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奇葩芬格尔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712字
  • 2021-03-21 16:04:04

下了飞机的云墨,来到芝加哥火车站,在人流中的云墨费力的挤进了火车站,看着大厅里的的列车时刻表,眉头逐渐锁紧,他不是因为看不懂英文发愁,他的英文还是挺不错的,而是他看了三四遍都没发现CC1000次列车,一开始他怀疑自己是看错了,看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值班人员询问,得到的答案都是

“好像没有吧”“你来错车站了吧”“好像是什么支线,现在停运了”

得到这些答案的云墨懵了,值班人员都不知道,卡塞尔学院搞什么鬼,云墨想到,但是他知道卡塞尔学校不会没道理的耍他,咕~

肚子饿了,云墨也不再大厅里停留,来到一家肯德基门前,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然后进去点餐带了出来,因为肯德基不让宠物进,而鸣鸿在箱子里闷了很长时间早就抗议了,

然后云墨来到路边的一个长椅上放出了鸣鸿,鸣鸿感受着空气,是自由的味道。

云墨看着鸣鸿,说来也奇怪,鸣鸿云鹊形态下是活的,但是机场的检测机器检测不出来,很让云墨称奇。

云墨拿出一个小碗,将一小瓶血液倒入,鸣鸿落到小碗旁边开始动用他的午餐,瓶子里是云墨的血液,云墨觉得自己划个口子让鸣鸿吸血太怪异了,

然后就想到储存起来等鸣鸿要用的时候到给他,说做就做,云墨发现自己的血液特别有活力,普通人的血液离开人体1~2分钟就会凝固,而他的可以保持15分钟,再密封好的瓶子里可以保持3天的活力,虽然不如鲜取的,但也不错。

正在云墨大口吃着汉堡喝着可乐的时候,一个略显窘迫,身材高大的白人,满脸络腮胡子,穿着不知多久没有换洗过得格子衬衫和拖沓的洒脚库,拿着一个破帽子,

来到云墨面前说道“One dollar,just one dollar。”

云墨看着眼前这个说着美国经典乞讨话的乞丐,拿出钱包递给他了一美元,拿钱包的时候自己的火车票露了出来,乞丐当场握着云墨拿着一美元得手用流利的中文说

“亲人啊,我也是卡塞尔学院的。”说完松开云墨得手,还将自己的CC1000次列车的车票那了出来。

云墨看着乞丐的车票确定是真的,伸手说“云墨,卡塞尔学院预备生。”

乞丐也用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握住云墨伸来的手说“芬格尔·冯·弗林斯,卡塞尔学院大四学生。”挺耳熟的名字在哪见过一样。

“你好,师兄”云墨看着芬格尔说“师兄你怎么会成这样?”

芬格尔看着云墨身边的全家桶流着口水,完全没注意云墨的话,看着这个样子的芬格尔,云墨不知道怎么说,在他印象里卡塞尔学院的人应该是那种强大的精英,衣鲜亮丽的。

但是芬格尔的样子让他知道自己错了,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有一些废柴,一些没脸没皮的衰仔。

“师兄你也来点吗?这里还有一瓶可乐,你要喝吗?”云墨比较照顾的问芬格尔。

“那怎么好意思呢”然后就在云墨的目光下接过可乐拿起鸡翅开始吃了起来。

一边吃还一边说“麻辣味的鸡翅,我的喜爱,看来师弟也是同道中人啊,对了,师弟你刚才问我什么了?”

云墨看着眼前好像饿死鬼投胎的芬格尔,忍住吐槽的冲动说“我很好奇师兄怎么会变成这样?”

“该死,香辣鸡腿,我的最爱,”芬格尔啃完手中的鸡翅,又拿出一个鸡腿啃了一口,说“其实是这样的,师兄我呢,因为一些原因出来执行一个任务,执行中钱包丢了,仅剩的零钱只够买一张火车票,为了能活下去,我就想到了乞讨,总有好心人让我活过今天。”

云墨听着芬格尔的话,打量着“乞丐”芬格尔,没想到这位芬格尔师兄也是能单独行动的人啊,

他之前跟欧阳聊过,知道执行部都是最少两人行动,像欧阳那样的一个人行动的,一般都是执行部的精英,看来师兄也是真人不露相啊,果然人不可貌相,

然后笑着问芬格尔“师兄是执行部的吧”

芬格尔有些懵逼,他不明白云墨为什么会认为自己是执行部的,然后说“我不是啊,我就是在校大学生。”然后惊呼“你是云墨,那个15岁的S级。”

云墨看着惊讶的芬格尔说“如果没有别的S级,也叫云墨的话那就是我。”

没想到S级的名头有这样大的影响力,自己还没到大四的师兄都知道自己。

此时的芬格尔放心手中的鸡腿,在自己的格子衬衫上擦了擦,握住云墨得手说“师弟,以后师兄在学校就靠你罩着了。”

芬格尔此时心里乐开了花,当初《15岁的S级》那篇文章就是他在论坛上发出去的,当然还有别的,他深知云墨的实力,果断的要抱上大腿。

云墨看着狗腿子一样的芬格尔,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想法,想到了火车的事,岔开话题说“师兄,我刚才在火车站没有看到CC1000次列车,那咱们怎么去学校”

芬格尔放下云墨的手,然后说“放心吧,师弟,现在还不到车来的时间,而且现在是放假时间,不准时很正常,你是S级很快就有人来接我们了。”

享受自由的鸣鸿回来了,飞到了云墨肩上,看着狼吞虎咽的芬格尔,眼中露出了疑惑,怎么主人的朋友都是这个样子?按人类的话来说是废柴、败犬。

吃完肯德基的云墨和芬格尔,再次来到了火车站门口,鸣鸿落在云墨肩膀上,不断的吸引人的目光,赤红色的云鹊很少见。云墨的手机响了,是诺玛发来的消息,说来接他的车就要来了,来接的车子会带他到VIP通道等候火车。

云墨将消息告诉了芬格尔,芬格尔当场感叹“果然,S级就是不一样,在放假时间,像我这样的就要等车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而你却有专车来接,万恶的等级社会啊”

云墨听着芬格尔的话,好奇地问“师兄你的等级是多少啊?”

芬格尔说“我目前是B级”

云墨抓住了目前二字,问道“血统评价还会变动吗?”

芬格尔解释道“是的,一般来说,学校根据你的生平对你进行初次评价,然后到学校会进行入学考试“3e”考试,来进一步确定你的血统,有的人会提升,有的人会降低。”

“哪有人会被发现没有血统吗?”云墨问道

芬格尔抓了抓头,说“这不是没有可能,基本上不会有这种情况,但是谁又能没有走眼的,要是发现的话,学校会消除他的记忆,然后送回去。”

一辆玛莎拉蒂停到了还在交谈的云墨和芬格尔面前,云墨有些惊讶,他能想到卡塞尔学院很有钱,但是没想到这么豪,用玛莎拉蒂来接学生,然后耳边听到了传来了芬格尔的大喊声,

“靠靠靠,我看到了什么,这是校长的专属座驾啊,没想到我芬格尔也能坐上校长的车”芬格尔大喊大叫,羡慕的看着云墨“不愧是S级,面子就是大。”

车上下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穿着黑西装,带着黑墨镜的壮汉,

云墨看着这个像电影里的黑超一样的男人来到自己面前说“抱歉,因为现在是放假时间,学校很多工作人员都放假了,火车特停运了,校长就让我开着他的专属座驾来接你了,路上浪费了点时间,请多担待,我叫诺贝特·科万,S级”

云墨看着眼前的黑超,感觉哪里不对劲,这么魁梧的身材,却这么彬彬有礼,总觉得很怪,但是还是自我介绍到“你好,我叫云墨”

身边的芬格尔听到黑超自我介绍后,心脏直跳,然后再云墨耳边低声道“这个人我知道,来学院之前,他是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的王牌,后来因为执行任务,杀了一百多个人,就被开除军籍入狱了,出狱后被学校招聘过来了当校工了”

云墨看着诺贝特,眼神直跳,果然不能凭一面就评价一个人。

然后三人一鸟上车,开往了卡塞尔学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