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闲逛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540字
  • 2021-04-07 13:01:40

云墨穿着一身休闲装宽大的上衣下藏着猎杀者,身后的背包里装着还在“装死”的鸣鸿,在巴黎的大街上闲逛了起来,

此时的巴黎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临近圣诞节,很多店家已经打出了圣诞节的嘘头,云墨漫步在巴黎的街道上东看看西看看是不是拿着相机拍拍照片,就像是一个来巴黎旅游的游客。

云墨来到了塞纳河畔,带着帽子看着依旧是碧波荡漾的塞纳河,静静地欣赏着美景,(温带海洋性气候下的巴黎冬暖夏凉,塞纳河不会结冰)

塞纳河发源于勃艮第科多尔,巴黎就是依靠塞纳河发展起来的,沿塞纳河十多公里都是石砌码头和宽阔的堤岸,有30多座精美的桥梁横跨河上,高楼大厦排列于两岸,倒影入水,景色十分美丽壮观。

云墨看着身边几个亚洲人走了过去,跟云墨一样他们也是游客,云墨无意听到他们用纯正的汉语说今年的巴黎比往年都冷啊,恐怕都有零下了吧,按说不应该的啊。

其中比较秀气的男人说天气这种东西谁知道呢,就像女人一样阴晴不定。

这句话引得他们中的女性连连白眼,云墨看着这几个老乡没上前搭讪,他还记得自己的任务。

云墨看着清澈的塞纳河脑海里想到了那个管理者,就是被抛尸在塞纳河的尸体,他是地下坟场的管理者,自己去看看说不定能有什么发现。

自己真是一个忙碌的命啊,云墨老气横生的在心里感叹。

云墨决定步行前往地下坟场,这样可以给对方创造机会,云墨先是来到了玛摩丹美术馆,

云墨只是在外面看了看就走了,欣赏画作这样的事自己干不来,自己也看不懂那些大师的画作,自己就是个俗人吧,云墨在心里自嘲道。

云墨走在巴黎的大街小巷里,看着人来人往的街头,就像是过客一样,站在红绿灯下等着绿灯。

身边还有一对年老的夫妇再用法语交流,看着对方的样子是一对恩爱的老夫妻了,绿灯亮起,云墨迈着步伐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云墨就这样在巴黎的街头闲逛,遇到想买的东西就上前用英语交流买一些纪念品,两个小时后,云墨背着背包来到了巴黎著名的景点地下坟场的入口,

云墨买了一张票后,手里拿着一小盒马卡龙在管理员怪异的目光下走了进去。

在云墨走远后,管理员用法语感叹,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来地下坟场吃东西的都有,这还是第一次啊。

云墨在地下坟场的通道里缓慢的行走,四周都是尸体的骨骸整齐堆积的墙壁,这些骨骸已经被摸得发亮,现在这个时间点来参观的人不多,但是云墨还是能看到两三成对的参观的人,白人黑人黄人都有。

他们看云墨的目光都是怪异的,谁也没想到有人能在地下坟场里一边参观一边吃东西。

云墨看着这些被摸得蹭光发亮的骷髅,想到了中国的一项手艺活,盘古玩,云墨记得当初听过一个相声,里面说的就是盘古玩的事情,要是真有像相声里面说的人,看着这些干巴巴的,麻麻赖赖的,一点都不圆润的骷髅估计得疯了一样的盘它。

云墨轻笑一声,开始观察这里的环境,景点欣赏一会儿就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找线索才是首要目的,

半小时后一脸失落的云墨走了出来,自己在里面闲逛了半小时什么也没发现,能去的地方都去了,还有一些被铁栅栏挡住的通道没去,那些地方都被封禁了,

云墨倒是能凭借自己的身手进去,但是这样做不太文明,分部当初也搜查过,什么也没发现自己进去也没用啊。

云墨嚼着马卡龙从地下坟场走了出来,在管理员看勇士一样的目光下离开了地下坟场,云墨将已经没有马卡龙的盒子扔到了街边的垃圾桶里,想着接下来去哪里好啊,没有目标,

接着云墨在一家餐馆随便吃了一点午饭之后就开始了各种景点打开。

下午五点云墨回到了洛朗庄园,来到客厅看到了等自己的伊莉莎白,云墨坐到沙发上,拿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说道“闲逛了一天什么也没发现。”

“不用着急,对方要是那么容易就露出破绽的话,我们早就抓住他们了”伊莉莎白看着手里的书说道。

“到现在为止也没听你说过洛朗家族内部叛徒的事情啊”云墨说道

“内部也不是什么大事,基本已经确定了,所以也就没跟你说了,等平安夜前一天天家族会开一场年会,到时候家族内部的事情也就结束了”伊丽莎白抬起头看着云墨说道。

“还有两天就平安夜了”云墨说道“我想今年的平安夜你会很平安”

“希望如你所说的”伊丽莎白说道。

“我先回房间看看鸣鸿怎么样了”云墨说。

“好”伊丽莎白说道

云墨起身离开了客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背包里的鸣鸿拿了出来,还是沉睡的样子,

云墨将自己的手指咬破,滴了两滴血到鸣鸿的鸟喙边,血液顺着鸣鸿的嘴边留了进去,云墨看着沉睡的鸣鸿,能吸收自己的血液说明没事,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云墨拿出了猎杀者,放到了一边,刀是好刀,就是比不上鸣鸿。

云墨躺倒了自己房间里的红木摇椅上,随着摇椅摇晃的节奏慢慢的睡着了。

“云墨少爷”

熟睡中的云墨听到了莉莉丝的声音,睁开了自己迷糊的眼睛,看着眼前的莉莉丝,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说道“怎么了?”

“晚饭好了,家主在餐厅等你”莉莉丝说道

“好,我洗个脸就下去”云墨说完就起身去洗脸了。

莉莉丝看着洗脸的云墨,心中嘀咕道难怪家主相认云墨少爷当弟弟,睡着的云墨少爷好可爱啊。

洗完脸的云墨看着有些愣神的莉莉丝说道“我们走吧”

回神的莉莉丝看着云墨说道“对不起云墨少爷,我走神了,我们走吧”

云墨点点头,跟着莉莉丝去了餐厅,这条路他走了好几遍了,每次都是跟着莉莉丝走,自己好像一个没长大需要带领的孩子一样,云墨心中吐槽道。

云墨跟伊丽莎白边聊边吃一个小时候后,云墨回到了房间,躺倒了床上,一股困意袭来,云墨坐了起来,摇了摇头,自己最近很容易犯困啊,云墨想到,可能是今天走的路太多了吧,云墨又喂了鸣鸿几点血,躺倒了床上再次睡着了。

此时桌子上的鸣鸿身体上出现了一道道花纹,从鸟头到鸟尾遍布着像是文字的花纹,闪闪发光。

此时在一个奢华的房间里,两个身高不到160的少年,坐在棋盘两边,认真的看着棋盘,这是一个国际象棋的残局,黑方还剩下一王一后一车一马,白方还剩一后一王一兵一马,明显是黑方有利,但是黑方的执棋人眉头紧皱,因为黑王已经被包围了,无论他动那颗棋子面临的结局都是输。

如果云墨在这里的话,肯定能认出这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跟路明非的弟弟路鸣泽很相似,不过两人的气质差了十万八千里,另一个则跟自己很像,就像是缩小版的自己。

“我输了”路鸣泽说道。

“嗯,必然的”缩小版的云墨说道。

“你不去看看嘛”路鸣泽说道。

“不用,一群跳梁小丑而已”缩小版的云墨说道“你关心自己就好”

“我可不是你,一切尽在掌握”路鸣泽说道。

“切”缩小版的云墨不屑的切了一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