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07《红苹果汁》(前篇)
  • 维度之间
  • 得了吧
  • 4161字
  • 2021-04-27 20:20:31

老公寓前警察拉开了黄色的警戒线,不远处是三辆正在闪烁着红蓝相间光芒的警车。

警笛声配合毛毛细雨,路人都特别的行色匆忙。

这样的状况下店铺都没什么生意,所以对来盘问的警察都没有好脸色。

为了打开话题,胖警察不得已买了杯奶茶。

这才让店员开始回忆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店员摇着脑袋:“不好意思警察叔叔,我没看见什么异常的东西。这是出事情了吗?大概是什么事情?”

胖警察摇着脑袋:“不该问的别问,你这监控看得到对面吗?”

店员摇着脑袋:“只能看见你现在站的这个位置和前台,老板搞这玩意是为了看我们有没有偷懒和偷钱的。看不到街对面的公寓,不好意思。”

无奈,两位警察询问完周遭的店铺带着没意义的笔记回了旧公寓去往案发现场。

公寓是有够破的,所以头顶的摄像头就是摆设。

当时问了保安就无果,才要问问周遭的人希望有些答复。

但很显然没人发现异常,瘦警察掀起了黄色警示带供同伴钻入其中。

黄色警示带一直延伸到公寓内,只留下一条窄窄的走道让公寓的其他住客回家。

宽阔的黄色警示带内,此时正有警察弯腰采集脚印。虽然知道这些可能都是无用功,但每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

右侧封锁的黄线一直向上从楼梯通往三楼的301室的门口,越是靠近越能闻到一股死老鼠的味道。

能感觉到死老鼠味就是从301的门内传出的,一胖一瘦两个警察在走廊上攀谈起来。

“今天的案子估计传出去在全国都能出名吧?”

“啥全国,全球都能!怕是要交出去了,那些差劲的案子大海警长都处理不了,更何况这个?”

“你是后来的你不知道,大海警长以前可厉害了。”

“厉害?好汉不提当年勇,不知道吗?反正大海警长现在不行了,不是吗?”

“说回案子吧,那么大的事情交出去,今年奖金怕是都要没了。”

“你还考虑奖金?我倒是在想凶手是不是心理变态?”

“管他呢,事情交给路桥处理算了。反正这种事情,怕是大海早就已经请路桥来了。”

两位警察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身后传来了勤快的脚步。

来的正是路桥,跟胖瘦警察打了个招呼:“301对吧?”

在这个世界,警察们处理不了的案子就会成为悬案贴上合适的赏金公之于众。

侦探就可以接下任务,破案从而赚取赏金。

路桥就是这样的侦探,大家眼里信得过的侦探。

“说曹操曹操到,是301室没错。你听说没?死的可惨了。”瘦警察回应路桥的问好,朝着路桥挥手。

路桥连忙跟了上去,笑着:“来的路上我跟你们大海警长聊了一下,大概知道是什么状况。”

“就靠路桥你了,我们等你破案的消息。”

“没事,没有路桥你破不了的案子。”

一胖一瘦吹捧着,路桥尴尬的笑。

大家都知道路桥是个信得过的顶尖侦探,只有路桥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

没有大海,自己什么都不是。

十五年前自己还是个孤儿,被养父大海带大。

这是路桥永远要藏在心里的秘密,大海正是这一区的警长。

路桥此时嘴里说着和大海聊过了,但其实大海发了一个消息什么都不知道的路桥就过来了。

这个世界有专门的侦探大学和侦探课程,但路桥学的是表演。

路桥是个不错的演员,但绝对不是什么破案的高手。

大海警长才是真正破案的高手,早些年破案无数但到了警长之后再无建树。

无建树不是因为大海不行,原因却非常简单,上面的职位都满员的状况下大海就算是再厉害也很难升职。

所以大海另辟蹊径领养了路桥,想要把路桥培养成侦探但还是差了一口气。

学表演的路桥可以把自己演成侦探,这就够了。

大海作为警长,会将已经知道真相的大案子故意提高难度上报表示无法解决。

那么很快这个案子就会变成公案,并且有高额的奖金。

有了赏金之后路桥作为侦探就会被请过来破案,这个时候大海在把知道的事情告诉路桥。

完成破案后瓜分赏金,这成了大海这些年赚钱的方式之一。

也是用这种办法,作为警长的大海才能让路桥和自己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几年的时间里,学表演的路桥就这样被培养成了顶级侦探。

大海则继续稳坐警长的位置,称不称职都无法撼动地位。

路桥跟着两位警察到了301室,两位警察在门口穿上了口袋里掏出的鞋套、手套和头套走入了案发现场。

路桥则从背后的背包内打算拿出三件套好进入案发现场,门口保安扶着老妇人张望着走了过来。

路桥一眼就看出了保安一脸的兴奋,但老妇人显然是受了惊。

“我是路桥,这件案子的侦探。有什么可以跟我说的呢?我会破案的。”路桥询问道,处于表演的意图自报身份。

保安走了上来:“我是这栋公寓的保安,每天按时巡逻。最近就一直在301室闻到淡淡的臭味,味道越来越难闻,我就在物业群喊了301的业主,这位就是业主。”

老妇人点着脑袋:“我老伴死的早,房子是我和老伴买给孩子的。孩子出息了在国外安家落户,不回来了房子空着也就浪费,为了家用我就把房子租出去了,一年前租给了一个刚毕业的女孩,女孩叫王晓美。押一付三,每个季度的按时交钱。很爱干净的小姑娘,头一个季度我还会来收租的时候看看房子,很整洁的,所以后来我就手机收钱也就不来了。保安说什么臭了,我开始还觉得保安乱说。这刚过来打开门,臭味就穿出来了,心脏也不好,真是吓死人了。”

老妇人紧张都体现在话语里了,所以叙述的方式略微混乱。但两个人的说法结合一下,也差不多知道了是怎么一个事情。

臭了的尸体,怕是已经巨人观了。

不过案件到底是怎么回事,跟路桥都没什么关系,因为养父大海会帮自己破案,自己所要做的就是看大海的脸色下菜碟。

大海如果没想法就不接案子,但大海只要有想法就把案子接下等着分红。

路桥看过比较火的动漫《名侦探柯南》,小孩子才是侦探、毛利小五郎和目暮十三警长都是混子。

但自己截然相反,看起来颓废的没有一点上进心的大海才是侦探。看着聪明无比的路桥才是混子。

“明白了,那我进去了。”套好头套、手套和脚套的路桥走入了301室的案发现场。

保安扶着业主老妇人开口道:“你的两位同事半个小时就进去了,我说了两遍都不太一样。具体的你可以问问你的同事。”

“同事?”路桥不解的走进去才发现,301的房间内此时不仅仅有警察还有两位先到的侦探。

因为侦探就是一个职业,只要有案件公开都能在手机内收到线索。

随后只要有侦探证书和按照流程办事,就可以到犯罪现场勘查。

都是为了钱,路桥看着两位侦探有些敌意。

大海此时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作为警长的大海脸色有些难看。

路桥围了上去,保持着镇定询问道:“大海,什么状况?”

“你总算来了,现场照片已经洗出来了。我建议现场你就不要看了,我描述一遍你看照片就好了。”大海将手里的档案袋扔给了路桥,此时另外两位侦探也走了过来想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案子。

路桥打开档案袋,一张张拍立得呈现在手里。

两位侦探从路桥身后偷瞄了一眼之后都有些略显不适。

其中一位为了不破坏现场,捂着嘴巴跑到了走廊将早餐全部吐了出来。

大海看着另外两位抢生意侦探的表现冷哼着:“资料你们都可以看,人就死在浴室了。女人二十五岁叫王晓美,整个人就像一颗苹果被削了皮榨成了汁倒在了浴缸里,死者的资料完全来源于业主的供述,具体的连渣都不剩了,情节十分恶劣。所以你们考虑一下要不要接这个案子?”

路桥将手里的现场照片递给了早早到来的其他两位侦探,另外两位都明白自己来错了地方没有伸手开始寻找借口离开。

只剩下路桥,路桥看着大海,大海抿了抿嘴点了点脑袋示意路桥。

路桥明白了大海的意思点着脑袋:“那我就接下了。”

路桥读懂了大海的想法,众警官忙碌着,想要找到现场有用的线索。

“法医到了吗?”大海询问道。

一位警察回答道:“联系了,说还要半个小时。”

大海对着路桥招了招手:“那么路桥你跟我过来吧,案子的细节我再跟你描述一下。”

路桥跟着大海走出了301室,朝着楼上拐角处走去。

大海拿出了烟,自己给自己点上深吸了一口。

显然之前的画面也震撼到了大海,许久大海才缓过神:“没想到又遇见了。”

路桥小声的询问道:“为什么说又?爸,怎么了?这次你有几成把握?”

大海摇着脑袋:“这案子,估计一时半会破不了。这是连环杀人案,我怎么说是因为十年了。我映像里十年前有过一模一样的杀人手法,当年就是一个无头案,回去我整理一下线索,到时候再说。”

“十年前就有了?那时候我才读高中吧?这种情况下你还让我接?”路桥下意识的说。

大海又抽了一口烟:“我以为这个案子到我退休都不会再犯案了,没想到凶手安耐不住了。十年前也是一个雨季,当年死的小姑娘我还记得叫王文。也是独自租住的女人,手法别无二致,如同给水果剥皮之后榨汁。”

“水果榨汁,太可怕了。爸你确定我要接这样的案子吗?完不成是要降评分的,他如果不再犯案还有机会能抓到人吗?”路桥无奈的说,评级显然就是一个侦探的荣誉。

路桥的评分现在是本区的第一,本市的第三名。评级跟赏金的税有关,级别越高同样的案子显然拿得也越多。

“我也快要退休了,到时候也不知道你能不能一个人吃这碗饭。不如做一把大的,让你接就是因为我有头绪。其实十年前我查的差不多了,那个时候没有现在那么多技术手段。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你留下来演一下假装调查,之后回家我跟你细聊。”大海说完掐灭了烟头走入了301室,并掏出手机按了按发送了什么东西给路桥。

路桥点着脑袋跟在身后,手机很快收到了大海发来了邮件。邮件里是一个案件,大海翻出了十年前的案子进行了并案。

路桥看着十年前案件:红苹果汁,陷入了深思。

现在的案件几乎都是用编号,只有十年前才喜欢给案件起一个好记的名字。

红苹果汁的赏金原本就有三十万之多,两案合并这一次怕要翻倍了。

路桥观察着房间,在现场停留了片刻假装取证、观察、思索后离开。

路桥离开的时候,法医也到了现场。

路桥明白自己只用作面子上的工作,一切的案情大海会揭开真相。

离开之后的路桥回到了自己和养父的家,睡了一整个下午,在下午四点起床做饭。

大海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路桥也已经做好了饭。

进门的大海带了一堆资料回来,双眼无神显然在思考着什么。

“能吃饭了,查的如何了?”路桥询问道。

“一团糟,反正到时候破案你也要说。我把现在知道的都告诉你,你先听十年前的事情吧?”大海解释道坐下吃饭。

两个人边吃边说,大海开始回忆十年前。

“十年前我还不是警长,那时候葡萄棚那块地方还都是乡下。没有现在的高楼大厦,受害者王文大概二十七岁,是附近一家小卖部的店员。每天早七上班晚十一下班,一星期都没有休息。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雇佣王文的小卖部老板,路过自己的店想要拿包烟却发现店铺没开。问了隔壁才知道三天都没有开业了,当时合同上有地址。气愤的老板就想着上门问问,三天不开门是怎么回事。敲了半天门没反应,随后也是闻到一股恶臭。”大海说到这里擦了擦嘴。

路桥尴尬的笑着,桌上的红烧肉瞬间也就不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