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鸣鸿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833字
  • 2021-05-09 10:08:50

云墨很快睡着,他做梦了,是的又又又做梦了,在梦境里的云墨看着四周发现跟之前不同的是他看到了人,对活的人,两个人在一个被烧得通红的两人高的的八角形火炉前交谈着,

其中一个人身材高大,身穿印龙土黄色冕服,头戴十二毓冕冠,一脸威严,不怒自威,让人想要不自觉的臣服。

另一个人一身麻衣,整个人充满阳刚的气息,给人的感觉就是好像一把巨锤。就在云墨观察两人和四周的时候,

听到身穿麻衣的男人说道“共主,按您的吩咐,剑即将铸好。”

被称作共主的人点点头示意男人继续说,男人得到示意说道“此剑由众神采首山之铜,融入众神之血,加之那位的骨肉,以及建木的部分枝干,引地龙心火,36位顶级铸造大师倾尽心力所制,还有一个时辰就要铸成了。”

“还有一个时辰吗?”共主说道。

“到时候剑开炉之时由您将自己的精血滴入将要铸成的剑中,然后成型。”麻衣男人接着说道。共主微微点头,就站在铸剑炉旁等等候着,麻衣人也随之在共主身后等待着。

四周除了地火燃烧的声音之外,格外的安静,云墨也随之安静的等待着。快要近一个时辰后,麻衣男人开口道“共主,时间到了,可以开炉了”共主微微点头

“开炉”麻衣男人大声喊道,

九个壮汉走进房间里,一个壮汉双手托着一个盘子,盘子上是一个白玉小碗和一把黑色小刀,走到共主面前,共主拿起小刀伸出左手划开手心,流出了金黄色的血液,共主将血液滴入白玉小碗中,血液流入半碗后,

云墨看了让他惊讶的一幕,共主张开左手,左手手中的伤痕以肉眼看见的速度愈合了。

云墨惊讶归惊讶但是依旧看着接下来发生的事。

接下来的事更让他惊讶,八个壮汉分别来到八边形铸剑炉的八个边,双眼变得金黄,然后将双手放在被烧的通红的铸剑炉上,云墨看着都觉得疼,但是八人却没有丝毫疼痛的感觉,在云墨惊讶的目光中将重若千斤的铸剑炉举起分别向后移动,然后铸剑炉就被分开了,

铸剑炉里面是一个大约25厘米高15厘米宽的的盒子,盒子里是滚烫的赤红色溶液,麻衣男人双眼变得金黄,一手将盒子里的溶液隔空导出,另一手将白玉小碗中的金色血液导出融入赤红色的溶液中,然后将二者导入一个剑型模具中,然后一把金黄色的剑快速形成。

共主等到剑形成后伸出右手,剑通灵般的来到共主手上,共主看着这把剑,麻衣人看着,云墨看着,云墨看着这把剑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

云墨脑海中瞬间浮出三个字轩辕剑,也明白了共主是谁——黄帝轩辕。黄帝轩辕满意的看着手中的剑,大笑道“此剑名为轩辕剑。”然后双眼变成了璀璨的黄金瞳。

九名壮汉和麻衣男人看到璀璨无比的黄金瞳后低下头以示臣服。

就在所有人目光看向轩辕剑的时候,盒子里剩下的赤红色溶液自己动了起来,在空中形成了一把赤红色的三尺长刀,云墨看向这把刀双眼瞪得如铜铃般大小,这把就是他“梦”里的刀,也就是除了颜色不一样的博物馆里的先秦青铜刀,在云墨还在惊讶的时,黄帝和十名铸剑师的目光从轩辕剑上移开看向这把刀,

黄帝轩辕伸出左手想要将刀拿过来的时候,意外突发,只见刀身一晃,黄帝轩辕的左手流出金黄的血液,黄帝轩辕被刀砍伤了,赤红的刀身上还有黄帝轩辕的血液。十人露出惊恐和愤怒的表情,黄帝轩辕眼神露出微怒,微怒一闪而过,

黄帝轩辕说道“此刀刀意太强,足以反噬持刀者,是把好刀也是把妖刀。”

想要拿轩辕剑摧毁它,此时刀身一晃变成了一只赤红色的云鹊,“啾”一声飞向了云墨的方向,飞到云墨身边的时候消失了。

十人也看向了云墨站立的方向。云墨知道他们看不到自己也不动,看向他们,当黄帝的目光传来,云墨心中一惊,感觉自己好像被看穿了一样。

随之黄帝收回目光说道“此刀,刀身赤红,化云鹊而离之,可名为鸣鸿刀。”

说完之后黄帝转身离开了,剩下的十人也跟随在黄帝身后离开了,铸剑房中只剩下云墨一人,云墨看着空荡荡的铸剑房,眼前的各种事物逐渐虚幻消散。

云墨又回到了无尽的黑暗中。黑暗中传来了空幻的声音“记住你的选择......”

说完声音便消失,无尽的黑暗逐渐消散,云墨的眼前突然多出了一面华丽的全身镜,云墨看向镜子,镜子里照应着的云墨,眼神凌冽,充满着漠视,整个人被一股杀意充斥着。

云墨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如果不是一模一样的脸,云墨肯定不会觉得镜子中的人是自己,

云墨人畜无害的活了15年,从来没觉得自己能成为镜子里的杀胚的模样,然后右手伸到下巴,做出思考的样子,认真打量镜子中杀胚一样的自己,然后说了一句“真TM帅啊,不愧是我。”

叮叮叮~的闹钟声响起,云墨从梦中醒来伸手关掉闹钟,坐起看着枕边还在沉睡的云鹊,“鸣鸿吗?”心中思索道原本还想给他取个名,既然有名字了,也不用自己费脑细胞了。

起床洗漱,出门买了一份早餐,草草吃完,由于昨天的早上的惊吓,让云墨决定以后吃饭绝对不会再看电视,云墨看着还在沉睡的鸣鸿,转身离开锁好房门就去上学了。

在上学的路上他想到这把刀为什么会在他这里,按说应该在博物馆或者被“李沐阳”偷走了,后者为云墨的猜测,想了一会,发现自己想不透,云墨就放弃了,下次见到“李沐阳”问问就好了,随后这个想法被打消了,一个敢偷盗国家文物的人,不是亡命之徒就是惯犯大盗,自己去询问他,跟找死好像没什么区别。

云墨照常离上课还有20分钟来到教室,路明非满脸红光的坐在座位上,不断的傻笑,嘴角口水快要流出来了,跟见到美女的痴汉一样。

云墨看到这样的路明非,走到座位前拍了拍路明非说道“醒醒,做什么白日梦呢。口水都流出来了,跟痴汉一样。”

路明非这次回过神,收回快要流出的口水,兴奋地跟坐到座位上的云墨说“你知道吗?云墨,昨天晚上我叔叔说只要我中考考好了,暑假就带我去国外旅游去。”

云墨知道路明非暂住在他叔叔婶婶家,也知道他叔叔家的情况,完全是他婶婶的一言堂,他叔叔的话没什么用,便当及嘲讽道“别做梦了,你婶婶同意吗?”一般这种情况他婶婶是不可能同意的。

“当然了,我婶婶同意了”路明非看着云墨兴奋地说。

“什么!?你婶婶同意了?”这次云墨震惊了,按云墨的了解,他婶婶绝对不可能同意的,路明非婶婶妥妥的说好听点叫“顾家”,说不好听就是扣,怎么可能同意让路明非出国旅游,

然后嘲讽道“该不会又是你叔叔婶婶哄你的吧?为了让你考个好分数,少出点学费。”

“怎么可能,这次肯定是真的”路明非大喊道。

云墨接着用同情的眼光看着路明非,一副我知道了,你不必强撑着。

路明非盯着云墨的眼光,然后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说出了真相。“好吧,是因为这次叔叔是公费出差,公司说可以带着家属一块去,回来家属花费报销60%,正好我中考完了,路鸣泽也放假了,所以我婶婶就同意了,说全家人一起去。”

路鸣泽路明非的堂弟,一个小胖子。

“哦,我说呢,按照你婶婶的性格怎么能让你出国旅游呢。”云墨接着说道,

“是啊,要不是叔叔这次出差,我婶婶怎么可能让我出国旅游”路明非无力的说道,他婶婶对他来说就是阴影,家里各种小活都让他来干,还经常克扣他的生活费。路明非是敢怒不敢言。

时间很快来到了下午,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乌云密布,一场大雨将要来临。

丽晶酒店,李沐阳看着窗外即将下雨的天空说道“这次不可能让你跑了”随即离开了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