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2《黄金天使》(后篇)
  • 维度之间
  • 得了吧
  • 4243字
  • 2021-05-04 16:52:51

边角位的摄像师此时举起了手:“如果把陈教授的手部动作慢放,是可以看见他动笔动作的。调取一下,可以看出来大概是什么笔画顺序。”

此时的陈教授指着路桥:“是,没错。我假装写了六十三,但我没写出来!就是没写出来可我的比划顺序让路桥看见了!所以他猜的六十三,他这是魔术根本不是什么天使看见的。不行再试一次,这一次请人站这里背对着写如何?”

路桥转身环顾四周无奈地开口:“天使走了,我没办法再看出你写什么了,要就只有明天了吗。但天使说了你说谎是要下地狱的,你等着吧。”

“笑话!你就是魔术,我说要背着写了你就说自己做不到了!这事情还不简单吗?你爸妈和你一起搞出来的骗局就是想赚钱我绝对没说错!”陈教授歇斯底里地大喊着。

现场导演开始指挥主持人往结束语引导,既然天使走了那么显然再拍摄下去也没意义了。但这次的事情争议绝对够了,绝对是个爆款。

主持人开始安抚双方的情绪,事情显然到这里不了了之。

路桥被父母带走,陈教授到了后台跟着一帮专家显然还没有打算离开开始侃侃而谈。说的也不是路桥有问题,而是路桥的父母卑劣地使用孩子行骗。

一个星期之后电视台播放节目,事情火爆到了全网。

不仅仅是路桥的账户凭空来了一倍的粉丝和质疑者,连路桥的父母上班下班都会被路人和同事追问到底为什么要让孩子说谎。

当然也有人觉得事情诡异,开始揣测陈教授手上到底写没写过六十三。

还有路桥违背常理的摔倒之谜,脑袋怎么做到反人类的隔空弹起。

有的人也觉得真假根本没意义,这就是一场炒作而已。

当天参加过节目的权威,也开始发声。

一踩一捧,也只为了热度。有的说当天确实发生了很多异常,说陈教授太刚愎自用。相反的也有挺陈教授的,表示用孩子骗人太过无耻。

一团乱,唯独没印象的就是天使和路桥。

六年级毕业距离初一开学还有一点时间。

晚饭爸妈坐在一起一个劲地互相抱怨。

“就说了不应该带儿子去什么节目,赚名气?现在我们都被骂成什么样了?”妈妈带着脾气。

“这事情谁能想得到啊!”爸爸无奈地摇着脑袋。

此时路桥的爸爸又接到了导演的语音,按下按钮之后听到了语音消息。

是现场导演的语音:“路桥爸爸,还有兴趣来参加一次节目吗?”

路桥爸爸大喊道:“参加个屁,害我们一家还不够惨吗?”

导演的语言连忙发到:“不是的,我们又收到一个说是能看见天使的孩子。这次还请了陈教授,三个人坐在一起再聊聊好吗?”

饭桌上路桥爸爸看向了路桥,路桥点了点脑袋:“我参加,但时间还是跟之前一样。我要提前一天跟天使定好明天出现的时间,再在哪个时间录制。对方如果有时间限制的话,可以慢慢谈。”

爸爸看向了妈妈,此时的妈妈也点着脑袋激动地开口道:“你跟那个导演再加一条,给我们洗白一下。我们没教唆孩子骗人!”

爸爸将话语传递给导演,片刻导演回复道:“完全没问题,对方以你们时间为准。”

路桥愣了愣,对方,那个有天使的孩子以自己的时间为准?

此时的天使出现在路桥身后:“发生什么事情了?”

路桥转头开口道:“节目组请我们过去,说又见到一个自称能看见天使的孩子。”

“是吗?”天使愣了愣。

“那个能看见天使的孩子是真的吗?”路桥询问道。

“没见到人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天使可不止我一个。什么事情都有可能,那你说时间定在三天后,下午一点。”天使解释道。

路桥让爸爸转述了详细的时间,导演回了消息:“很好,我们会直播。”

三天后的下午一点,熟悉的摄影棚里却没有了观众。

但大银幕上是六台手机的直播画面,分别是地方台和地方台最大的娱乐媒体和官方电视台直播。

此时上面显示着在线人数,最少的人数也有三万多。最多的接近十六万,此时还没正式开始想必正式开始还能翻上几番。

爸妈询问了现场导演,导演无奈地解释道:“反正是直播现场有没有观众无关紧要,上次的场面后来你们走后观众席还有人动手了。索性这次就不请观众了,技术员直接在绿布上作些假观众出来。听说一秒都要烧几百块,我们电视台也下血本了。”

爸妈将信将疑,路桥上了台。

路桥坐在台上,并没有看见另一个孩子。

路桥看着主持人,此时的主持人还在看着手里的稿子。

六个屏幕上刷着评论,都在催促怎么还没开始。

“另一个孩子呢?”路桥询问道主持人。

主持人笑着抬头:“你是主场嘉宾,那个孩子只是一个单元的嘉宾所以还没有上台。那么,天使来了吗?”

主持人询问道,四下张望着。

路桥看了一眼身后点了点脑袋,路桥看见主持人的举动也明白对方应该是真的相信天使。当然路桥也明白,在台上答出六十三的那天,在场的很多人应该都相信了。

只是事情发酵到场外,更多的人不愿意相信看见的报道而已。

路桥此时看见了远处走上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陈教授。

此时的陈教授头发花白,才几天就变成了这样。路桥想到了一个词,一夜白头。

双眼内陷且黝黑,似乎已经有几天没有睡觉了。

陈教授此时盯着路桥,视线死死地盯着。

路桥没有心虚,反而是充满了怒火。

此时的主持人开口道:“对准备好了那么开始了,路桥,天使这一次说他什么时候要走?”

路桥看了一眼天使,得到了答复伸出了手比了个二:“两个小时。”

“那好,长话短说我们现在正是……”主持人开始对着摄像师缓缓地说开头。

此时的陈教授站起了身:“一分钟我都不想多等了,快点开始吧。我想证明路桥你是骗子,这段时间我又看见了一个自称能看见天使的女孩。她的天使可以现形,我想让她和你对峙一下如何?”

原本催促快点开始的评论,怎么都没想到陈教授会那么急切开始不断地叫好。

主持人愣了愣,因为是直播主持人还特地准备了节目的时间线。但还没按照时间线进入第一个流程,就被眼前的陈教授打断了。

天使?还能显现?路桥越来越好奇。

路桥转头看向了身后,路桥身后的天使摇着脑袋:“不如让她出来再说?”

路桥转过身看着主持人和陈教授开口道:“请她出来吧。”

陈教授走到了后台招了招手,一个女孩被请到了台上。但没有朝着路桥这边走来,而是站在稍远处,那里是接近后台。

路桥看向了女孩,女孩缓缓开口道:“我叫莉莉。”

主持人刚想开口,陈教授拍了拍女孩:“开始吧。”

莉莉看着路桥开口道:“你能看见我的天使吗?你的天使好漂亮。”

路桥愣住了,路桥什么都看不见摇着脑袋。

“说出来,他的天使长什么样子?”陈教授一把抓住了身旁的莉莉。

“金色的头发,雪白的翅膀微微地发着光。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人。我的天使是个男人,跟你的很像但更中性。他就在我的身后,你看不见吗?”莉莉描述道。

此时的陈教授开口道:“看来是真的,这个世界真的有天使呢,那么路桥我奇怪。你为什么看不见莉莉身后的天使?”

就在莉莉承认看见路桥身后的天使的时候,直播间开始疯狂地刷礼物。

六个直播间,最少的也已经到了十万人。最多的已经聚集了一百多万人,这是全国的直播这个热度已经平台一线主播高峰时间段的直播人数。

为什么?路桥也想知道为什么。

路桥不解地转身看着自己身后的天使:“为什么我看不见她的?看不见她的天使。”

天使笑着:“如果你现在承认看得见她身后的天使,那么全世界就会相信天使真的存在了。”

路桥再度看了一眼此时的直播画面,六个直播间的评论都在疯狂地窜动目不暇接。

路桥无奈地低下了头,这不是自己的想要的吗?

三岁开始自己就想证明天使的存在,现在眼前的叫莉莉的女孩已经看见了天使。

只要承认自己也看见了对方的,那么自己就做到了。

路桥微微的点着脑袋:“我看见了,我看见了他身后的天使。”

路桥刚说完,陈教授就笑了。

哈哈大笑指着路桥大喊道:“这个世界根本没什么天使!你路桥就是个骗子。是你爸还是你妈让你说的?终于被我骗出来了吧?”

此时观众席几位手指摄像机的摄影师冒出了头,而屏幕上的直播画面也被按下了暂停。

莉莉看着身旁的陈教授笑着:“爷爷,我根本没有天使。他也没有对不对?”

陈教授笑着:“莉莉姓陈,是我的孙女。这就是一场戏,就是要骗你承认你也看见了莉莉身后的天使。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天使不是吗?直播也是假的,早就做好的烘托现场情绪的罢了,说吧你为什么会想骗人?”

路桥反应过来转过身,身后的天使正在淡化。

天使笑着:“再见了路桥,其实那个姓陈的老头第一次让你猜手里有什么的时候,我就想故意说个错的,这样的话老头就会笑着说你是个骗子。我和你就能一直当好朋友不至于闹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其实不想被那么多人发现。也不想你被那么多人发现,现在这样也挺好。我只是庆幸我从未骗过你,但可惜你骗人了。说谎了的人就会下地狱,天堂已经没人了。所以我们天使才在人间找不说谎的人,一对一服务地带他上天堂。就跟那个老头执着地想要承认这个世界上没有天使一样,我也执着地跟上帝打赌你会上天堂。可惜了,我会记住你的。”

路桥有些不知所措,反应过来因为自己的谎言天使真的消失了。

“这个世界没有天使对吧!导演、主持人你们都听到了对吧?”陈教授兴奋地笑着。

“你用一个谎言,去验证谎言,得到的当然也是谎言。我只是没想到之前只是你骗人,现在你让你的孙女也骗人。当然也害得我骗了人,那就骗下去吧。这个世界上没有天使,我说谎只是因为我太孤单了没有朋友。所以我幻想了一个朋友,并且想把他画出来,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存在。”路桥无奈地解释着,说完转身走向了父母。

(后记)

爸妈变成了克苏鲁和阿努比斯,吓了路桥一跳。

远处的莉莉则是芙罗拉的样子,空间的间隙再一次被打开。

维度之间,路桥缓过神看着还剩下一口的金色香槟。

金灿灿的在灯光下,就好像是天使那般。

只不过接下来一口之后也就从酒杯中彻底消失了,此时的路桥有些不舍的开口道:“这世界上还有没说过谎的人吗?”

“哑巴不会说话,所以没说过谎。”阿努比斯解释道。

“哑巴可以点头摇头,依然可以说谎。刚出生就死掉的孩子没说过谎,这是唯一的答案。也就那样的人死后去天堂才能成为天使,才会那么幼稚在那个维度发生那样的事情。”克苏鲁笑着。

“爱说谎的人类和腐烂的葡萄在我眼里是一样的东西,都是没有价值的东西。至于有没有不说谎的人类,就跟你问我有没有不会腐烂的葡萄一样。哪怕是树木都会枯萎,我们也会枯萎。”芙罗拉说完看了一眼克苏鲁和阿努比斯。

“神也会死?”路桥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大事。

“连宇宙都不是永生的,说不定哪天就塌缩成一个点了,及时行乐我的朋友。”阿努比斯说着开始洗杯子。

“享乐是你们的事情,我的子民们还在等我。”芙罗拉站起身,朝着墙面走去消失在了裂缝中。

维度之间又只剩下了路桥、阿努比斯和克苏鲁。

克苏鲁打了个哈切触手摸了摸嘴唇,阿努比斯也被传染似的用手捂住了嘴。

路桥也被传染似的有些提不起精神,困意立刻占据了大脑。

“享乐是大事,休息也是。路桥,你是打算跟我去我的维度,还是克苏鲁的维度?”阿努比斯询问道。

看着克苏鲁不怀好意的样子路桥有些害怕,指着阿努比斯笑着:“当然是跟你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