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13《阿努比斯》(前篇)

  • 维度之间
  • 得了吧
  • 4016字
  • 2021-03-22 08:00:00

路桥带着笑意看着阿努比斯打开了次元的裂缝,一旁的克苏鲁摇晃着自己的众多触手就好似在跟路桥和阿努比斯说拜拜。

路桥跟着阿努比斯走入了都是沙漠的次元,这里就好像古时候的埃及。

奴隶们此时顶着太阳,将巨石沿着细长的河流朝着远处搬运着。

太阳照射着路桥的脸庞,原本充满的困意一下子就消失了。

“这哪里还睡得着?”路桥嘟囔着吐槽道。

“没事,你有一整个晚上的时间。我们一般约好第二天醒了之后忙完自己的事情才去维度之间汇合,毕竟维度之间只是消遣。”阿努比斯解释道。

路桥点着脑袋,理解了阿努比斯的话语。

路桥跟着阿努比斯继续向前,此时的路桥四下张望着询问道:“金字塔呢?这里不是埃及吗?”

“什么金字塔?”阿努比斯反而不解地看着路桥。

路桥指着身旁奴隶,几个人一组靠着木头滑轮搬运巨石。

“那么他们要把这些东西都搬到哪里去?”路桥追问道。

阿努比斯反应过来乐呵呵地笑着:“他们是要去建造伟大的发电站,发电站里面用混凝土浇筑,外面则是巨石形成外墙,很伟大的发明。”

“发电站?”路桥不解地说。

“我监管的发电站也已经有个雏形了,不如我带你去看看如何?”阿努比斯说着缓步走在河畔旁。

越是被阿努比斯带着,路桥在路上就看见越多的奴隶。

而每每经过一个奴隶身旁,奴隶们就会放下手头的工作对路桥和阿努比斯进行叩拜。

阿努比斯似乎早习以为常,路桥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两个人一同走到了一处湍流的河流交汇处,路桥能看见奴隶们将巨石推下河流。

同时也看见许多奴隶用着麻绳将一个个穿着全金属潜水服的潜水员投入水中。

路桥看见了河流中间呈现的东西,那就是路桥理解的金字塔。

有几个潜水员一起在河流中将金字塔搭建出来。

上岸的潜水员摘下了头盔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十分疲惫,他们也是奴隶组成的。

“这不就是金字塔吗?”路桥指着远处巨大的神迹。

此时的金字塔半个都在水中,河流湍急地在上面冲洗着。

这要求搭建者有极高的水平,如果出现问题显然整个金字塔就会崩塌冲走。

阿努比斯摇着脑袋:“这才不是你嘴里的什么金字塔,这是我们的发电站。”

“发电站?金字塔以前是发电站吗?”路桥不解地说。

路桥思考着金字塔不都在沙漠当中,这里虽然是荒漠的样子但还是有绿植存在的。这里显然不应该是建立金字塔的地方吧?路桥充满了疑惑。

阿努比斯此时解释道:“这是我们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其实不仅仅是发电的作用。他是多功能的造物,水流在内部流动转化为电能。这些电能到了晚上就会发出幽幽的夜光照亮整个天空。而这发电站独有的形状,可以把底部的水流引导至上部随着倾斜面向四周的陆地进行灌溉。到时候撒下种子,这里就可以种满绿植。四周种满绿植,远处进行农田开垦。”

阿努比斯的话语中带着自豪。但路桥知道真相啊!如果金字塔真的是发电站,那么最后的结局就是水流干涸,成为世界八大奇迹。

路桥刚想把自己世界关于金字塔的事情说出来,反应过来一个问题。由于维度不同,路桥的世界金字塔的确是一个摆设,但阿努比斯的世界,可能永远不会有问题呢?

路桥笑着看着水里金字塔感叹道:“真是伟大的发明。”

阿努比斯笑了笑:“这里是第九十六座发电站了,同期的还有一些在别的地方修建。那些太远了我就不带你过去了,有机会的话我在带你欣赏一下已经建好多年的发电站,在夜晚绿洲中散发这光芒!”

九十多个金字塔?路桥有些惊讶。但似乎苏月有跟自己科普过,自己的世界金字塔似乎总数也就那么多。

路桥自然没见过金字塔在绿洲里,而且晚上还能发光。但听到阿努比斯嘴里描述的画面,路桥也脑补出了很美的画面。

阿努比斯带着路桥继续向前,河岸旁的一个巨大建筑前停了下来。阿努比斯笑着指了指建筑开口道:“到了,这就是我的神龛。”

地方挺大,但能看得出来是临时搭建的。

除了一个神龛外,旁边还有一个个小的隔间用来给奴隶们小憩。

这里的日常用具设施算是一应俱全,但所有的东西都透着一股寒酸和简陋。

阿努比斯进入了神龛,路桥跟了上去。

阿努比斯一屁股就坐在了石床之上笑着:“朋友,今天晚上你就睡在这里。现在外面太阳很大,但到了晚上会很冷,我有几卷羊皮毯子,到时候都给盖上,怎么样?还习惯吗?”

路桥环顾四周:“其他的都还好,我只是不知道你住得那么朴素。”

阿努比斯听完无奈地摇着脑袋:“不不不,这里只是我暂时的家。我在王城还有住所,富丽堂皇的用具都是金子打造的。这里只是我工作的地方,我的职责就是在这里守候到发电站完全建成然后回去复命。我在这里已经有八年时间了,估计还要一两年才能完工。否则我也不会无聊到去打开次元间隙,在维度之间内遇见克鲁苏和你了。”

路桥反应过来笑着:“原来是这样?你刚刚说的王城?难不成还有国王?不对,按照你们的说法应该是法老。”

“没想到你还知道法老,王城的王就是法老。”阿努比斯解释道。

“真有法老啊?我其实挺好奇的,木乃伊是怎么回事。”路桥自然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如果对方是克苏鲁,路桥估计不敢问那么多问题。

但对方是阿努比斯,路桥就直言不讳了。

“木乃伊?”阿努比斯看着路桥一脸的不解,那种感觉就好像路桥时不时就蹦出一个从未听过的名词。从刚刚的金字塔,到现在的木乃伊。

路桥比划着双手扶住自己的肩膀直立着询问道:“就是你们干嘛把人挖掉内脏,用纱布一圈圈地裹起来然后放在棺材里?”

此时的阿努比斯反应过来笑着:“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说的是人体沉睡技术吧?”

“啊?什么就人体沉睡技术了?”路桥没听明白那还是木乃伊吗?

“如果这个人现在对我们没有用处,我们就会用这个技术将它存放起来。等到我们需要他的时候,我们就会把器官灌输回去然后将其复活,当然挖出内脏单独存放还是给其裹上纱布都是为了少与空气接触。你们那个世界应该也有的,似乎叫什么人体冷冻。我们没有适合冰冻的设备,所以用这种办法。”阿努比斯解释道。

路桥此时才听明白开口道:“原来是这样,但完全不一样。我们那个是人生了病,或者想要永生才冰冻的自己。为的是在未来有条件了,再复活自己。”

阿努比斯点着脑袋:“我们的存放方式,说来话长有机会跟你慢慢诉说。”

阿努比斯现在不说,路桥自然不好再多问什么。

路桥贴着阿努比斯打算躺下,门口传来了吵闹声响:“神明大人,救救他吧!”

阿努比斯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路桥此时也走了过去想要一探究竟。

路桥走出了神龛,看见远处的场景。

原本用来运输巨石的原木此时绑成了木筏,上面躺着一个奴隶,奴隶的血流了一地。是因为右脚被巨石碾压着,奴隶们还算聪明用麻绳勒住了大腿之后整齐切下,此时受伤的奴隶捂着完全变形的右腿惨叫着。

阿努比斯对着空气一抓,一把火炬凭空出现在阿努比斯手里。

阿努比斯开始用火把烫熟了奴隶的大腿横切面,流血不止的大腿被火焰止住了。

“你还是个医生?”路桥在一旁看着眼前残忍的救治询问道。

阿努比斯摇着脑袋:“我并不是医生,只是合理地止损罢了。这里的每一个奴隶都是王城的财产,作为神我有能力直接愈合伤口。但也正因为我是神明才不能这么做,只能按照规章办事。”

路桥此时反应过来,确实连次元裂缝都能打开的阿努比斯为什么用这么粗略的手法救人。

“我不太明白,你能救他们为什么不救?”路桥不解地询问道。

路桥的话语说者无意,但显然一旁的奴隶们都听了进去。

阿努比斯笑了笑:“里面牵扯着很多的东西,按照你的世界的话就是命数。一切都有他自己的命数,如果我强行更改命数反而会造成秩序的混乱。维度之间的平衡是不能打破的,哪怕有一天我要死了。作为神我也会选择死去,而不是复活我的肉身。”

路桥似懂非懂,但尊重阿努比斯的做法。

大腿被火焰灼烧完的奴隶血算是止住了,但流血过多意识开始模糊,身旁的其他奴隶试着推了推却发现已经没了动静。

阿努比斯上手摸了摸对着众人开口道:“死了。”

此时的阿努比斯拿出了一把小刀和天平,随后切下了奴隶的心脏放在了天平之上。

天平的另一端凭空出现一根羽毛,随后天平倾斜向了心脏。

阿努比斯抓起心脏塞到了嘴里,周围的奴隶全部跪在地上以头抢地见证着这一场仪式。

唯独路桥站着不知所措,路桥询问道:“我在书里看过这个描述,是不是比羽毛轻就上天堂否则下地狱?”

“你说的对了一半,但你说的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完全不是的。”阿努比斯解释道。

“你说说吧,我倒是真的想知道我哪里说错了。”路桥兴奋地看着阿努比斯。

确实现在阿努比斯将奴隶的心脏挖出来,随后吃掉的这一套逻辑在路桥眼里看起来十分地奇怪。

阿努比斯四下张望了一下,摆了摆手臂:“你们干活去吧”

两边的奴隶此时都害怕地离开了,没有一位再逗留。

死去奴隶的尸体也被带走了,此时的阿努比斯指了指神龛内开口道:“进去吧。我和你聊聊是怎么回事。”

路桥点着脑袋,跟着阿努比斯走进了神龛。

此时的阿努比斯笑着开口道:“之所以要进来才能跟你说,是因为这些话奴隶们是不可以听的。你知道吗?这些奴隶其实不是人,或者说我们对人的定义不一样。”

“不是人?等等,你狗头人身就是人了?那我是不是人?”路桥不解地说道。

阿努比斯笑着:“我的朋友,你当然是人。我也是人。这样说吧,小时候读过书的,能接受新鲜事物的才能被称为人。而这些奴隶他们生下来就是为了干活的,除了吃喝拉撒以外,直到没有价值的那天才会被解脱。所以他们在我们的眼里根本就不是人,这样说你能理解吗?”

“明白了,但没完全明白。他们小时候没读过书,长大就学不进去了?你说你也是人?可你这一大个狐狸头?”路桥反应过来。

“我以前也是人头!只不过我继承了胡狼神的神位才成了这样!”阿努比斯解释道。

“你以前也是人类?那么你吃掉他们不就是带他们下地狱吗?”路桥有些不解。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我挖出他们的心脏称重。如果质量比羽毛还要轻了,那么就代表他们没有利用价值可以丢弃了。心脏已经薄成纸片的厚度了,虽然还能再复活他们,但复活回来也什么都不能干了只能等死。就好像当你重复轮回的时候,你的身形可以恢复但你的精神不可能恢复。有的奴隶经过几个轮回之后,心脏损耗程度会变得很快。”阿努比斯解释道。

“这不是电池吗?反复充电一直可以使用。但是电池液如果亏了,那么充再多很快就用完了就没有意义了?”路桥解释道。

阿努比斯笑着:“聪明,就是这个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