上来了,盖布还在不解询问:“对了,现在这是干什么?还有什么是维度之间?”

克苏鲁用章鱼触手拉住了盖布逼着喝下深水炸弹,并且念叨着:“什么是维度之间?什么是维度之间?要想知道什么是维度之间的话,我现在就带你研究。”

连人形的玛格丽特也拿起喝了一杯。

“机器也能喝酒?”路桥询问道。

“不能,但我能解析味道上传数据进行效果模拟并展现。能让我像真喝了酒一样,作出相应的调整。”玛格丽特义正言辞的解释道。

随后路桥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吧台之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