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13《阿努比斯》II(前篇)
  • 维度之间
  • 得了吧
  • 5747字
  • 2021-05-02 16:40:31

【作者画外音:阅读前可先翻阅《维度之间-阿努比斯篇》,以免文中内容生疏,见谅。】

三个人落地阿努比斯所在维度的古埃及,一片黑暗的空间伸手不见五指。

没有光,所以路桥几乎是什么都看不见。

“克苏鲁?玛格丽特?”路桥连续喊了两个人的名字。

“路桥,有我。”一束白光从身旁射出照亮周围,正是玛格丽特伸出了手。

玛格丽特的手掌此时犹如探照灯,而克苏鲁触手之上的蓝斑也像夜光章鱼的品种一样散发着蓝色的荧光。

两个人在黑暗中非常明显,路桥也想到了什么摸着口袋。初中的时候自己有一部诺基亚的手机,此时屏幕也发出了微弱的白光。

此时周围一根根蜡烛亮了起来,围绕着三人形成了一个圈。

路桥看见了点燃的蜡烛,此时就像是一座高楼那般高大。

克苏鲁着急的想要打开次元裂缝离开回到维度之间,裂缝瞬间碎裂。

克苏鲁反应过来:“糟了,我们被埋伏了。我过来的次元裂缝被动了手脚,我们并没有等比例地进入这个维度,被缩小了整整16比1,这样的话我的神力会被大打折扣,看样子是我们被针对了,我现在开启的新裂缝立刻被打碎了。”

周围的灯光完全亮起,路桥三人才反应过来自己此时站在一张巨大的圆桌之上。

很奇怪的蜡烛,居然亮着蓝火。

围绕这圆桌有着许多的人,一个威严的声音开口道:“我是太阳神,你们是谁?”

克苏鲁开口道:“无意冒犯,我们来找阿努比斯的。我们是他的朋友,因为见不到他所以我们就过来了。如果我们造成了困扰,我们可以马上离开,聊表诚意我可以留下我的手臂作为赔礼。”

克苏鲁说完,从袍子内甩出了一只章鱼触手。

“你这是认栽了吗?学壁虎断尾求生?”路桥询问道。

克苏鲁没好气地转过头:“要死了,你还好意思吐槽。你之前不是来过吗?你知道礼节吗?赶快按照礼节赔礼!”

路桥点着脑袋,想起了那些奴隶。立刻跪倒在地,以头抢地。

克苏鲁和玛格丽特几乎也是入乡随俗,学者路桥对着正襟危坐的太阳神进行跪拜。

“阿努比斯,你说说他们是谁。”太阳神询问道。

此时的路桥才发现,自己三个人的身后就是巨大的阿努比斯此时低着脑袋:“他们是我的朋友,我约定了见面的时间但我违约了,他们应该是来找我的。”

“他们有牵扯到我们的维度吗?”太阳神再度询问道。

阿努比斯摇着脑袋:“没有,当然我知道有叛变这个事情,就是这位路桥告诉我的,所以算起来,他们帮助过我们。”

“原来是这样,那就是我们的朋友了,你们做一下自我介绍吧。”太阳神抿了抿手指,三个等比例缩小的椅子出现在路桥面前。

路桥看着眼前的椅子,不慌不忙地坐下自我介绍:“地球的人类,路桥。”

克苏鲁将自己扔在地上的触手捡了回来也坐下:“伟大的克苏鲁,沉睡之神。”

玛格丽特此时也坐到了椅子上,非常优雅地翘起了二郎腿:“第63代人工智能,玛格丽特。”

“三位,这里是王城的最高处,我们是古埃及十二至高神的神位继承人,多谢路桥你的提醒,让我们提前知道了人类会反叛。所以虽然路桥你是人类,但我们愿意给你这一次仲裁的机会。我们都明白单纯的人类想不到反抗。肯定是有神明的帮助,所以我在这个圆桌开启了神罚。刚好你们来了,那么你们三个就作为裁判和见证人好了。”太阳神解释道。

“裁判?”克苏鲁不解地说。

“这个圆桌可以对神明进行神罚,我们这些神明其实都人类被获得了神位,所以人类面总会有异心,这个神罚就是将其神位和人类本心剥离开来,但意味着人类的灵魂会消失,神格都会受损。但我们必须这样,才能挖出那个帮助人类的叛徒。所以大家现在都向我们的裁判介绍一下自己。我十二点方向,太阳神:拉(RA)”太阳神解释道。

“一点钟方向,风和空气之神:舒(Shu)”

“两点钟方向,雨水女神:泰芙努特:(Tefunt)”

“三点钟方向,大地之神:盖布(Geb)”

“四点钟方向:天空女神:努特(Nut)”

“五点钟方向,冥王、农业之神:(奥西里斯(Osiris))”

“六点钟方向,丧葬之神:阿努比斯(Anudis)”

“七点钟方向,人类之神:法老(Pharaoh)”

“八点钟方向,生命、魔法、婚姻和生育女神:伊西斯(Isis)”

“十点钟方向,战争、沙漠、风暴之神:赛特(Seth)”

……

路桥此时不解的询问道:“这?古埃及众神狼人杀?九点和十一点方向的神明呢?”

太阳神开口道:“在你们来之前,被我们公投进行了神罚,分别是死者之神和房屋之神。他们跟人类走得最近,所以我们选择了将他们神罚。他们的灵魂被抽离出来进行审判,但发现他们居然不是帮助人类的罪魁祸首。”

“你的意思?九号的死者之神,十一号的房屋之神是以好人身份被你们公投了?如果这真是一个狼人杀的游戏,你们知道有几个叛徒吗?”路桥追问道。

太阳神摇着脑袋:“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叛徒,但众神的意志应该是统一的。所以只要不和谐的音符没有完全被去掉,那么这个圆桌上的蜡烛就会发出绿光,但现在光是不洁的蓝色。”

路桥此时才反应过来,面前圆桌上有着古朴的埃及纹饰蜡烛。

蜡烛此时燃烧着蓝火,也就是说传统人类的哪个神明接受了神罚灯就会变绿。

“路桥,你说的狼人杀是什么?”克苏鲁询问道。

众神显然也都望向了路桥,想要听听路桥的回答。

“一种推理类的桌游,一般十二人为一局游戏,当然人数可以自由选择,在十二人为设定下,就会分化成4平民、4神民、4狼人。平民和神民作为好人方需要找到自己队伍中的狼人,狼人则需要在夜晚刀掉好人来取得胜利。当然这里你们都是神明,只需要讨论谁是帮助人类的坏人。也就是你们当中的叛徒,那么其实挺好分出胜负的不是吗?那我作为仲裁就是要帮助你们抓住那个帮助人类的人对吧?”路桥询问道。

太阳神点着脑袋。

路桥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不直接查看意识呢?看这众神都做了什么?”

阿努比斯解释道:“只有人类能被查看,神明之间没办法读取对方思想。”

路桥反应过来看着阿努比斯和克苏鲁:“你们两个都对我用过啊,真过分。”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克苏鲁拍了拍路桥指向了众神。

路桥看向了玛格丽特小声地说:“注意每一个人的表情,你可以不断倒放看见的内容对不对?帮我留意有问题的画面,可以吗?”

玛格丽特点着脑袋,举起了手闭上了眼睛。路桥此时看见玛格丽特手指之上是一个360度的鱼眼摄像头,所有的神明表情上的喜怒哀乐都会被记录下来。

路桥此时开口道:“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太阳神点着脑袋:“只要你能找出我们之中的叛徒,我愿意答应你一个力所能及的条件。”

“等等!我不能确定太阳神你不是叛徒,所以你现在的话在我眼里会是贿赂,这会让我觉得你有意向我示好,如果你有问题我就会考虑不到你有问题,所以绝对公正的前提下不要跟我套近乎。”路桥开口道。

众神明点着脑袋,路桥也想不到古埃及的神明们现在都会听自己的话语。

克苏鲁认同了路桥的说法:“大家记住一件事情,这个你们眼里的叛徒不一定只是一个人。有可能是几个,你们能接受我这个说法吗?但如果没有将神明中的叛徒投干净,那么这个蜡烛就不会变绿。”

“蜡烛真的能变绿吗?”路桥吐槽道。

众神明点着脑袋,都觉得绿色的火焰习以为常。

路桥解释道:“因为我跟阿努比斯最为熟悉,如果他帮助人类反叛的话。当时人类就不会想杀我和阿努比斯,所以在这一个论点之上,我认为阿努比斯是好人的可能性占九成,那么现在阿努比斯你回答我,因为我们出现之前死了两个神明,你替我描述一下当时的状况。”

阿努比斯开始解释:“我来到了王城,向太阳神说明了这个状况。太阳神思考了片刻,就将我们这些神明汇聚在一起,所有的杂神为了怕他们有问题已经全部被神罚出局了。现在的状况就是一次内部大清洗,我们坐下来聊谁最有可能是叛徒。很快房屋之神和死者之神被盯上了,我其实作为死亡之神跟人类也很贴近。但因为事情由我说出,所以投票后只是将死者之神和房屋之神进行了神罚,但灯光还是蓝色。”

“你们进行投票了吗?票形如何?”路桥询问道。

阿努比斯摇着脑袋:“大家都认同了这两个人的出局,票形是什么东西?”

“好,那现在开始。你们可以交流了,但觉得谁有问题绝对不是说对方有问题就有问题,需要站起来,指认有问题的神明,大家可以举手认同观点。票数超过一半则进行神罚,如果平票则继续投票,这样就能保证公平了。”路桥解释道。

“是公平的,但这会不会被叛徒利用?因为叛徒也会乱指一通不是吗?叛徒会向我们都死干净,这样的话也算是思维统一了。”太阳神询问道。

路桥点着脑袋:“是的,但出发点不一样。大多数的神明是想活下来只认出叛徒的,而叛徒去也要干掉所有人。所以肯定会露出马脚,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能发现那个叛徒。但只要合理的猜测和尝试就肯定能发现蛛丝马迹不是吗?”

“我们进行投票,你们呢?”十点钟方向,战争之神赛特询问道。

“我们三个自然就是看客了,起到仲裁作用。我的世界有一句话,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我们加入你们的神罚投票的话,反而会更乱。但如果我们旁观,就有可能发现问题所在。所以我们只在看出问题的时候,还有感觉找到了叛徒的时候才开口。”路桥解释道。

克苏鲁点着脑袋,小声地开口道:“路桥这一招妙啊,发生什么事情都跟我们没关系。”

路桥尴尬地笑着:“如果我们让叛徒赢了,你觉得我们三个现在的状况是叛徒的对手吗?”

克苏鲁反应过来开口道:“可是叛徒一个人要解决九个神明,这太困难了吧?”

“我的计算告诉我,现在叛徒和神明胜率是五五开。”玛格丽特解释道。

“那么现在神罚开始,我们按照路桥的规则进行狼人杀游戏吧。”十二点钟方向太阳神开口道。

众神明点着脑袋,路桥意识到自己订立的狼人杀游戏算是正式开始了。

三点钟方向的大地之神盖布站了起来:“我认为,我们需要排一下序,之前的想法不一定是错误的。跟人类相近的神明很有可能帮助人类不是吗?我作为大地之神,人类在我的领域里为了建设乱砍滥伐,我其实恨透了人类。所以我认为我站人类对立面大家认可吗?我想大家都解释一下,自己跟人类的关系。我们先将跟人类相近的都选出来在他们之中进行神罚,是不是可以缩小目标?”

七点钟的人类之神法老站了起来指向了三点钟大地之神:“我发起对三号大地之神盖布的投票,我觉得你是在针对我法老。你明明知道我是人类之神,所以想让叛徒的罪名往我这边倾斜。从而让你规避风险,你知道为什么房屋之神和亡者之神被神罚我都没被神罚吗?我是统治人类地位的神明,我跟人类确实走得最近,但人类如果要弑神,那我也是第一个目标不是吗?我会蠢到帮助人类杀我自己吗?”

路桥才反应过来,王城里法老最大。但法老在神位里却不是最大的,只不过是跟人类贴近的存在。所以等于是傀儡皇帝?

路桥开口道:“克苏鲁,你负责记下每个人的性格。虽然他们都是神明,但我知道他们都是人类的智者获得了身位,所以他们也都是有人类思想的存在。这才会导致他们之间出现叛徒。”

克苏鲁点着脑袋,触手抓过巨大的纸笔,并用如同墨汁的黑雾笼罩自身遮挡其他众神,在本子上开始记录,法老:高傲,自大。

虽然法老说话了,也举手了,但没有人因为法老的话语就进行举手追票,反而是都冷静了下来。

路桥开口道:“法老的指正因为票数不足被取消,大家继续发言。”

三号方向的大地之神盖布再度开口道:“法老你先别激动,就想法老你跟人类很近但你能说出为什么你肯定不是叛徒一样。我们先按顺序都听一遍可以吗?总不能一竿子把提出的意见全部打死不是吗?我很客观地说这个事情,希望你们都能客观地讲述出来不是吗?”

克苏鲁写下:公平

众神明点着脑袋,法老侧着脑袋:“我跟人类很近,但我绝对不是。”

一点钟的风和空气之神舒回答道:“我掌管人类的氧气,同时我也掌管风。说起来跟人类更近不是吗?可以的话,我会帮助鸟类、帮助植物但绝对不会帮助人类!”

克苏鲁写下:有理有据。

两点钟方向雨水之神泰芙努特:“我跟舒的想法不谋而合,我帮助人类丰收没错。但我真当叛徒,也会选择当植物的叛徒不是吗?”

克苏鲁写下:跟风。

四点钟的天空之神努特开口:“我跟人类一点关系都没有,过吧。”

克苏鲁写下:没存在感。

五点钟冥王和农业之神奥西里斯:“我管着人类一口吃的,同时也收割人类的生命。我确实和人类走得很近,可非要说我跟人类结盟,那么就是在说我想当老大了?可我清楚没有你们,土地无法丰收人类也会饿死,对吧?我没这必要。”

克苏鲁写下:傲慢。

六点钟阿努比斯:“算起来,我只是奥西里斯的一个下属,能坐在这里我觉得很荣幸。我负责发电站的修缮,我和人类走得很近,可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王城了,也是路桥说的如果没有他我早就被人类杀死了,所以我肯定没有问题。”

克苏鲁写下:朋友,绝对不会有问题。

七点的法老侧过脑袋,话都不想多说一句。

克苏鲁补充道:脾气还不小。

八点的伊西斯无奈地开口:“生命、魔法、生育和婚姻都是我主管,我作为女人确实容易对人类产生怜悯,无可厚非我也不想反驳。但作为女人,我明白弑神肯定会带来死亡不是吗?我又怎么会因此而接受人类生命的无辜牺牲?想想一个家庭男人死了,怀孕的女人怎么办?出生的孩子怎么办?”

克苏鲁连忙写下:优柔寡断。

十点钟战争、沙漠、风暴之神赛特:“我恨不得天天都能看见战争发生,神明的拌嘴、人类的争吵都是我的兴奋之源。但我不会为了我的爱好干出这样的事情对吧?只有活着才能享受爱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克苏鲁写下:真性情。

十二点钟的太阳神站了起来:“我作为太阳神是至高的存在,推翻自己这样的蠢事不可能发生。我对五号冥王和农业之神奥西里斯进行投票!奥西里斯,你确实想当老大,你帮助人类很可能是为了让自己能坐到我的位置,之后你再慢慢建立新的神位也不难对吧?所以你的目标不是帮助人类,是你自己暴露了你自己真实的想法不是吗?”

此话一出,克苏鲁刚写下:真正的老大。

陆陆续续除了五点钟的奥西里斯自己,还有阿努比斯、法老和盖布没有举手,其他神明都举起了手。

一瞬间6比4,尘埃落定。

路桥开口道:“投票成功,五点钟奥西里斯神罚。”

奥西里斯激动地大喊,抽出了自己的钢叉甩向太阳神。

但被太阳神一把抓住,用力一捏直接粉碎:“怎么?想要弑神?”

奥西里斯大喊道:“当年我提议让人类成为我们的奴隶,你就都是意见。如今这个事情肯定是你公报私仇,你坏透……”

奥西里斯的最后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出来,随后化为了尘土。

灵魂向上飘散后熊熊燃烧,灵魂惨叫声直冲众人大脑。

但此时蜡烛的火苗还是蓝色,没有变成绿色。

一阵沉默,十二号的太阳神摇着脑袋:“对不起,我错了!可能我没错,那么就是奥西里斯还有同党。不认同我的法老、阿努比斯和盖布你们有什么话说吗?”

路桥和克苏鲁此时都惊掉了下巴,确实绝对的权利完全可以左右这个神罚。

路桥开始后怕,自己作为人类开始还顶撞了太阳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