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08《红苹果汁》(中篇)

  • 维度之间
  • 得了吧
  • 4409字
  • 2021-04-01 08:00:00

“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爸你十年前就经历过了。”路桥看着大海放下了筷子。

“十年前的案子,有三个方向我一直不知道想的对不对。但和这一次的案子结合一下,一下子思路就明确了。”大海说着继续一口一口吃着晚饭,就好像自己聊的事情跟吃的东西完全不冲突。

路桥可做不到这样,但还是好奇询问道:“哪三个?”

“首先第一条,现在的案发现场绝对不是第一现场。十年前王文的案子,我还不是警长。我的警长一直觉得出租屋就是第一现场,围绕着出租屋一直在寻找线索无功而返,当时因为隔壁就是菜市场,所以我也没有多想,以为凶手的范围是附近的菜市场肉铺,进行了一系列操作,但显然当时我也想错了,所以查了一个多月什么都没有发现。”大海解释道。

“按照爸你十年前的想法,你是不是怀疑菜市场才是第一案发现场?”路桥询问道。

大海点着脑袋:“这就是当时我的误区,我当时给犯罪嫌疑人的侧写就是3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具有一定的解刨能力。有可能是:医生、屠夫之类的职业,要先能做到剥皮才有可能进行后续的手段,而且凶手应该对被害人有一定的了解,从王文每天上下班都要横穿菜市场,我将菜市场定位了我要调查的方向。我当时的想法凶手应该就是菜市场的一员,每天都能看见王文上下班。并且蓄谋已久,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机会杀害王文后带着绞肉设备到了王文的家。进行了自己的犯案手法,但显然按照这个方向我什么也查不到。”

“结合这一次的王晓美,附近没有任何菜市场所以发现自己错了?”路桥反应过来。

大海赞同地开口道:“我也给法医看了十年前的案子,法医表示能榨成那样的汁液必须要是食品级的大型绞肉机,大小至少要有两吨左右,否则靠肉铺的绞肉机根本不可能完成。”

路桥点着脑袋:“不是第一现场?房子是王晓美租住的对吧?王晓美死在自己家的浴缸里。但房子却不是凶案第一现场?这也就意味着凶手曾经带着一包外皮和一袋液体重新回到了王晓美的公寓?这也都不会被发现,”

“是的,凶手很高明,现场虽然很乱但没有留下凶手任何的痕迹。不存在任何的脚印、指纹和毛发。”大海解释道。

“那么第二点疑问呢?”路桥询问道。

“凶手为什么要水果榨汁!”大海说到这里起身倒了一杯水。

“心理变态?”路桥连忙脱口而出。

“是的,如果只有十年前的王文,那么我也觉得凶手是个心理变态。但这一次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凶手是故意怎么做的。”大海解释道。

“卧槽,故意!为什么?”路桥下意识的感叹道。

“王晓美家里有一个电子秤,这个电子秤有蓝牙功能与王晓美的手机有绑定。我们通过技术手段打开了王晓美的手机,发现每天王晓美都有称体重的习惯。也通过这个雷打不动称体重的习惯,我们判定了王晓美死于两个星期前。王晓美的体重为104斤,但很可惜浴缸里的汁液加上外皮却不到70斤。”大海说到这里给路桥也倒了一杯水。

路桥看着自己面前的开水,却一点喝下去的欲望都没有。

“这凶手留了三十斤左右的水果榨汁给自己???这……”路桥脑海里已经出现了画面。

“十年前的王文没有体重记录,当时也不是浴缸而是几个简易的水桶,也都是王文自己家的。这一点大家都认同我的想法,凶手是需要这些水果榨汁所以才选择杀人。而且凶手会保留一部分的水果榨汁另作用途,十年一次的原因,很可能是上一次的用完了。”大海说到这里十分平淡。

“最后一点是什么?”路桥询问道。

“第三点……”大海刚要开口手机响了。

此时的大海接起了电话,一阵是是是,好好好之后大海挂掉了电话。

“局子里打来的?”路桥询问道。

大海没有隐瞒点着脑袋:“我刚刚怀疑的第三点,现在也被法医证实了。十年前的检测设备不是那么完善,这一次的检查报告出来了。整个液体内没有一丝多余的成分但包含内脏,这意味着食物的吸收和完全消化需要八到十六个小时,这也意味着凶手等到了死者完全空腹才动的手。”

“你这说的我有点毛骨悚然了。”路桥搓了搓自己双臂的汗毛。

“我要出去一趟你来吗?”大海询问道。

路桥点着脑袋:“去哪?”

“找到王晓美的公司了,这边我过去问问状况。如果遇到熟人,就说你请我吃饭顺便调查情况。然后我接了电话你觉得跟案子有关要跟过来看看。不要露出马脚,知道吗?”大海解释道站起身开始穿衣服。

路桥点着脑袋,用罩子将饭菜罩上。

每一次两个人一起行动的时候,大海总会提醒共同编制一个借口。

以免路桥编造谎话的时候说的太夸张,从而圆不回来。

大海的二手日产汽车,带着路桥到了一栋大厦楼下。

现在是晚上七点,路桥看了一眼是一家网络媒体公司。

门口保安见车上没有公司的出入证,自然走了上去一探究竟。

大海出示了自己的警官证说明了状况,保安自然抬起了栏杆放行。

这里是综合办公区,十几个公司在这里办公。

有的半层半层的租,甚至能看见只有一两个房间就拿来开工作室的。

大海带着路桥去往了十七层,这里的一整层都是一家网络新媒体公司。

但显然公司似乎不太正规,大海在跟前台妹子聊状况。

路桥朝着一旁走去,开始观察一整层的环境。

中间是一个巨大的会议室,透明的玻璃可以将一整层一览无余。周遭一圈被割成了一个个小房间,房间的门是一个个帘子。

有的帘子没有关,一台电脑在里面,墙面的风格就是那种居家次卧小屋的风格,一下就能明白是主播间的感觉。

而且随处乱挂的cos服,一下就让路桥明白了这里是干什么的。

二十分钟的等待,身后的电梯打开老板抓着车钥匙急急忙忙的赶来。

看样子应该是接到了前台的消息,从家里跑来的。

老板拉着大海和路桥进去,在角落的沙发坐下。

前台拿来了三杯水,随后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大海开口道:“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一名叫王晓美的员工?”

老板愣了愣,掏出了手机一顿查找之后点着脑袋:“一年前入职的,业绩一直都是中游偏下。所以我对她没什么印象,这个月考勤都是零。怎么她犯事了吗?”

“死了,能给我提供一份她的考勤吗?还有你们这工作是什么?”大海询问道。

老板有点惊讶,随后尴尬的笑着:“就是普通员工,文员!”

路桥指着一旁的掀开的帘子:“普通员工?可你公司看起来不普通啊?”

“合法的,我们这里是正规直播公司。”老板紧张的连忙解释道。

“我们不是来查公司的,我们只是来查案子的。王晓美工作上的事情可能会是她死亡的原因之一,所以我们需要调查一下。现在只是我一个人来,我想如果不配合的话我会让整个部门来查一些其他东西。”大海眼神变得尖锐起来。

老板对着前台大喊道:“小丽来一下,帮我把考勤打出来。我配合,我一定配合。”

“哪个帘子后面的房间是王晓美的?”路桥询问道。

老板翻动着手机,指着另一边对角线靠右的小房间。

路桥和大海一起走了过去,老板则转过头给群组开始发起了消息。让进行灰色产业的小姐姐赶快停工,现在这个点夜刚黑正好是上了一天班的大老爷们找乐子的时候。

大海路过一个窗帘,缝隙内可以看见正在工作的小姐姐。

路桥也好奇想看看,大海则一只大手按在了路桥脑袋上将其带到了王晓美的办公桌前。

电脑被大海打开,上面都是直播软件和各式P过的角色扮演图片。

此时的路桥才看见王晓美的样子,长得中庸但化了妆还是挺有特点的。

大海坐在了椅子上,戴上手套开始查看一个个文件。

路桥也跟着戴上手套,打开一个个柜子。

身后老板打点好一切询问道:“两位你们先忙,我就回去了。有什么问题跟前台小丽说,我一定配合。”

“没你什么事情了,你问一下谁跟王晓美的关系好一些请她过来一下。”大海说完继续看起了电脑上的内容。

老板点着脑袋退了出去,问了前台小丽之后让小丽去叫来了一位主播小姐姐。

老板做完这些就走了,显然不想多呆。

主播似乎还没来得及穿好衣服,披着一条毯子就走了出来。

主播看着路桥和大海开口道:“叫我雪梨就好了,两位是警察吗?我和王晓美在这个公司关系最好。”

“王晓美很久没来了,你不觉得奇怪吗?”大海询问道。

“干我们这行的,没有金主罩着。吃散户的话其实开不开播都没区别,王晓美本来就不适合干我们这行。学历高的人情商都低,不懂得看脸色在这里干一天是一天。我以为她找到新工作了,没想到死了。”雪梨低下了头。

“她没来上班之前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大海再度追问道。

雪梨摇着脑袋:“没有。”

路桥此时也打开过所有的柜子,没有看见任何奇怪的东西。

路桥无奈的挺直了身子:“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电脑里也都是工作的东西,没有异常。”大海排查完也说出了自己看到的东西。

雪梨开口道:“王晓美不喜欢这份工作,所以工作和生活完全是分开的。每天带自己的便当来,从来没给自己的工位带来过什么,也没带走过什么。如果不是因为她说上学的老师曾经说过一句话,第一份工作怎么样都要做满一年。太早的辞职会影响日后看待工作的状态,我想她会提前辞职。”

“你说的不对,这里不是有一盆多肉吗?”路桥指着王晓美前面旁的窗台。

雪梨笑了笑:“那玩意是今年她四月生日我送她的,可能她没把我当朋友吧。所以没算这个是她自己的东西,也没带走。”

路桥点着脑袋,大海却摇了摇头:“可能跟你想的不太一样,可能是因为她没什么朋友。你是唯一的,所以你给的东西她在想在上班的时候都能看见吧,赵雪雪小姐。”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雪梨激动的说。

“我们破解了王晓美的手机,里面没什么联系人和朋友。只是跟一个叫赵雪雪的有消息联系,你叫自己雪梨的话我想你应该就是赵雪雪吧?这多肉能长那么好,估计王晓美也花了心思的吧?所以她很在乎你,这点不用质疑。”大海猜测道。

路桥看到了多肉,确实长势很好。

此时的路桥看见了什么激动的伸手拍了拍大海:“爸……把电脑停一下,头抬过来看看,你看看这个。”

大海站起了身跟着路桥一起看向了窗外,此时的路桥指向了楼下。

大厦的视野很好,能看见整个鹿港的江。

此时能看见货船靠岸,是个海鲜加工厂。而加工厂的尽头就是一个菜场,路桥连忙询问道:“当年王文的菜场在哪?”

“葡萄棚,这里不是葡萄棚。等等,赵雪雪小姐你什么时候下班?”大海询问道。

“凌晨三点吧,那时候人都睡了,怎么了?”雪梨不解地说。

“平时王晓美也是这点吗?”大海反问道。

雪梨点了点脑袋:“是的,怎么了?”

“没事,你知道王晓美回家的路线吗?”大海再度询问道。

“她和我在同一个公交站坐车,但等的车不一样。我们这里2路和63路是通宵的,我是2路,小美她坐63。”雪梨有些不解。

“我们等你下班。”大海拉着路桥继续前往了沙发。

“你们如果找我有事情,我可以提前下班。”雪梨连忙解释道。

“不不不,跟平时一样。我们想知道你和王晓美平时下班的路径,可以吗?”大海询问道。

“你是警察,当然可以。”雪梨走回了自己的小房间继续直播。

路桥看着大海小声的询问道:“爸,你知道什么了吗?”

“有一点苗头了,不知道对不对。还有刚刚,你差点叫错,下次小心点!”大海瞪了路桥一眼。

“我猜猜看,王文当年是下班的时候遇害的。所以你觉得王晓美也是下班的时候出的事情?可王文是十一点下班,这个王晓美凌晨三点,不一样啊?”路桥思索着。

“我只是说又苗头了,别瞎猜等等就知道我想的对不对了。”大海说完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

凌晨三点,路桥和大海躺在沙发上都睡着了。

大海闭眼正襟危坐,路桥睡的四仰八叉。

雪梨踢了踢两个人的脚,醒来的路桥和大海发现雪梨换好了一身朴素的衣服背着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