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高爆炸棺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345字
  • 2021-06-27 15:18:29

云墨看着喘着粗气的凌霜,心里有点不忍,要不是怕通道被炸塌,他早就把带来的水银高爆扔出去了,云墨打开背上的背包拿出水和巧克力交给凌霜,让他用来恢复体力。

凌霜接过水后大口的喝了起来,一口一口的吃着巧克力,半个小时后,凌霜站了起来对云墨说“走吧,我没问题了”

“还是在休息会儿把”云墨看着凌霜有点担心的说道。

“废什么话,我说没事就没事了”凌霜看着磨磨唧唧的云墨说道

“靠!我这是担心你”云墨听到凌霜的话愤愤的说

“我用你担心?”凌霜斜着眼看着云墨说道

“你...狗咬吕洞宾”云墨气急败坏的说

“你刚才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凌霜拿出来自己御姐的气质看着云墨说道

“没什么,咱们走吧”云墨小声的说道,

“哼”凌霜哼了一声再次出了房间,云墨也紧接着跟上了

两人走过空荡荡的通道,来到了一扇刻着一只巨兽的石门前,云墨用手推了推石门,没动静,云墨示意凌霜向后退一退,凌霜没有向后退,反而一步上前敲了敲石门,然后思索了一会,用力按着石门上巨兽的嘴巴。

“咔咔咔~”的机关声响起,石门就这样打开了。

云墨看着凌霜说道“你怎么知道这是个机关的。”

“经验,你还有的学呢”凌霜说道,她才不会告诉云墨她刚才在石门上闻到了一点指甲油的味道,然后猜测机关在哪里。

云墨看着嘚瑟的凌霜,想到自己在经验上确实比不了凌霜,然后用力推开大门,说道“走吧”。

二人进去,他们看到了录音里说的巨大血池,血池中间是一个石棺,石棺上是血红的类似树根的纹路,云墨仔细观察这个房间,这个房间一共有四个通道,他们身后一条,剩下三个不知道通向哪里。

就在云墨将目光放到石棺上时,石棺上血红的纹路开始涌动,血池中的鲜血开始向石棺流去,云墨将鸣鸿插在地上,掏出水银高爆,对着凌霜说“要不要扔一个?”

“试试,尽量避开石棺,那个能带走的话,我要带走交任务的”凌霜说道

“好的”说完云墨就将水银高爆的拉环拉开,松开保险,扔到血池中,

想像中的爆炸并没有出现,水银高爆在进入血池的一瞬间外表就被融化,里面的引爆被血水侵蚀没有产生爆炸,但是水银还是流了出来,混着水银的鲜血被石棺吸收后,涌动的血水停了一下,然后又加快了速度吸收。

“看来是有作用的,要不要多来几个”云墨说道

“直接炸石棺”凌霜说道

“你确定?这可是你要带走的啊”云墨挑了挑眉说道

“确定,要是真让里面的阇耶跋摩出来了,能不能出去还是一个问题”凌霜皱着眉头说道“况且任务只是说把石棺带出去,又没说带个完整的石棺出去。”

云墨听着凌霜的话,心里顿时感觉好有道理。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了所有水银高爆,一共六个,云墨刚刚拿起一个准备拉拉环,感到脑海一疼,手里的高爆掉进了血池里,弯着腰,双眼瞬间点亮了黄金瞳,黄金瞳里充满了血丝。

是阇耶跋摩又发动了无刃,云墨强迫自己忍住疼痛,集中注意里,防止下一波攻击,很快第二下无刃攻了过来,云墨身体一颤,右手握住鸣鸿才没跪倒在地上,喉咙一热,云墨将已经到嗓子里的热血又咽了下去,璀璨的黄金瞳里布满了血丝。

凌霜看着云墨连忙把云墨搀扶住,焦急的问道“云墨,你没事吧,云墨”

“我没事,扛住了”云墨声音里带着点虚弱的说道

“要不我们先退出去,有了办法再来”凌霜提议道

“不用,今天我就宰了他”云墨慢慢站直杀气腾腾的说道“先放开我,你拿高爆去炸他”

凌霜闻言,放开了云墨,拿起两个高爆拉开拉环朝着石棺上空扔了过去,两人快速躲到石门后,巨大的爆炸声将整个房间震的晃了几下,水银和尘埃铺天满地的落到了石棺上和血池中

云墨和凌霜揉了揉耳朵,刚才的爆炸声将他们的耳朵震的生疼,两人缓了缓,

“你没事了?”凌霜说道,精神攻击她也不懂,刚才云墨脸色挺难看的,现在就像正常人一样

“没事,同一种攻击对圣斗士是无效的”云墨拿着鸿鸣说道

凌霜楞了一下,翻了翻白眼说道“你刚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们先进去看看”云墨岔开话题说道

二人进到房间,血池还是那个血池,石棺也还是那个石棺,刚才的爆炸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云墨看到这里吐槽道“这什么东西做的?吾王的Avalon?”

“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是理想乡”凌霜听着云墨的吐槽回应道

“卧槽?你也看番?”云墨好像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一样震惊的看着凌霜说道

“现在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吗?”凌霜看着跳脱的云墨说道“先想想办法吧”

“现在我也没什么办法啊,除非他自己出来”云墨无力的说道。

“看这个样子,除非他把血池吸干,否则不会出来的”凌霜看着血池说道

“不还有一个办法,帮他出来。”云墨说完,点亮黄金瞳,言灵·碎裂发动,助力跳起,落到了石棺上,被碎裂加持的鸣鸿狠狠地劈到了石棺上,巨大的反冲力出来,震的云墨手疼,云墨见砍一刀没什么效果,于是连砍数刀,除了造成几个浅浅的刀痕之外,没有任何效果。

云墨收刀,站在石棺上,开始观察这个石棺,上面的棺盖刻着巨大的兽头,云墨见过是狴犴,传说中龙的第七子,

狴犴又名宪章,形似虎,是老七。它平生好讼,却又有威力,狱门上部那虎头形的装饰便是其遗像。传说狴犴不仅急公好义,仗义执言,而且能明辨是非,秉公而断,再加上它的形象威风凛凛,囚此除装饰在狱门上外,还匐伏在官衙的大堂两侧。

用狴犴来镇压阇耶跋摩很具有传统啊,云墨想到,一时之间云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阇耶跋摩肯定是要突破封印的,只是时间问题,让阇耶跋摩吸收足够的能量,恢复全部能力然后突破封印,云墨是不愿意看到的。

云墨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现在就放出阇耶跋摩趁着他还没恢复完全,趁他病要他命。

云墨再想办法的时候,注意到了石棺上刻着字,云墨仔细观察着字,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对着凌霜说道“你先出去,让我把他放出来”

“你找到方法了?”凌霜问道

“是的,你先退出去,接下来到我表演了”云墨说道

“好,你..注意安全”凌霜说道

云墨完全没想到凌霜会这样说,楞了一下,笑着说道“放心,我还要砍了他呢”

说完再度点亮黄金瞳,凌霜看着云墨,也退了出去,在外面看着站立在石棺上的云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