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梦魇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669字
  • 2021-03-26 08:11:09

云墨看着骑着Sleipnir缓慢行来的奥丁,决定先发制人,猎杀领域发动,云墨瞬间来到了奥丁的面前,鸣鸿朝着奥丁狠狠地劈下,下一秒云墨直接被击飞了出去,奥丁巍然不动的坐在Sleipnir上,这次奥丁甚至没有动用Gungnir,就将今非昔比的云墨击飞了出去,云墨狠狠地坠落再来沥青路上,1000美金买的风衣也磨破了,

云墨拿着鸣鸿再次站了起来,看着奥丁,苦笑一下,自己果然还是太差了吗?原本以为自己变强了,结果现在的自己连让奥丁动用Sleipnir抵挡的资格都没有了,这就是人与神的差距吗?

自从上次跟奥丁正面交锋之后,云墨偶尔也会做梦梦到那个夜晚,梦到面对强大的奥丁自己那种无力感,如果不是最后“自己”操控了身体击败了奥丁,恐怕自己也会死在哪里,云墨看着强大的奥丁,感着来自奥丁的强大的压迫力,内心苦笑,上一次奥丁应该是没有认真,也是神怎么会跟蝼蚁认真呢?

“哪怕是蝼蚁我也要从你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云墨看着奥丁恶狠狠的说道,这次可能回不去了,但是任人宰割不是他的性格,明知是死但是也要给他来一刀。

云墨说完这句话,抱着必死的意志,言灵·碎裂发动,急速越到半空,向着奥丁劈去,云墨的速度快到产生了音爆,鸣鸿的刀刃这一刻仿佛斩断了空气,发出巨大的响声,狠狠地朝着奥丁劈了过去,

云墨听到了刀刃切割盔甲和肉体的声音,这一刀命中了奥丁,在奥丁的胸前留下了巨大的伤口,云墨来不及高兴,奥丁挥舞着Gungnir将云墨击飞了出去,

云墨手里的鸣鸿也脱离了云墨的手掌,云墨在半空中掉到地上,整个人在地上滑行了三四米才停下来,鸣鸿也掉到了云墨前面不远处,插在了沥青路上,云墨感受着后背火辣辣的疼痛,嘴里吐出了一口热血,云墨擦干嘴角的血迹,站了起来,慢慢走向鸣鸿,再次握住鸣鸿,将鸣鸿拔了出来看着奥丁。

奥丁胸前的伤口已经愈合,云墨看着一动不动的奥丁,心中苦笑,看来这次自己是必死无疑了,碎裂的撕裂也没能没办法对奥丁造成伤害啊,上一次,奥丁.....

云墨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是啊,上一次碎裂对奥丁造成的伤害奥丁还没有愈合这么快的,如果说上一次奥丁对付自己的时候没用全力,但是他也没必要在愈合伤口的能力上有所保留,身体的恢复能力不能造假,眼前这个奥丁的回复能力超出了之前的奥丁。

看着巍然不动的奥丁和周围的死侍,没有任何想要发动攻击的意思,就是直勾勾的看着云墨,云墨看着奥丁和死侍,发现奥丁和这些死侍仿佛是被按下暂停键一样。

云墨决定赌一把,云墨再次朝着奥丁攻过去,他要确定心中的想法,这次,云墨没有发动任何言灵,只是简单的劈砍,但就是这样简单的劈砍直接砍中了奥丁。然后云墨乘胜追击一刀砍下了奥丁的头颅,之后奥丁消失了,Sleipnir也消失了,只剩下无数麻木呆立的死侍。

云墨赌对了,这个奥丁也是假的,周围的死侍也是一样,他们不会主动进攻,都是自己内心恐惧的产物,其实他的内心对奥丁一直都有着恐惧,正因为自己的恐惧奥丁才会出现,见识过奥丁和“自己”毁灭空间的力量,云墨对奥丁的力量有这一个强大无比的认知,所以刚才的‘奥丁’才会那么强大,可惜就因为这个‘奥丁’太强了,愈合能力太强了,才让云墨发现他是假的。

在云墨看来强大无比的‘奥丁’各个方面都是强大无比的,包括愈合能力,这才让云墨看出破绽,云墨看向四周,猜测这个地方可能是人为创造出来的,是根据他内心的恐惧创造出来的,云墨想到了一个言灵·梦魇,精神系的言灵,梦貘的变异分支,根据敌人心中的恐惧进行放大创造出一个梦空间,让敌人死在自己的恐惧之中,但是梦魇有两个个缺点,

一、就是言灵的使用者也会被笼罩在这个梦空间里,并且会将言灵使用者的恐惧也展现出来,如果被笼罩进去的人战胜了梦空间显示出来的恐惧,那么这个梦空间就会只针对使用者,除非使用者战胜恐惧,否则使用者也不能解除言灵,只能战胜恐惧等待梦空间自己消散。

二、梦空间创造出来的恐惧不会主动攻击人,只会缠着人,只要人进行攻击,被创造出来的恐惧才会攻击人。

云墨当初对着言灵的评价是垃圾,这个言灵唯一的好处是范围够大被笼罩的人的恐惧会交叉,要想杀死敌人,趁着对方恐惧的时候偷袭杀死,然后解除恐惧,一旦敌人先战胜恐惧,那么使用者除非尽快战胜恐惧,否则只有死路一条了。

但是没想到自己就差点栽在了自己认为是垃圾的言灵上,这次他明白了为什么动漫里反派都喜欢用恐惧来杀死主角了,陷入恐惧的第一时间,你的内心已经被恐惧占领了,并用你的恐惧产生养料来对付你,而且只是在内心深处产生,不会让你发现,但是你一旦整个内心都有恐惧了,你也就GG了,太狗了。

果然没有垃圾的言灵只有垃圾的使用者,云墨想到。

一开始云墨被死侍群包围,云墨不怕死侍,唯一的解释就是言灵的使用者也在附近,应该就是给自己开车的贝斯了。后来自己跟死侍群缠斗,使得周围的死侍被自己吸引了才会跟随自己。现在只要自己不主动攻击这些死侍,这些死侍也就会慢慢消失,当务之急是找到贝斯,然后干掉他,从这个噩梦中醒来。

云墨周围的空间再次变换,变成了之前的白雾,白雾中是若隐若现的银杏树,云墨看着周围,冷笑一声,贝斯我来了,你等死吧。

就在云墨四处搜寻贝斯的下落的时候,包围云墨的死侍开始暴动,相互攻击,云墨看着这一幕,满脑子疑惑,一只死侍攻向了云墨,云墨手中的鸣鸿一刀斩断攻来的爪子,然后一个横砍,死侍人头分离,云墨躲过喷出的鲜血,他可不敢赌这个东西是不是有毒,能躲开就躲开,然后倒在地上的死侍,身体开始出现裂痕,云墨看到这一幕,瞬间拉开距离,下一秒死侍爆炸,黑色的鲜血喷涌而出,沾染上这些血液的死侍,一道道白烟从沾染血液的地方升起,身体开始溃烂。

突然所有死侍停止了行动,云墨感觉大地在震动,眼前的死侍开始消散,就像是被风吹起的沙粒一样,消散在空中,看来贝斯死了,云墨想到,云墨感觉整个空间在晃动,眼前的所有景物开始变得虚幻,然后慢慢消散,云墨眼前一黑。

云墨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那辆劳斯莱斯上,前面的贝斯已经死去了,云墨下车来到驾驶座,看着满脸恐惧尸体,发信他的手腕上有一个纹身,那是一个天秤纹身,贝斯应该就是那个组织的人,或者说是洛朗家族里背叛者的手下,按照电影里面的剧情,这个纹身应该就是那个组织的标志了。

云墨环顾四周这是一片银杏树树林,左前方有一个庄园,云墨怀疑前面的庄园应该是那个组织的一个据点或者老巢了,贝斯可以找到任何一个没人的地方释放言灵,但是贝斯将车开到这里,说明在贝斯看来这里是比较安全的,云墨将车门锁上,朝着庄园袭去,他准备进去看看,要是真的有问题,他就顺便处理一下这个庄园。

至于分部发现的据点,不是他不想去,而是不认识路啊,手机也没电了,贝斯身上也没手机,法语也不会,荒郊野岭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啊。还不如去前面的庄园碰碰运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