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14《阿努比斯》II(中篇)

  • 维度之间
  • 得了吧
  • 4259字
  • 2021-05-05 13:02:03

这是路桥等人第一次看见神罚,也是第三个神明的死亡了。

空出来的位置是五点钟、九点钟和十一点钟。

而此时十二点钟的太阳神依然站着再度徐问道:“法老、阿努比斯和盖布你们为什么不投票,难不成你们和奥西里斯一样也是叛徒?”

法老看着太阳神激动地说:“您是至高神,您的旨意我们自然不能违背。但你想过没有,就好像路桥之前说的那样。没人能排除您的嫌疑,如果您是叛徒带队把我们一个个投出去的话,我们是不是连机会都没有?”

“大胆!那你说说如果我是叛徒帮助人类,我是为了什么?”太阳神气愤地说。

“您可能不是叛徒,毕竟您在神位之上。但我们不是也看见了您为了一己私欲动手投掉了奥西里斯了不是吗?会不会因为我的顶撞,下一个要神罚的就是我呢?”法老说完站起了身。

此时的法老没有发动投票,因为知道赢不了。如果投了太阳神,反而自己会完蛋,但显然也坐不住了。

阿努比斯此时开口道:“冷静一下,让我说一下我的想法吧?我不投票是我觉得,反而一直跟着投票的人才可能有大问题。毕竟谁都不想死对吧?一个叛徒要面对九个神明,所以他反而希望除了他以外的其他神明死得越多越好。所以我反而觉得,不举手的法老、我和盖布反而是安全的一方。”

盖布点着脑袋:“我认同阿努比斯的说法,我本来是想举手的。但看场面上票数已经够了,所以就没有举起来。我是向着您的太阳神,大地永远屈服于您。”

盖布虽然认同阿努比斯的说法,但显然这一刻还是怂了。

太阳神见没办法从盖布身上出气,此时只能把怒火撒在了法老和阿努比斯:“我现在发起对法老和阿努比斯的公投!神位的意识显然是相同的,正因为你们这些继承神位的人格有自己的思想才会出现偏差,我现在选择宁杀错勿放过。”

阿努比斯激动的大喊:“等等!如果我是叛徒为什么我还要来汇报?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法老冷笑着:“您也不是因为这种人格思想,现在才开始对我们进行惩罚吗?现在不就是太阳神你的一己私欲而已,若不是盖布认怂怕是这一次一下就神罚三个。我只是好奇和可悲,剩下的人太阳神你想好说法了吗?全部干掉的说法?”

此时的场面之上反而没人举手了,众人此时开始思考。毕竟阿努比斯此时唯一被路桥认定了没有问题的人,可太阳神又是神位最高者权利无法撼动。

“你们为什么不举手?”太阳神询问道。

路桥此时也站了起来:“太阳神,麻烦您说一下您不可能帮助人类的原因。您现在的身份就像是警长,在带动大家进行归票。阿努比斯更像是金水,全场身份最高。您一个警长带头要把金水带走,这确实不合理。您作为警长如果是叛徒的话,那么大家都必输无疑不是吗?”

“什么警长和金水?”太阳神一脸的迷惑。

“因为狼人杀是一个逻辑游戏,好人要揪出坏人,坏人想干掉好人。好人不可能让自己平白无故死,坏人也不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有逻辑可以寻找。警长是狼人杀中的术语,是起到带头作用的人,就是您现在所干的事情。我重点解释一下金水和银水吧,金水是铁证,银水本该是游戏里女巫救过的人,但我们这里没有女巫,我就理解成发言相对没问题。如果说众神自证清白的话语没有疑点,那么可以认为是银水。”路桥解释道。

阿努比斯反应过来:“我是银水还是金水?”

“你是金水,否则你没必要坐在这里。大家描述自己跟人类关系的时候我就当大家都说了很好的银水发言,但银水只是表明这位是神明的话语到此为止没有被发现漏洞,并不能说明真的没事,比说故意说谎和遗漏关键因素也能制造银水效果。所以能完全证明神明的行为动机构不成叛徒的就是金水,就像是阿努比斯。太阳神您认可我作为见证人的同时,你就必须认可阿努比斯的金水身份。因为我跟阿努比斯差一点就提前一步死在人类之手了,如果阿努比斯真是人类的叛徒那么这一幕不会发生,并且阿努比斯是人类叛徒在外面那么安全也没必要回来报信不是吗?”路桥解释道。

“所以这个金水就是认定的好人身份了?全场也就只有阿努比斯一人?”两点钟的雨水之神泰芙努特询问道。

太阳神愣了几秒收回了手:“我冲动了,你说的确实有道理。这一点无可厚非,可这样思路不是一下子断掉了吗?”

“恰恰相反,我想说一件事情。新手玩狼人杀容易犯一个错误,那就是边缘化自己。毕竟作为狼人需要隐藏身份,这个叛徒也是。到此为止,我看过场上最活跃的是十二号的您,三号提意见的盖布、六号大胆直言的阿努比斯和七号非常不满的法老。叛徒正常情况下不可能那么活跃对吧?所以我反而觉得其他不爱说话的会有问题,但在这之前,您先说说您不会帮助人类的原因吧?请不要再用‘我作为太阳神是至高的存在,推翻自己这样的蠢事不可能发生。’和‘那你说说如果我是叛徒帮助人类,我是为了什么?’这样的话语了。”路桥此时作为仲裁的见证人显然要把局面拉平。

路桥知道自己能做的是什么,不能让天平朝着任何一个方向一边倒。因为路桥不知道谁是叛徒,过分向谁倾斜都可能会让叛徒得逞。

太阳神开口道:“我……”

四点钟的天空之神努特此时站了起来:“我发起对十二号太阳神的投票!”

众神全部惊讶了,连同路桥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此时的四点钟的天空女神努特开口道:“拉,我知道你的秘密。太阳神不止一位,而是有三位!作为天空之神我知道这个秘密。太阳神分三个阶段出现在世界统治众神明。分别是清晨太阳神凯布利(Khepri)、正午太阳神拉(Ra)也就是你,之后还有黄昏太阳神阿图姆(Atum)。”

“太阳神有三个?”伊西斯惊讶的开口。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哪怕你是天空之神也不可能会知道。等等!舒是你对吧?”太阳神看向了一点钟方向的风雨空气之神舒。

舒被发现之后站了起来:“我发现这个秘密也是在最近。这里的早晨、正午和黄昏并不是一天的太阳变化,而是代表整个历史的演变!你的神位比起人类之神法老的神位还要特殊一些,法老是世袭。而你是三位一体!一个神位需要三具人类身体支撑,古埃及开创之初凯布利统治世界,老了之后进入古埃及发展期你上位了,如今古埃及繁荣强盛,那么很快年轻的阿图姆就会接管你的位置,用年轻的身体享受古埃及的成功。你是不想阿图姆接管所以想出了让人类反叛弑神,这样就可以把一切打回原状,你将继续以你合理的把持地位。”

路桥反应过来开口道:“我们世界埃及有一个谜题:什么动物,早上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三条腿?这里面说的是人,出生爬行、成年直立、老了拄拐杖。这个故事的早中晚也应征了太阳神三位操控的三个时期对吧?”

路桥几乎是话语刚说完,一点钟的舒和二点钟的泰芙努特两位神明立刻举起了手。

加上四点钟的天空之神,一下子就占据了三票。

“真想不到居然是你们一家人?叛徒!”太阳神惊讶的大喊道。

路桥不解太阳神为什么会说一家人?

法老冷笑着:“不管谁是叛徒,拉你下水的机会怎么少得了我?刚刚开始你要把我票出去,如果这一次放过你怕是我们都要遭殃,盖布和阿努比斯,你们也知道该怎么选了吧?”

盖布此时也害怕报复,自然举起了手。

众神陆陆续续开始举手,最后一位阿努比斯此时犹豫再三也举起了手。

8比1,谁都想不到太阳神一次会吃到八票。

太阳神眼神瞬间犀利起来:“这事情不怪你们,希望你们活下来的神明以后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努特,我会诅咒你!并诅咒你的家人!”

太阳神说完瞬间四肢僵直向外伸展,下一秒整个身体爆裂开灵魂向上漂浮之后熊熊燃烧。

蜡烛还是蓝色,此时的四点钟方向的天空之神努特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一脸的难受表情。

“我……我被诅咒了。好热,好烫!妈妈,给我一些水!给我水!爸爸救我,爸爸用风吹我!”努特还没有来得及说些其他的,整个人开始变得枯黄起来。

作为雨神之神的泰芙努特头顶出现一片雨云,但显然没来得及。

一号的天空之神舒此时也围了过来,脱掉了上衣的舒和泰芙努特围住了努特并用狂风吹袭三人的身体。

雨云的细雨和强风将三人包围在一起,但很快一股奇怪的热气和烧焦味从他们身上发出。

几秒钟不到,风和雨云全部都停止了。

三具被太阳晒干的尸体依偎在一起,路桥反应过来询问道:“他们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诅咒家人?难不成他们是一家人。”

爸爸妈妈?是一号和二号。二号的泰芙努特和努特同名?古埃及是母系社会?诅咒家人?路桥脑海里这些词汇结合在一起。

盖布开口道“是的,风和空气之神舒与雨水女神泰努特结合生下了天空女神努特,他们是一家人本该效忠太阳之神。但谁能知道努特说出了太阳神的秘密,结果被诅咒甚至害死了他们一家。蜡烛呢?”

此时的蜡烛还是蓝色,并没有因此变绿。

路桥摸着自身身上,害怕太阳神也诅咒到了自己尴尬的开口“太阳神没想到是一张枪牌,还一口气带走了三人,一家人连锅端了。十二号的太阳神被神罚,诅咒一同带走了一号、二号、四号。”

众人陷入了沉默,没人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

“现在还剩下五位,灯还是蓝色的。意味着叛徒还在你们当中对吧?如果叛徒的数量大于神明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好演下去了不是吗?不如公开了吧,接下来比实力?”克苏鲁此时袍子下面窜动着,想着保命的方法。

克苏鲁的试探,此时没人开口。

路桥看了一眼克苏鲁:“你激叛徒的办法很差劲,但也算是一种好的尝试了吧。现在还没有动手,那就代表如果真的有叛徒也应该是两个以下对吧?那么就是五选二了,只要控制好局面还是有机会的。”

玛格丽特开口道:“突发状况我无法计算,但如今我的计算下,叛徒的成功率高达63%。”

这个比例确实夸张,当然也因为一下子死了四个导致的。

所有人都开始犹豫不决,神明们不再沟通。

场面陷入了僵局,没人再敢开口质疑他人。因为害怕死亡的同时,也害怕自己出头会导致自己被标记为下一个目标。

克苏鲁将五位的主观性格摆到了路桥面前,路桥则端详着五位的性格侧写:

三点钟大地之神盖布,公平,按照理据分析事情。

六点钟死亡之神阿努比斯,朋友,绝对不会有问题。

七点钟人类之神法老,高傲,自大,脾气还不小,喜欢落井下石。

八点钟生命、魔法、婚姻和生育女神伊西斯,优柔寡断。

十点钟战争、沙漠、风暴之神赛特,真性情。

显然留下来的神明除了三号外,都有一定的性格问题。特别是十号,什么叫真性情?路桥看向了克苏鲁,怕是因为喜欢看见他人拌嘴争吵的十号跟克苏鲁兴趣臭味相投了才会给出这样的高评价。

此时的路桥拍了拍玛格丽特,玛格丽特睁开了眼睛看向了路桥:“路桥,我在脑海里进行了每一帧画面的计算。得出了以下结论,每当有神被神罚的时候,八点钟的伊西斯都会微微窃喜。而太阳神和舒一家、还有法老与盖布争吵的时候十点钟的赛特都会不自觉揉搓双手。”

玛格丽特投射出两个投影,分别是伊西斯的笑和赛特的小动作。

赛特连忙开口道:“我说了我喜欢争吵、暴力和战争,所以看见这样的场面我会控制不住地激动,有问题吗?”

“如果你单纯为了看见战争,就想看看人类怎么弑神呢?”伊西斯反驳道。

“你有资格说我吗?你先解释一下你笑什么把!”赛特回怼伊西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