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危,速去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1940字
  • 2021-05-09 10:19:36

云墨看着窗外的大雨,叹了口气,今天他出门没带伞,早上还是晴空万里,谁能想到下午这天说变就变,身边的路明非也是趴在桌子上一脸要死的表情,他也没带伞。云墨心里安慰自己说不定一会就停了。

一处老式房间里,一个躺在地上的男人浑身颤抖,双眼爆发出金黄色,金黄色的双眼满是痛苦与挣扎。

随着时间的推移,雨越下越大,云墨看着窗外,期望也破灭了,同时教学楼下也聚集了大量的家长来接孩子,这让云墨眼中闪过羡慕和向往。

老式房间里的男人不在颤抖,金黄的双眼中的痛苦与挣扎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疯狂与残忍。

铃铃铃~下课铃声响起,老师说了一句下课,学生逐渐离开,云墨和路明非看着窗外被各自家长接走的人,眼中闪过羡慕。两人看向对方,眼神仿佛在说“好兄弟,还好有你陪我。”

然后两人叹了一口气一起说道“路明非(云墨)你准备怎么走。”

两人又一起说道“用书包挡雨跑回去。”

两人看着对方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背起书包来到教学楼口,云墨说道“兄弟,明天见”

路明非也回到“明天见,兄弟”

然后两人头顶书包跑出来教学楼,向自己家的方向跑去,云墨住的小区跟路明非叔叔家是两个不同方向的地方,两人在校门口分别,开始狂奔,云墨原本想打的回家,但是想想这样的大雨,跟他同样想法的人很多,而且这样的大雨,很多出租车都不出来了,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云墨在奔跑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一个商店,跑进去买了一把雨伞,打伞开始慢悠悠的回家了。

正在云墨哼着不着调的歌曲慢慢悠悠的走着时,他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云墨因为下雨没有看清正脸,但是云墨直觉告诉他那个人就是“李沐阳”。

虽然白天还想着“李沐阳”有多危险,但是作死的云墨还是鬼使神差的跟上了“李沐阳”。

好奇终究是会害死猫的。

“李沐阳”在前面走着,云墨在后面远远地跟着,云墨跟着李沐阳,他发现“李沐阳”转走小路,各种拐弯,然后他跟丢了,云墨说了一句“该死”,

他想到“李沐阳”可能早就发现他了,并甩掉了他,幸运的是云墨准备返航的时候,看了一下四周,发现了已经走远的“李沐阳”,他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但是还是又跟上了,然后又被甩掉。

在跟踪李沐阳的时候云墨不知不觉中就来到城南区,云墨看着城南区,他基本没来过来这里,对这一片不熟悉,一是因为云墨家住在市中心,二是,云墨懒得出门。加之这个地方街道比较复杂,属于老城区。

他成功迷路了,人没跟上,还迷路了,云墨想死的心都有了,开始瞎转,寻找回家的路。

我们再说说“李沐阳”,“李沐阳”从酒店出来后,脑海中回映着这两天他的调查,他根据上一个案子也就是女尸碎尸案,确定凶手就是他调查的目标,

根据“李沐阳”的情报凶手不知道为什么从另一个城市流窜到了这个城市,根据他的了解,这种连环变态杀手是不会随意改变作案城市的,一个熟悉的城市更方便他行凶以及逃避。

除非有致命的危险让他不得不转移,否则他不会轻易离开自己最熟悉的城市,亦或者自己的屠宰场。

半小时之前,他调查凶手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监控拍下了凶手的背影,将监控传给学校,由诺玛入侵整个城市的监控,锁定了凶手逃离的大致路线,就在刚刚他在诺玛的帮助下成功锁定了凶手藏匿的地方,今晚又是一个雨天,所以今晚他要在凶手狂热表演的舞台上,讲他送入地狱,来告慰被他杀害的人。

他准备打车前往城南区的时候,发现出租车少的可怜,去城南的基本没有,所以他准备步行前往,大约半小时就可以到了,“李沐阳”就这样被云墨看到并跟上了,

“李沐阳”刚开始就发现人在跟踪他,他看到跟踪他的是那天踩点时的那个有意思的小朋友,他记得好像叫云墨,他那天在云墨胸前的身份牌上看见的,笑了一下,就准备把他甩掉,

原本“李沐阳”是早早地甩掉了云墨的,但是他没想到云墨又跟上来了,后来他来到城南区,又甩掉了云墨,危险的事情小朋友最好还是不要参与进来。

“李沐阳”来到了一个老式小区门口,看着小区门口的牌子“艳阳小区”,确实该让艳阳驱散乌云了,

“李沐阳”然后就潜入进小区,来到小区南面的6栋发现这栋楼仅仅亮着一两个房间,人少大大方便了他的行动。看了看防盗窗,放弃了从窗户闯入的想法,来到一个房间敲了敲门说道“社区,送温暖的。”

里面没有声音传出,“李沐阳”又敲了敲门,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串万能钥匙,深入防盗门里,左右拧动,然后咔吧一声,门开了,“李沐阳”进去后发现确实没人,神色一变,不好,来晚了,这个变态又出去杀人了,

随即“李沐阳”快速跑进卧室,入眼的是整个城市的地图,地图上有两处标红的地点,一处是上次作案的地点,另一处就是今天的作案地点,

“李沐阳”确定地点之后,记住路线,然后狂奔出门,按着脑海里记住的路线在雨中快速狂奔,希望能及时阻止他,“李沐阳”这样想着。

我们再来看看云墨,我们迷路的云墨同学,在城南区乱晃,“哈哈哈哈”云墨突然笑道,在冷清的街道异常刺耳,他找到了回家的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