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上帝权柄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507字
  • 2021-04-07 14:50:13

兔女郎再次端着一个铜盘走到了舞台上,主持人捏住红布的一角,说到

“很遗憾,今年的赫尔墨斯拍卖会压轴的宝物临时改变了,我们对此保持歉意,但是我相信这件宝物更适合这次拍卖会。”

主持人顿了顿,用力的掀开了红布,红布下是一张羊皮卷,主持人神秘的一笑病态的大喊道

“这是来自远古龙族的密语,是上帝残缺的权柄,这是血统提纯技术,虽然是残缺的,但是凭借各位的能力我想他会变得完整,起拍价1亿美金”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震惊住了,包括云墨,在场的人谁都没想到赫尔墨斯拍卖会会将这种东西拿出来拍卖,不管是真是假,赫尔墨斯拍卖会既然敢拿出来,就说明这是真的。

震惊过后,所有人都贪婪的看着铜盘上的羊皮纸。

云墨看着贪婪的众人,对着伊丽莎白说“你觉得卡佩会不会跟那个组织有关系”

在现在以卡佩家族为背景的墨尔赫斯拍卖会突然拿出血统提纯技术,不得不让人怀疑卡佩家族是不是跟那个天秤组织有关系。

伊丽莎白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无法确定,有理由但是也没有理由”

有理由是因为卡佩家族与秘党在上一辈的争论,那一场争论导致卡佩家族差点被除名,没理由是因为卡佩家族没有能力跟整个秘党为敌,而且卡佩家族也将自己家的长女送到了卡塞尔学院,

现在血统提纯技术暴露出来,不管这项技术的来源是哪里,现在的赫尔墨斯拍卖会和卡佩家族瞬间变成了整个混血种世界的漩涡中心,那怕这是一项残缺的技术,

一项技术的成功需要长年累月的研究,而且你也不一定能研究出来,现在这项对于混血种有这致命诱惑的血统提纯技术被赫尔墨斯拍卖会拿出开拍卖,虽然是残缺的,但足以吸引在场的人孤独一掷的得到这项技术。

大厅里的海迪琳和莫雷紧张的看着台上的羊皮纸,两人低声交流了一下,海迪琳撩了一下头发,耳边的蓝牙打开了,海迪琳向分部汇报了这个消息。

此时圣心教堂,依旧是黑袍人在祈祷,一个黑袍人来到他的身边说道“鱼饵已经放出了。”

祈祷的黑袍人点点头说道“钥匙怎么样了?”

“钥匙正在逐步完善,摩尔斯·卡佩也和我们合作了”

“现在一切都是关键时候,不能出现任何问题,你继续盯着钥匙,卡佩家族我亲自去,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可惜卡佩家族并不懂得这个道理”祈祷的黑袍人说道。

“是,马赛那边也是不消停,他们想要掌握主动权”

“小丑终究只是小丑,他们不用管,送来的东西都到了吗?”祈祷的黑袍人问道。

“都来了,就在我们的仓库保存,只要吾主苏醒,他的战士们也会随之苏醒”

“很好,巴黎市区怎么样了”

“按照计划正在进行,除了被发现的庄园,其他的基地正在为缓慢转移,现在法国分部和洛朗家族查的太严,我们只能小心翼翼的转移”

“嗯,能放弃就放弃,鱼将要咬钩了,还有四天仪式就要开始了,第五天的时候钥匙必须到位,第六天吾主就会归来了”黑袍人停止了祈祷站起身来说道。

“检测出来了,是圣子无疑,但是圣子会心甘情愿的合作吗?”

“无论他是否心甘情愿,他必须唤醒吾主,这是他的使命”黑袍人说道。

这时又一个黑袍人跑了进来,朝着二人双手在胸前交叉行李,然后说道“仪式场所被发现了,人也跑了”

“影响不大,第三计划启动,其他的一切不变”为首的黑袍人说道“必须保证圣子的安全,告诉神使们第五天迎回圣子,十年的布局成功与否就在今朝,行动不允许失败”

两名黑袍人行礼说“是”然后两人退出教堂,开始了行动。

此时赫尔墨斯拍卖会的情况已经超出云墨的掌控了,面对血统提纯技术所有人大厅里的高贵优雅的家族代表们现在就像盯着猎物的野兽一样,双眼通红,死死的盯着铜盘上的羊皮卷,但是理性告诉他们不能出价,至少现在不能。

“1亿美金”云墨出价了,云墨这一次的叫价仿佛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群,

众人纷纷抬价,现在在场的都是有实力的家族,他们有自己的盟友,万一他们拍下来了,他们有机会保住,虽然只是有机会,但是那个家族的崛起没有经历过变死而生的呢?

“10亿”1号贵宾室的弗罗斯特出价了,说完话弗罗斯特冷冷的看着主持人。

弗罗斯特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大厅里众人的抬价,一下子抬价5亿,不愧是加图索家族,众人想到,大厅里没有人在出价了,他们知道这场游戏他们出局了,因为加图索家族入局了,或者说秘党高层入局了。

“15亿”二号贵宾室出价了。

“30亿”云墨说道。

伊丽莎白也是云墨捏了一把冷汗,15亿的加价,那怕是她也不得不慎重,洛朗家族一个月的利润也才30亿。

弗罗斯特刚想接着加价,他的手机响了,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弗罗斯特冰冷的脸此时已经快要滴出水来了了,冷哼一声,离开了贵宾室,恺撒看着这样的弗罗斯特先是惊愕,然后冲着云墨笑了笑也跟着离开了。

云墨看着离开的弗罗斯特,没有深思弗罗斯特为什么离开,依旧冷冰冰的看着整个大厅,无意间瞟了一眼海迪琳,此时的海迪琳用力的握着座位上的扶手,满脸愤怒,似乎在努力的克制着什么,旁边的莫雷则是一脸平静,但是他紧握的拳头告诉云墨这个人想打死自己。

云墨看了一眼伊丽莎白,伊莉莎白给了他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就开始闭目养神,云墨意识到自己似乎把价格喊高了,但是这种感觉好爽啊,他终于明白有钱人的快乐了,

这种一掷千金的爽感爽翻了,而且花的还不是自己的钱,云墨满心期待的等着有人跟他抬价,反正已经到了30亿了,再多几个亿分部也不会介意的,反正自己也拿不到多余的钱了,干脆让自己好好爽一把。

云墨的期待终究是破碎了,在绝对的权利和力量面前,大厅里的家族终究还是太脆弱了,

如果他们联合起来还能对抗秘党,但是没有足够的利益来维持他们的关系,那怕是传承千年的秘党,内部也不是一块铁板。

就这样这场金钱的游戏在权势和力量面前随着拍卖锤的落下潦草结束了,大厅里的人也开始退场了,贵宾室里的人悄悄的走了,酒德麻衣走的时候还是一脸懵逼,她依旧没有想出她的老板让她看什么。

中年的亚洲人在走之前举起茶杯朝着云墨的方向举了举,一口将茶水喝完,就离开了,两位秘党家族的代表人拿出手机发了一个短信之后也离开了。

云墨和伊丽莎白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喝着茶,伊丽莎白说“刚才感觉怎么样?”

“一掷千金的感觉很爽”云墨说。

“我也是没想到你喊出了30亿的价格,在我的预算里24亿是封顶价格”伊丽莎白淡淡得说。

“这么说我说多了?难怪刚才海迪琳和莫雷都想要杀了我”云墨吐槽道。

“不算多,也就洛朗家族一个月的利润,法国分部一年的预算”伊丽莎白喝了一口茶水平淡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