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洗礼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738字
  • 2021-03-26 13:09:43

云墨来到庄园的后门不远处,他发现这里的守卫怎么说呢?太松懈了,后门警卫室里的保安正在睡觉,大门虽然锁着,但是凭借混血种很轻松就能进去,一时间云墨产生了这就是一个普通庄园的错觉,云墨摇摇头将自己的想法排斥出去,

来到大门10米内,猎杀领域发动,云墨直接来到睡觉的保安身后,中间的只用了0.3秒,云墨躲过了监控,翻过了大门来到了开着门的保安室里,云墨心中感叹猎杀领域真是好使,武能闪现杀人一对多,文能偷鸡摸狗进卧室。

云墨打晕睡觉的保安,翻了翻他的的衣服,拿出了他的工作证,迪克·沃迪思,保安队队长。

云墨观察着这个房间的布局,跟普通的保安室一样,墙上是庄园的分部图,桌子上是吃了一半的薯条,云墨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薯条包装上的英文French Fries,被划掉了改成了Chips,云墨看着被打晕的人,他原本以为这是一个法国人,没想到是一个英国人。

云墨换上他的衣服,稍微大一点,正好可以让鸣鸿藏在里面,将保安放到了保安室的床下,这时保安的对讲机响了,里面传来了英文,云墨还是能听懂的

“迪克,别睡了,老板让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我去替你值班,该死,真羡慕你是老板的侄子。”对讲机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该死,你肯定又睡着了,我马上过去替你。”

云墨听到这里,嘴角上扬,原来这个保安是庄园主的侄子啊,难怪敢在上班时间睡觉,正好这个身份也比较好用,云墨没有回话,云墨戴上保安室里的帽子,看着庄园分布图,确定好办公室在哪,低着头走出了保安室,他准备去找庄园主,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找到什么线索。

云墨在路上遇见了好几个佣人,所有人看到穿着迪克衣服的云墨,纷纷行礼打招呼,云墨低着头没有回应,直接走开了,佣人们也是没有丝毫疑问,毕竟迪克再怎么说也是庄园主的侄子,跟他们这些佣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他们行礼是规矩,‘迪克’不回礼也正常。

一个疑问也在云墨脑海里出现,这个保安是庄园主的侄子,是个英国人,刚才遇到的佣人说道也是英文,这个庄园明显是一个英国人的,也跟云墨没什么关系,但是一个英国人跑到法国巴黎买了一个庄园就很怪异了,众所周知,英国跟法国是世仇,法国人看不起英国人,英国人讨厌法国人,这点是刻在英国人和法国人基因里的,但是这个英国人庄园主竟然在法国巴黎买了一个庄园,里面的佣人都是英国人,这就很奇怪了。

云墨边思考边走,很快来到了庄园的主建筑一座五层高的别墅,跟洛朗家族的城堡比差远了,云墨走进别墅大厅,按照自己的记忆在右边有一个电梯可以直通五楼,云墨登上电梯,云墨将衣服拉链往下松了松,给鸣鸿一些新鲜空气,虽然也不知道鸣鸿需不需要。

“叮~”电梯停住了,云墨压了压帽檐,走到第二间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门开了,云墨低头推门而入,里面是标准的办公室,一个老人穿着家居装,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门口,

“看来你成长不少,最起码学会了敲门,迪克”老人说道

云墨没有回话准备上前打晕老人,云墨刚要行动的时候听到了老人轻笑一声

“看来你对我将你下放到保安还是不满啊,你已经一年没跟我说过话了,迪克”老人说道“迪克,你要明白我没有儿子,你是我唯一的侄子,将来我的产业都要你来继承,之前将你下放到保安队是为了磨砺你,但是你很让我失望啊”

老人顿了顿说道“罢了,教使说你已经长大了,是该接受吾主的洗礼了,这也是你之前一直梦寐以求的,但是你要明白,你是我唯一的侄子,我不希望你接受洗礼,如果洗礼失败了,你知道后果的,如果你拒绝的话,我会跟教使说的”

云墨还是没说话,大脑却是在飞速运转,思考着刚才老人的话,这个组织是个邪教没跑了,老人应该是地位不低,而迪克应该是个被洗脑的邪教信徒,而所谓的洗礼应该就是转换成混血种,失败则是变成死侍,至于他们说的吾主,应该是邪教头子了。

“罢了,罢了,我知道你还在埋怨我阻拦了你上次的洗礼,我是为你好,竟然如此”说道一半,老人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下了上面的按钮,老人的办公桌后面的书架向两边分开,一个电梯出现在了书架后面。

老人接着说道“你从小性格就像一头驴子一样犟,我如果在阻拦你,你肯定还是不会原谅我,我同意你去接受洗礼了,现在你能原谅我了吗?我的……”老人说着转过来身体,看着低着头的云墨大喊道“你不是迪克你是谁?”

云墨见此快速上前,一个手刀打晕了老人,将老人放到了办公室的躺椅上,将老人身体摆好,让人看着老人像是在睡觉。

云墨做好这些,拿着老人手里的遥控器,走进电梯里面,看着手里的遥控器,四个按钮,不知道按那个好,回想刚才老人按遥控器时,拇指的弯曲程度和大概位置,按下了第三个按钮,电梯门慢慢的合上了,电梯运转的声音传来,云墨收起遥控器。

大约半分钟后,电梯停下,打开了门,云墨走了出去,外面有两个穿着黑袍的人,是那种电影里常见的宽大黑袍,看不清脸,其中一个黑袍人将一件黑袍扔给了他,说道“去那边换上,里面什么也不要穿”说完指了指右边的门。

云墨点点头,拿着黑袍走了进去关上门,云墨将鸣鸿放了出来,脱掉保安服脱了下来,将黑袍套在外面,让鸣鸿变成刀形态,藏在黑袍下面,走了出去。

“你不是第一次来了,规矩你也懂,”其中一个黑袍人说道,“但是我还要强调一下,保持安静,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

“跟我们来”另一个黑袍人说。

云墨点点头,两个黑袍人看到云墨点头,领着云墨在通道里左转右拐的,云墨跟着他们身后一声不吭,脑海中默默地记住走过的路线。

云墨边记路线边小心的观察四周,通道有很多插口,平均每10米就会有一道铁门,铁门是电子锁锁着的。

云墨被两个黑袍人带到了通道的尽头,黑袍人输入密码将铁门打开,对着云墨说道“进去吧,里面是你一直渴望的”

云墨点点头走了进去,云墨进去之后,黑袍人在外面把门锁上了,云墨看着这个房间,仔细观察着这个房间,空间很大,中间就是一个巨大的水池,里面什么都没有,四周的墙壁上是凿刻着各种文字。

“你来了,站上去吧,接受你最向往的力量吧”一个声音从云墨在房间里回荡。

云墨看着水池,以身犯险的事情他不干,云墨站着不动,想要通过刚才的声音确定一下说话人的方位。

“你是后悔了吗?”声音再次传来“但是现在由不得你”

云墨确定了声音来源,刚准备动手的时候,满是暴虐和贪婪的黄金瞳在黑暗中显现出来,

云墨随机也点亮了黄金瞳,从黑袍下拿出鸣鸿,向着对方砍了过去。

对方躲过了云墨的攻击,看着云墨说道“混血种?卑微的蝼蚁”

云墨看清了对方,对方也是一个黑袍人,云墨没有回答,以更快的速度接近对方,快速挥刀一刀砍下了对方的手掌,对方被砍下手掌没有任何停留,拉开与云墨的距离,愤怒的说道“很好,你惹怒我了,蝼蚁准备觐见吧”

云墨听着对方的发言,心里警惕了起来,这种话云墨只听过奥丁说过,下意识认为对方很强,不在保留,猎杀领域,瞬间来到对方身后,一刀砍下了对方的头颅。

鸣鸿再次朝着对方的心脏刺了下去,言灵·碎裂,又在对方身体上砍了数刀,云墨才停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