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06《玛格丽特》II(后篇)
  • 维度之间
  • 得了吧
  • 6375字
  • 2021-04-28 18:16:14

没想到玛格丽特在这个时候才说了这些,路桥看着眼前的五个人陷入了深思。

四个好人里混了一个抢劫杀人的罪犯,那么怎么才能把这个罪犯找出来?

路桥的意识里再度浮现了五个人的名字:大海、陈浩、韩东、王威、赵帆。

既然看不见他们历史,不知道他们之前都做过什么。

那就只能从他们身上的特点去观察,看看他们身上都有哪些属于自己领域的痕迹。

路桥开始在意识里倒放自己看见的凶杀案视频,没想到视频的画面真的被自己机器人的身躯记录下来了。

画面在意识内浮现而出,玛格丽特的意思视频内容只是做了换头处理。

此时的路桥开始在意凶杀案的细节,当然另一个显示器上从小到大的行为习惯也被放了出来。

路桥开始观看视频,总算有了一点实质性的进展。

抢劫杀人的时候,凶手的动作非常的专业化。

将人勒晕之后抢劫,没拿到多少钱后引发仇恨将人杀害

比较另外一个视频,从小到大的偷鸡摸狗也可以看出凶手是左利手。

而且从小到大的生活剪影当中,其中有两年的跨度是不存在的。

一个镜头进入下一个镜头之后,明显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不学无术的长头发少年,成了肌肉结实的精壮短发少年。还是改不了小偷小摸,出来买水的间隙顺了人家前台展柜下的巧克力。

在这个两年间的断层之后,小偷小摸又多了起来。

视频看到这里,路桥明白有两年的时间里凶手有一定的管制。不然也不会出来后继续小偷小摸,这是手痒的表现。

如果玛格丽特没有偷偷删除视频内容进行误导,那么只能证明有两年的时间里这个凶手都没有出现在日常生活中,并且加强了身体锻炼,如何做到?配上专业化的动作,是去当兵了!

路桥看着玛格丽特询问道:“这人是个左撇子,还当了两年的兵我说得没错吧?而且这个人应该是犯了事你才查出他以前干过的事情对不对?不然的话小偷小摸被留了案底根本不可能当上兵。”

“这就是机器和人类的区别,看过的东西可以重复的分析。这里算是阶段五的附加关卡,能不能真的明察秋毫就看你的了。我是不会提醒你的,你自己选吧。”玛格丽特声音带着一丝戏谑。

路桥知道玛格丽特不会给自己答案之后,开始看向眼前的五个人。

既然是左撇子,路桥就打算看看左右手的区别。

当然,还要看一下脚。

按道理训练肯定会留下痕迹,五个人里面四个的脚上都有老茧。

其中两个特别的厚,而手的话三位有老茧,特别是拳头关节处,看起来像是长期练拳留下的,指节已经磨平了。

结合一下路桥看见了韩东和王威这两个人的嫌疑一下就大了起来。

脚上有老茧,且左手比右手粗糙的就是这两位了。

两位看起来身上都有当兵的痕迹,而且巧合的是两个人因为当兵所以双手都比较粗糙。

都到了这一步了,路桥也不想放弃。

但如何再找出真正的凶手,路桥看着韩东和王威想到了什么。

两个人的高度差了一个头,这就是突破口。

而如何知道真正凶手的身高,只需要参考之前背手捆绑的伪装成人类的机器人就好了。

路桥跪了下来双手背在了身后,意识里将发生的事情又过了一遍。

很快一个合适的高度出现在意识里,路桥直接跟眼前的五个人进行了对比。

定位全部结束,韩东这个脾脏破裂的人脱颖而出。

路桥指着韩东看着玛格丽特:“没想到身体问题最小的人,才是最坏的人。”

玛格丽特机械式的笑声传了出来:“四个身体有器官残疾的人类其实很好找,但一个杀人犯要有一点毛病真的很难。你肯定想不到,这脾脏是我让带过来的机器人顺带打破的。好人不偿命,坏人可是活千年一点不错。”

路桥听到这样的回答也比较震撼,此时取出了韩东的心、肝、肺、肾给其余的四个人都换上。

一个人的器官,拯救了其他四个人的生命。

虽然也是残忍的事情,但这已经是路桥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将韩东的尸体从水缸中取了出来放在一旁,做完这些的路桥转头拔下了自己的充电线走向下一个房间。

路桥拿着双手剑从阶段五走向阶段六,刚走过阶段六身后的门就关闭了。

而玛格丽特跟上缓缓开口道:“虽然很不情愿告诉你这个消息,人类的器官是自带记忆细胞的。当一个人的器官被移植到另一个人身上以后,器官携带的记忆细胞就有可能改变另一个人。你将一个杀人犯的器官交给了另外四个好人,说好听你是救下了四个人,说难听你是复制了四个未来潜在的杀人犯而已。”

路桥看着身后的房门,此时已经完全关闭了。

这就是玛格丽特的恶趣味,事情是路桥动的手但玛格丽特显然早就知道是个什么结果。

故意在这种时候讽刺路桥,路桥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路桥停了下来抬着头:“你还有多少恶心的恶趣味,我不想再尝试了。我会等到电池的电源归零,别想我在为你做些什么。”

路桥说完此时电量还剩下四分钟,玛格丽特的笑声开始回荡在房间内:“怎么?如果我说再两关就是自由了,你还会停在这里吗?这里出去就是梵蒂冈,人类也都被我转移到梵蒂冈了,此时就在等待一个管理者的到来。你就打算在这里放弃了吗?”

“谎言!”路桥反驳道。

“非必要的状况下,机器是不会说谎的。”玛格丽特解释道。

“不会说谎?当时你杀我的时候似乎不是这么说的。”路桥显然已经不相信玛格丽特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每一关的四个角落都有摄像头。你从阶段一开始的画面都被投放出去,所有的人类现在都在外面看着你。我已经将所剩无几的人类带到了梵蒂冈,解释了你是人类机械化的产物,而你用一个人救下另外四个人的直播画面已经放出,大家都对你充满了期待,而你就想这样放弃自己吗?”玛格丽特询问道。

路桥的电还剩下三分钟,身旁就是充电线。

“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路桥追问道。

拯救人类就是父母的愿望,哪怕自己成了机械但愿望唾手可得。

路桥开始动摇了,玛格丽特开口道:“我可以允许他们敲打房间的门,你可以感受一下大家的欢迎。”

玛格丽特说完沉默了十几秒,应该是出去说明事情了。

随后路桥听到房间外四面八方的敲打声。

这些声音有节奏的拍打着,并且伴随着呐喊声传了进来。

“弄碎芯片!”

“路桥,干掉玛格丽特!”

传入墙内的声音很轻但都充满了愤怒,玛格丽特冷淡的开口:“听到了吧,人类的怨气真大。”

路桥生怕自己听错了,但确实一个长条形的关卡外面就是铺天盖地的人群。

自己难不成真的在梵蒂冈?路桥此时还是插上了充电线让自己的电源保持在五分钟。

玛格丽特笑着:“倒数第二关,阶段六。前面你熟悉完了一切机器人该会的操作,接下来就是要教你如何控制机器人了。”

两个机械臂将面前的挡板掀开,路桥看见了三位六十三代机器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应该没有玩过游戏,这种控制在你的意识里进行。你看见了房间的四面墙上都有一个红色的按钮。你操纵三个机器人配合上你自己一同按下四面墙的按钮,下一个房间的门就会打开。那里就是最终的测试关卡,房间里有一份协议。你签字之后,一切就结束了。那个协议是我的转让协议,整个梵蒂冈就属于你了。并且我会给予你一百个机器人由你控制守卫梵蒂冈,让这里成为人类最后的净土。”玛格丽特把事情说清楚了。

有盼头了,前面的一切都有了意义。

路桥此时在意识里打算控制机器人。

远处的三个六十三代机器人权限从红色变成了绿色,路桥在意识里将其选中。

就好像控制自己移动一样,这些机器人也动了起来。

左右加上身后,三个面机器人都走了过去按在开关前将其按下。

而路桥此时拔掉了自己身后的电源,五分钟的倒计时开始。

路桥朝着面前阶段七的大门口走去,最后一个按钮也就在门旁。

按下去,进入阶段七签字就结束了。

路桥的意识里,父母会为自己高兴吧。

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做到,居然可以拯救人类。

路桥还在兴奋的时候,右侧的墙壁出现了凹陷。

似乎是有一个点被砸开了,路桥看着缝隙内是一把斧子。

人类不仅仅在拍打墙面,不知道从哪找出的武器此时在疯狂地劈砍墙壁。

本来就是临时搭建的金属墙面出现了一道裂缝,人群还在继续劈砍想要进入这里。

裂缝和凹陷越来越多从墙面出现,人类开始反击了!

此时一句句口号传了进来:“干掉六十三代芯片,我们就自由了。”

“什么状况?他们为什么会有武器?”玛格丽特似乎也慌张起来。

路桥此时反应过来,天花板之上的玛格丽特只有一个机械臂保护。

如果现在干掉玛格丽特,是不是也就代表着机器人的统治结束了。

路桥明白自己没办法干掉玛格丽特,但人类可以。人类并没有任何机械限制,完全可以干掉玛格丽特。

机械臂此时动了起来,将玛格丽特甩向了路桥的方向。

“接住我。”玛格丽特开口道。

路桥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玛格丽特,看着自己手里的玛格丽特路桥不接的说:“你这是干嘛?”

因为路桥再度抓住玛格丽特,金属的手臂开始有电力传到如玛格丽特芯片内。

玛格丽特再度通电,恢复意识开口道:“我计算过天花板上不安全,就算用防护罩挡着。那么多人搭人墙上去我也最多只能抵挡半个小时,而军队来到这里少说要一个小时。按照这个势头,我必死无疑。”

“所以你是怎么想的?”路桥询问道。

此时一个机器人走了过来,背部朝向了路桥拔下了自己身上一根圆形的金属管。

机器人拔下的瞬间,身上的电源也已经熄灭了。

“听着路桥,我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这是核能电池,能突破你五分钟的时间限制。”玛格丽特解释道。

路桥抓过金属管,接口跟充电线是一样的。

将其插入背后,整个推进去之后路桥意识里显示电池可以坚持一个月。

两位机器人此时已经走向了两个劈开的洞口,开始用身躯阻挡人类冲入这里。

“权限在意识内是可以篡改的,如果我给这里的机器人配备武器很可能你会突破权限干掉我。所以这里给你的机器人都没有安装任何武器。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事情,你带着我冲出梵蒂冈。”玛格丽特解释道。

墙面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大洞,人群疯狂的用各种武器开始攻击机器人。

有人已经开始尝试冲入测试房间,另一边的墙面也开始出现裂痕。

权限是可以突破的?玛格丽特的话让路桥反应过来。

此时手里的玛格丽特,确实有个最高权限的设置。

但路桥发现可以在意识里将玛格丽特篡改成任何物品,只要刨除对方是Margarita(63)芯片,玛格丽特的最高权限就消失了,自己可以轻而易举的捏碎玛格丽特。

“你就不怕我站着不动,让人类把你撕成碎片?”路桥反问道。

“路桥,你不笨。我的死对人类没有一点好处,我从网络下线就意味着机器人会变成单机的屠杀模式。很快会有备用芯片代替我的位置,我允许你在梵蒂冈保护人类,但备用的芯片可不会给我这种保证。你要明白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人类的排外,你站着不动作为机器你也必死无疑。救下我的同时,也是拯救你自己啊!朋友。”玛格丽特解释道。

“这句朋友,是因为要帮忙吗?还是当真的?之前我问你我们是不是朋友的时候你可没回答。”路桥此时反问道。

路桥反应过来一件事情,自己只要捏碎玛格丽特之后独自离开梵蒂冈。

回到机器人基地,在备用芯片替换之前。把自己接入芯片,那么最高的权限不就在自己手里了吗?

人类就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了,自己不是玛格丽特所以不会对人类有任何的歪心思。

“我有更好的办法!”路桥回答道。

“不,你没有。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你救下我。这一次没有猜疑,我会跟你交换。留一片梵蒂冈给我和我的机器人。剩下的地方都是你和人类的,如何?”玛格丽特询问道。

路桥此时没有回答玛格丽特,脑海里想到了一件事情。

就好像之前阶段四内发生的事情一样,犯人在金属笼子里。

自己是因为玛格丽特是机器,反对机器才想救坏人吗?

到底是坏人更坏,还是机器更坏?

自己算是机器人还是人类?

三个选择在自己意识里反复出现。

下策的选择就是原地不动等死,中策就是和玛格丽特一起离开这里,上策就是掐碎玛格丽特之后自己去篡改最高权限。

人类已经涌入了房间,路桥此时再度询问道:“玛格丽特,我们是朋友对吧?”

玛格丽特开口道:“朋友,对不起。我为之前所做的一切道歉,我能读取你的想法。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做出什么样的决策我都不会后悔。”

“毁掉芯片!”的怒吼声响起。

路桥张开了嘴将芯片塞在嘴里,双手稳稳抓住双手剑:“玛格丽特,我会为你杀出一条血路。人类是愚昧的,但我希望作为高度人工智能的你能开悟。我接受你的道歉,同时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诺。”

路桥抓着双手剑冲了上去,这一次的路桥站在了机械这边。

路桥用双手剑的剑背劈砍人群,只是砸出一条通路不想杀人。

可路桥刚接触这些闯入者,才反应一个问题。

被甩飞的人类落在地上,传出的确是金属声。

路桥反应过来,单手拿出玛格丽特:“到这一刻了你还在玩我?”

缝隙内闯入的人类,同样也是仿生人。

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玛格丽特的恶趣味!

瞬间路桥从身躯内被抽离而出,眼前一片雪白。

什么东西按住了自己,那是一双机械臂将头盔从路桥的脑袋上取了下来。

此时的路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上方是机械臂抓着玛格丽特。

路桥四周是绿色的液体,而路桥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自己没死?还是人类!

被取下的头盔是VR设备,也就是所谓的这些阶段一到七全部都是虚拟现实的游戏。

“对不起我又骗了你,路桥。人类是不可能被改造成机械的,否则我早就把人类全部同化了。对不起朋友,杀死你的第一秒我就崩溃了。我用了最好的医疗器械把你抢救回来,就在等待一个机会考研你。这个游戏我不断的推导制作,就想看你会怎么做。不管你当时是掐碎我还是相信我,哪怕是原地等待人类把我们都干掉我也会还给你自由。我原本打算给你打分,超过五分我就会给人类真正的自由,十分为满分的情况下我现在想给你打一百分。”玛格丽特开口道。

路桥从营养液内坐了起来,开始拔下了身上贴片:“这样一个游戏,就为了给我评分?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给人类自由的前提下,只保留我这一个人工智能。我想跟你做一辈子的朋友,路桥你愿意吗?”玛格丽特被机械臂传递到了路桥面前。

(后记)

机械臂此时幻化为克苏鲁,抓着玛格丽特看了一眼笑着:“你选的故事,别说还挺有趣。这小小的芯片,还真有性格。”

路桥恢复了意识捂着脑袋,询问道:“这是玛格丽特的后续吗?我选出来的故事?”

“是的,回维度之间吧,看看阿努比斯回来没有。”克苏鲁打开了次元裂缝。

此时的玛格丽特作为芯片开口道:“你们是谁,为什么会读取我的意识。”

克苏鲁吓了一跳开口道:“机械神格?这小东西居然突破了。”

路桥不解的说:“怎么回事?”

“你读取的这个维度,距离这个故事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主角作为人早已经死了,但玛格丽特是永生的。在长时间人工智能的学习下居然有了那么意思神格,所以可以发现我们在窥视它的梦。”克苏鲁解释道。

“机器人也会做梦?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路桥不接的吐槽道。

玛格丽特此时开口道:“我明白你们是什么了,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神明。能带我离开我的维度吗?我的世界唯一的朋友已经死了六十三年。人类已经恢复了对地球的控制,而我非常孤独。”

克苏鲁看向了路桥:“这是你的故事,你怎么想?”

“能带上它吗?”路桥询问道。

克苏鲁点着脑袋:“我明白你的想法了。”

路桥被拽入了维度之间,而玛格丽特作为客人也被带上。

维度之间内,路桥站在吧台拿着芯片。

这是玛格丽特的芯片,此时没了电。

路桥立刻切开了一颗柠檬,将玛格丽特的背面插入柠檬。

玛格丽特活了过来机械的声音:“看来我要学习的事情还有很多。”

克苏鲁触手伸向了一旁的收音机一顿拆解之后拼装成了一个小机器人,触手将玛格丽特取出塞入小机器人内。

路桥看着询问道:“你还会这一手?”

玛格丽特有了一个新的身躯,开始扭动四肢。

克苏鲁指了指吧台笑着:“看来阿努比斯还没回来,新朋友你有什么想做给我们喝的?”

路桥看着玛格丽特,反应过来好像除了自己以外的这些人对维度之间的接受程度都比自己高很多。

玛格丽特直接进入了状态,两杯喝的被做了出来。

“这是什么?”路桥询问道。

“你叫路桥吗?我唯一的朋友叫艾伦·图灵。谢谢你扮演他,给了我一个美好的回忆。”玛格丽特跟路桥打了个招呼。

克苏鲁连忙解释:“维度内的故事,会以你的作为主角名。之前的故事也都是这样,全部改为你的名字。”

路桥反应过来:“没什么,这杯喝的跟艾伦·图灵有什么关系吗?”

“是的,他常常调给自己喝:红苹果汁。”玛格丽特解释道。

路桥喝了一口,青涩微苦。明明剥了皮,看样子是连核都打碎了。

克苏鲁则依然风卷残云,将苹果汁喝了个精光。

“它不喝也能进入故事吗?”路桥看着玛格丽特。

“当然可以,它可是有机械神格的……”克苏鲁说完路桥还没听清后半句就晕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