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双鹤大桥命案
  • 国民校草是法医
  • 黑色抹茶
  • 1546字
  • 2022-04-19 18:41:03

晚六点十分,南城总局接到报案。

双鹤大桥发生命案。

一具尸体在江边被路人发现,死者未知。

警局立刻派人马前往,双鹤大桥一定范围内被迅速封锁。

警察正在勘察案发现场。

尸体被打捞上岸了,隔着衣服都能看到尸体的浮肿,散发着一阵阵臭味。

法医还未到现场,无法确定死亡时间。

不过可以明显看出不是今天死亡的。

但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

尸体前,围着几位警员。

警员一边给现场拍照,一边等法医来验尸,最大限度的保留尸体原状。

“法医到了,快让让。”

徐洲扒开人群,紧随其后的是一团“黑”。

准确来说是一个穿着纯黑外套和黑色运动裤的人。

头上戴着白色太阳帽和蓝色的普通口罩,手上戴着白色橡胶薄手套。

对方微低着头,沉默的跟在徐洲后面。

神秘又怪异的装扮,连是男是女都看不出。

这打扮确定是法医而不是蒙面杀手?

在众警员略带审视与警惕的眼神下,徐洲忙解释道:“苏法医临时出差了,这位是上面派来的傅法医。”

至于为啥穿成这样,他也不知道,他接到命令去接人时,找了半天才发现对方就是站着电线杆下的黑“团”。

直道对方一声不响的掏出临时法医证,他才相信,这神秘装扮确实是他要找的人。

徐洲话音刚落,“黑团”已经递出临时法医证。

“你好,同志,麻烦把帽子口罩摘下。”警员例行公事。

黑团身形微顿。

徐洲忙道:“同志,刚才上面的人通知了,这位法医情况特殊,暂时不方便露面,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警员闻言,也不纠结了,快速扫了眼法医证,回了个敬礼的手势,便侧身让路。

严格来说,法医是不戴口罩的,一是对死者的尊重,二是能够更准确的辨别气味。

对方在口罩在鼻子处弄了两个孔。

所以带口罩的意义是什么呢?

虽然不合时宜,但齐阳还是有些忍不住想笑。

“傅法医,走这边。”

徐洲带着法医直奔尸体。

“温顾问,法医到了。”

“嗯。”

蹲在尸体前的人,站起后,深邃的目光淡淡的在“黑团”身上停了半秒,随后修长的身姿缓缓退到一侧。

“黑团”微低着头上前,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下,“黑团”无声的把红十字堪查箱放在地上,里边的物件不多,但摆放得十分整齐。

手上的刀具在镁光灯的照射下,闪着丝丝寒光。

手起刀落,很缓很温柔的动作,却让跟过来的齐阳不由咽了咽口水。

十分钟后,“黑团”终于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对方的声音低沉略带些磁性,即使是在描述让人不寒而栗的事情,却不可否认的很好听:

“死者手脚皮肤处无刮伤挣扎的痕迹,指甲无泥,嘴里无白色泡沫,初步判断死者为无意识状态下,死后抛尸可能性比较大。”

吐字清晰,直奔主题。

“黑团”隔着手套抬起死者腐烂的手臂:“根据死者有轻微的腐烂症状,死于两天前,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具体信息解剖后另定。”

“你怎么知道?”听着对方语气冷淡却又毫不迟疑,齐阳眼底带着些许不可思议。

他们也怀疑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但还没找到证据,不敢百分百确定。

“黑团”无声。

在齐阳见对方沉默,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刚要离开。

略微低沉好听的声音从白冒底下传出:“这里是多条一级公路的交叉口,二十四小时人流量不少,尸体被抛尸两天左右。”

话音停,黑团已经开始收拾东西,紧贴的手套愈加可以看出对方修长的手指。

末了,“黑团”补充了句:“最好查查附近的酒吧。”

“啊?”不仅齐阳懵了,连其他人也疑惑。

一侧把玩着钥匙的男生动作微不可见的一顿,骨节分明的手指停住旋转的海绵宝宝钥匙扣,一秒后,他再次漫不经心的转起了钥匙。

看到法医要离开,徐洲急忙问:“法医……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临时工。”

“……啥?”

齐阳一时转不过来,但徐洲是听明白了,表情瞬间复杂。

临时工就能这么嚣张的了?

徐洲:“咋比温顾问这个长期……临时工还嚣张?”

话音刚落,徐洲呼吸一窒。

咋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他……应该没听到吧?

“我很嚣张么?”

清冷又漫不经心的声音。

徐洲心如死灰:“不是……我……”对上男生似笑非笑的眼神,他不敢狡辩了。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