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朋友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545字
  • 2021-03-30 00:04:28

伊丽莎白看着平淡的云墨,她从云墨身上感受到了淡淡的悲伤,尽管只是一瞬间但是她还是感受到了这似曾相识的悲伤,她能理解云墨的悲伤,当年他父亲也是空难去世的,她来不及悲伤就成为了洛朗家族的家主,身为洛朗家族的家主,她被迫放弃了自己的的爱好,从大学退学,不断的学习话术和谈判技巧去和一些老家伙们在谈判桌上谈判,所有人都只注意到白天她光鲜亮丽的样子,却没人知道每到深夜她都会一个人独自悲伤。

她看着云墨,伸手在云墨头上抚摸了几下,云墨懵了,他开口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小时候我母亲在我难过伤心的时候都会这样抚摸我的头,来抚平我内心的难过”伊丽莎白解释道,手还是在摸着云墨的头

云墨将头从伊丽莎白的手中逃脱,然后对着伊丽莎白吐槽道“我把你当校董,你却想想当我妈?”

“当你母亲嘛,也不是不可以”伊丽莎白沉思了一会说道

“拉倒吧,最多也就20岁,我16岁,你是4岁生的我?吉尼斯世界纪录是不是还要给你颁一个最小生育奖”云墨吐槽道

“有一个称呼叫做后妈,你们不是有句话吗?占便宜不分称呼”伊丽莎白说道,话音里多了一丝轻快。

“好家伙,巴黎绝对方我”云墨吐槽道,然后岔开话题说道“到了拍卖会我需要注意什么吗?”

“站在我身边,别乱看其他贵妇小姐,就好了”伊丽莎白说道“还有方是是什么意思?”

云墨白了伊丽莎白一眼说道“我是正人君子,非礼勿视我还是懂的”

“正人君子可是不会不解风情的吐槽女性”伊丽莎白说道。

“正人君子最擅长的就是辩论和吐槽”云墨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这是歪曲事实”伊丽莎白说道,然后话音一转“我们是朋友对吗?”

“难道不是吗?”云墨反问道,两人相视一笑,鸣鸿看着二人,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这俩人发生什么事了?他们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得懂,为什么连在一起我就不懂了呢?

在云墨看来伊丽莎白跟他是一样的人,他能从伊丽莎白身上感受到相同的悲伤,极力隐藏的心处,偶尔又会在一个人或者同类面前显露一角,与其说是朋友,不如说是病友?一样的内心苦涩充满悲伤,却又不想要展示悲伤,云墨能读懂伊丽莎白的悲伤,伊丽莎白也是一样。

“拍卖会其他校董也会来吗?”云墨突然问道

“这次的巴黎事件显露出对方有可以依靠提纯血统来制造死侍的方法,所以很多校董都很关注这次的事件,在我们得到那个组织要参加拍卖会的消息的时候,其他几位校董也会得到这个消息,不出意外的话其他校董应该都会参加”伊丽莎白说

“虽然这是一个不完美的技术存在着巨大的缺陷,但是校董们或者说所有得到消息的混血种家族都想凭借自己雄厚的资本来研发这项技术,从而掌握完美的稳定的提纯血统的技术。”云墨说道

“稳定的提纯血统是混血种家族最想要得到的技术,这项技术一旦被掌握,掌握人就像是拿到上帝的权柄一样,可以凭借这项技术成为各方的宠儿。”伊丽莎白说道

“洛朗家族也是这样?”云墨看着伊丽莎白说道

伊丽莎白轻笑一声说道“这项技术洛朗家族也想要掌握,但是这项技术不是洛朗家族的首要研究目标。”

“哦?”云墨瞬间来了兴趣了,血统提纯技术的价值不需要多说,掌握这项技术的家族完全可以依靠不断的积累来不断壮大家族,甚至积累到一定程度达到称霸混血种世界也不是不可能的,这项技术竟然不是洛朗家族的首要研究目标,这就很值得玩味了。

“这项技术的弊大于利,先不说需要花费多少资源,到最后真的研究出来了,隐藏好消息还好,如果暴露出来,最先面对的不是来自各方的祝贺和试好,而是来自整个混血种世界的针对。”伊丽莎白说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云墨嗤笑一声,然后说道“那洛朗家族追求的是什么?”

“秘密”伊丽莎白撩了一下头发神秘的一笑说道

云墨看着风情万种的伊丽莎白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让我当你的男伴出席这场掌权者的舞台,我可以说你目的不纯吗?”

“你猜”伊丽莎白说道

“我不猜”云墨说道“神神叨叨的”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伊丽莎白说道

“不用神秘你就够有魅力的了”云墨说。

“这还是你第一次正式夸我”伊丽莎白说道“我可以说我撩动了你吗?”

“没有”云墨说道“我对你不感兴趣,”

“你这样直接的拒绝,可是很伤我的心的”伊丽莎白调戏的说道

“呵呵呵,能好好说话吗?”云墨说道,自从二人因为刚才的谈话,关系亲近后,云墨就发现了这位伊丽莎白校董内心隐藏的一面。

“你真不是一个合格的绅士,真不知道昂热爷爷是怎么选你当他的继承人的”伊丽莎白说

“你知道?”云墨问道

“所有校董都看出来了”伊丽莎白说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的S级血统吧,老师说我的血统很强大,而且很年轻值得培养”云墨说道

“确实,你的血统很强大”伊丽莎白说道,然后玩味的看着云墨,

云墨被伊丽莎白看的有点发毛,紧了紧衣服,然后以一种你是在这样的人的眼神回敬回去。

伊丽莎白也是不甘示弱的以我就是这样的女人怎么了的眼神回敬。

鸣鸿看着大眼瞪小眼的二人,再一次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自己怎么就看不懂他们在做什么呢?好吧,是自己不配。

然后鸣鸿起飞飞到了云墨面前挡住了云墨,跟伊丽莎白对视,小小的鸟眼看着伊丽莎白然后飞到了她的头上将她的头发弄乱了。

云墨看着这一幕失声大笑了起来。

伊丽莎白没好气的看着云墨说“是不是你让鸣鸿这么干的”

“怎么会,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鸣鸿落到别人的身上”云墨收住笑声说道

“你觉得我会信你嘛”伊丽莎白说道,然后伸手将鸣鸿抓了下来,在伊丽莎白手放平的一瞬间鸣鸿飞到了云墨肩上。

云墨心里直呼冤枉,自己真没让鸣鸿这么干,看着肩上的鸣鸿感觉自己被鸣鸿整了,一把抓住鸣鸿,说道“说是你自己这么干的”

伊丽莎白看着孩子气的云墨,笑了起来,说道“鸣鸿怎么会说话啊”说完拿出了一个犀牛角的梳子开始整理头发。

“云墨其实你才是最神秘的那个人”伊丽莎白一边整理头发一边说道

“我怎么神秘了?”云墨将鸣鸿放到桌子上说道

“你之前一直给我的感觉是冷酷的,那种是冷酷是从内心散发出来的,你看任何事情都看得很透彻,让人觉得你是一个包含经历的成年人,而不是一个16岁的少年,现在你刚才又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你身上充满了矛盾,让人难以琢磨”伊丽莎白说道

“其实这些都是我,只不过因为事情而展现的不一样而已”云墨看着伊丽莎白说道

“云墨你该不会真的跟传言的一样有精神疾病吧”伊丽莎白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

“胡说,这是造谣,我可以很确信,我云墨没有精神和心里上的疾病”云墨说道,心里对芬格尔的思念更深了,他云墨迫切需要一个专业人士来洗清自己有病的谣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