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毕业别离(二合一)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4704字
  • 2021-03-21 16:03:53

半个月后,在机场的云墨静静地坐在候机大厅,等待着。

半月前,在云墨的要求下,当天下午云墨就出院了,穿着医院提供的衣服,先回家换成了自己的衣服,然后云墨去买了一部手机,一开始云墨并没有想好买什么手机,

在导购小姐的忽悠下买了HTC Universal,云墨到手后用了一下,很不错。再去办了一张新的手机卡,将自己认识的人的手机号存了上去,然后给所有人发了消息,告诉他们这是自己的新手机号。

刚发完消息的云墨,楚子航就回复了,询问他出院了?云墨回到嗯,然后楚子航问到那晚之后的事情,云墨想到在电话里一时可能也说不清,就约楚子航放学来学校附近的的咖啡厅里见面说。

很快云墨就在咖啡厅里看见了楚子航,然后让楚子航坐下,给他点了一杯咖啡,看着楚子航面无表情的脸,和带着急切的眼神,云墨换换开口将昨晚楚子航离开后的事情说了出来,在楚子航惊讶的眼神下将事情说完。

楚子航惊讶的看着云墨,他没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拥有可以匹敌神的力量,然后问“那个男人呢?”

云墨知道他说的是谁,然后就将自己看到说了出来。

听到男人可能死去的时候楚子航眼中好像熄灭了什么,声音嘶哑的说到“那个男人真的死了吗?”

在奥丁都要躲避的力量爆炸中,他很难相信楚天骄能够活下来,他自己也是靠着死亡领域将爆炸的力量销毁掉才勉强活下来的。看着楚子航,他将自己的猜测说了说出来,然后说“我可以确定楚叔已经死了”云墨看着楚子航肯定的说。

他不想让楚子航为了不存在的希望活在一辈子活在寻找之中到,最后发现自己的希望是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他怕楚子航会疯掉,所以决定快刀斩乱麻,在现在打断楚子航的希望,虽然很残忍,但是是为了楚子航好。

楚子航听到云墨肯定的话,眼中最后的希望熄灭了,那个男人食言了,他答应自己会回来的,回来参加自己的家长会,

但是男人再一次食言,楚子航希望那个男人可以一直食言,他不需要男人给他做什么了,他只希望男人可以活着,但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一切都已经逝去,随后云墨看到了楚子航眼中有什么东西重新被点燃了起来,那是复仇的火焰,楚子航对奥丁的仇恨被楚子航点燃了。

云墨怕楚子航冲动连忙说“冷静啊师兄,现在我们还不是奥丁的对手要冷静啊”

楚子航微微点头,示意自己明白。楚子航不会冲动的去送死,他是男人唯一的血脉,跟那个男人流着一样的血,是男人留在这个世界的唯一痕迹,他不会轻易的去送死的,他需要力量,拥有和奥丁匹敌的力量,然后找到奥丁,砍下他的头为男人报仇。

然后楚子航问了云墨关于自己无法关闭的黄金瞳的事,云墨告诉他自己也不知道。然后二人又聊了一会儿,就一起回家了,他们的家都在城东,一个是孔雀邸,一个是高级小区。

第二天休息好的云墨,按时到了学校,路明非看到云墨来了急忙的问云墨怎么住院了,然后云墨就简单的说了出车祸了,在医院待了几天,手机也在那时候丢了,

就在路明非接着问别的事的时候,柳淼淼走了过来说找云墨有事,希望云墨中午到天台见面,然后走掉了。路明非闻到了八卦的味道,双眼冒光的不断问云墨什么情况之类的,云墨当然也不知道,15年的单身云墨不是白当的,在感情方面云墨还真可以说是小白级别的。

“我也不知啊,不过中午就知道。”云墨这样跟路明非说的,

路明非不断的问东问西,问得云墨烦躁了起来,直接拿出大杀器,要克扣之前答应路明非的营养快线,路明非才闭嘴。

到了中午,云墨在路明非激动的鼓励下走向了天台,好像要去的是他一样,半小时后,路明非看着一脸懵逼的样子走了下来,

路明非看着一脸懵逼的云墨问道“你俩是不是在一起了,不对要是你俩在一起了,应该一起走下来啊?”

云墨将在天台发生的事给路明非说了一下,路明非也蒙了,俩理论导师在实战的时候直接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想了一会儿的云墨干脆不想了,带着路明非就去了网吧。

时间一点点划过,柳淼淼也没再找过云墨,云墨也开始安心准备中考了,毕竟中考高考两个人生路上的转折,高考可能和云墨无缘了,中考他得体验一下,路明非也被云墨带动了起来,云墨帮他好好补习了9天,临时抱佛脚,多少有点用。

9天一晃而过,云墨踏入了考场,进行第一场语文,云墨觉得自己不用再隐藏实力,半小时写完之后,就在老师遗憾的目光中离开,接下来的四场考试也是如此。

中考第三天,云墨刚出考场的云墨就接到诺玛发来的消息说已经帮云墨定好了7月1号的机票,8天的时间也够云墨和朋友们道别了。

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成绩出来了,云墨荣获全市第一名,得到消息的云墨并没有觉得值得庆幸什么,在他意料之中,但是其他人不一样了,路明非、楚子航、柳淼淼以及老师同学都发来了祝贺,就连远在欧洲的欧阳都发来了祝贺,这让云墨好好感动了一把。

第六天,云墨参加了毕业典礼,作为他们这届的代表发表了演讲。

随后在班主任的组织下,他们班吃了一顿散伙饭,云墨不出意外的成了聚会的中心,结束聚会的云墨跟路明非准备回家,柳淼淼突然叫住了云墨,

路明非见此就说“云墨,我先去前面等你,我看好你哦,嘿嘿”然后跑开了。

云墨看着跑远的路明非,对着柳淼淼说“找我什么事”。

柳淼淼和云墨站在路边的路灯下,四下寂静无人,只有路上偶尔跑过一辆汽车,后面咖啡馆里传来轻快明朗的钢琴声,前四小节的响起,让身为天才钢琴少女柳淼淼想到钢琴曲《少女的祈祷》。

巴达捷夫斯卡是波兰的女钢琴家、作曲家,她在她18岁时创作这首《少女的祈祷》,但是这个天才般的少女不幸于24岁因肺炎离开了人世。

前四小节过后,钢琴曲来到第一个变奏点,柔和钢琴声传来,为路灯下的少男少女烘托气氛。

柳淼淼看着被路灯映照的云墨,一张带着浅浅微笑的脸庞,眼深邃的眼眸。

钢琴师右手的八度主旋律变成了三个八度的琶音,欢快清丽的钢琴声传来,钢琴师弹到了第二个变奏点。

柳淼淼看着云墨深邃的眼睛,对云墨说“云墨,你知道吗?就在初二那年,那场篮球决赛的时候,我就对你产生了好感,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你,自信热情,在篮球场上挥洒着汗水,在篮球赛结束后,我的脑海经常浮现出你在篮球场上的身影。”

柳淼淼停下换了一口气,云墨也不说话默默的听着柳淼淼说。

“我真的好喜欢那时的你,自信开心快乐的你”云墨看着满眼回忆的柳淼淼,默默的听着。

钢琴师此时左右手交叉弹奏,高昂的钢琴声被低沉的八度和弦声取代,钢琴声中带着点点低沉和伤感传来。

“可是回到学校,我看着班级里默不作声的你,那时的你跟在篮球场上的你完全不同,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自信阳光的一个人在班里会变得沉闷,

很少出现笑容,那样的你跟我印象中你完全不同,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那样,看着沉闷的你,我感到内心很痛,想要靠近你,安慰你,却不知怎么开口。”柳淼淼说完带着疑惑和伤感的眼神看着云墨。

钢琴师熟练的将三度的琶音变成了两度琶音,弹奏起来显得更加有力度感,而且在每次反复之间穿插了颤音做衔接,带着伤感的低沉钢琴声离去,又开始变得欢快,第四个节奏点开始了。

“后来的我,就这样默默看着你一年,想要靠近你,却又不敢打扰你,后来那个我决定主动跟你说话,跟你说话的时候我很紧张,生怕你讨厌我,离开,但是你没有,你给了跟你说话的自信”

在爱情面前的人总是卑微的,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世界上最强的辩论者,都会变得结巴,说不出话来。

钢琴师均衡的弹出三个音符,完美的三连音,欢快的钢琴曲此时变得激昂而热切。

此时的柳淼淼大声的说“那天晚上我回去,又想起那场比赛,我脑海中全是你的身影,云墨,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让你变成那样,但是我希望之后我能陪伴着你,让你快乐开心,所以云墨,你能做我男朋友吗?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

说完一切柳淼淼看着云墨期待云墨的回答。

此时钢琴师弹完了《少女的祈祷》,停歇了下来。

云墨看着柳淼淼闪烁的眼睛,认真的说到“对不起,柳淼淼你是个好女孩,实话告诉你吧,我下个月1号就要前往美国了,我之后回来不回来还不一定,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喜欢,对不起。”

《少女的祈祷》是巴达捷夫斯卡对生命和爱情的希望,但是她在24岁时,离开了人世,也许在生命即将结束之时,她依旧对生命和爱情抱有希望,但是无情的病魔夺走了她的生命,让她无法拥有自己的爱情。此时的柳淼淼就像是巴达捷夫斯卡一样,虽无病魔缠身,也不是将要逝去生命,但她也是无法拥抱自己的爱情,和自己喜欢的人走到白头。

祈祷是因为人们渴望,渴望拥有,得到这个之后。人们又开始渴望别的,想要拥有一切。人们在向神祈祷的时候,神看透了人们的心理,所以赋予了祈祷另一层含义,那就是无法拥有,只能默默看着,然后让人向神诉说自己的渴望,希望拥有,但是却无法拥有。

听到云墨话的柳淼淼开口说“我可以等你,等你回来,如果你不回来,我就去美国找你,然后找到你,留在你身边”

爱情中的人是盲目的,不愿意让自己喜欢的人离开,常常发出一些幼稚的誓言,等老了之后回想起年轻时发出的誓言,就会嘲笑自己,嘲笑自己年轻时的幼稚。

云墨看着眼中含着泪花的柳淼淼,心中有些发软,但是他明白自己跟柳淼淼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是混血种,要面临普通人永远不会面临的事情,他将要前往卡塞尔学院,踏上屠龙的道路,这是一条不归路,

云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倒在这条不归路上,他无法接受柳淼淼的喜欢,依旧冷漠的说“对不起,你可能不明白,我们两个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是天之骄女,会有人给你遮风挡雨,而我的未来与你不一样。”

楚天骄与苏小妍的爱情为云墨敲响了警钟,混血种与普通人之间的爱情注定是悲哀的。

此时柳淼淼还想要说些什么,云墨更加无情的说“其实你喜欢我是你的事,你并没有问过我的想法,在我看来,咱们不适合,咱们做朋友就好。”

这句话是真的的,云墨其实对柳淼淼没有任何男女之间的感情。

柳淼淼听到这句时,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然后哭着跑走了,留下独自一人的云墨。

云墨看着跑远的柳淼淼,想着这样最好了,他对柳淼淼真的没有男女方面喜欢的意思,

他是在感情上是一个小白,没有拥有过爱情,所以他有些不明所以。

远处的路明非看着一个人云墨,跑了过来,问到“拒绝了?”

“显而易见”云墨说。

“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柳淼淼也是个美女,弹钢琴还那么厉害”路明非说。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云墨感叹道“你这个单身狗懂什么?”

“靠跟你不是单身狗一样”路明非吐槽。

“我后天就要去美国了,能不能回来还不知道”云墨突然说。

“去呗”路明非抱着后脑勺说“你还真能不回来啊,别忘了我这个朋友就好了。”

路明非其实舍不得云墨这个朋友,云墨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但他明白好友离开也不会没有原因,他没有问,他不需要知道,他只需要记住云墨这个好友就行,而且朋友出国可能会变得更好,他也没理由阻拦。

云墨见路明非洒脱的样子,心中的郁闷也一扫而光,伸手勾住路明非的肩膀,开始说起了初中往事,又笑又哭的,跟两个神经病一样然后约好明天一起去网吧,在云墨离开之前他要好好坑云墨一次。云墨也是一口答应下来,7月1日下午的飞机票,上午在收拾也行。

第二天云墨和路明非来到常来的网吧,玩了一天,然后再路明非祝福下两人分开。这一次分开不知何时才能见面。

晚上回到家的云墨将要去美国的消息告诉了楚子航,只是说去旅游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之前在自己爸妈遗物提到的亲戚。

楚子航说保重注意安全之类的。云墨回答了嗯就躺下睡着了。

“飞往芝加哥的航班现在开始检票,请旅客前往2号检票口检票”

广播的声音将云墨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叮咚,手机短信响起,云墨打开,是柳淼淼发来的消息,内容是我会等着你回来,或者我回去找到你,我说到做到。

云墨笑了一声,真是个固执的女孩子,等她遇见新的人后,就会忘记自己吧。

懵懂爱情的少男少女总是以为只要坚信爱情就会存在,当时间袭来,身边早已充斥各种各色的人,再见之时,早已物是人非,也许你坚守的人身边不知会有多少人替代过你的位置。

然后拉着装着衣物和鸣鸿的行李箱前往检票口。

卡塞尔,我来了。云墨心中大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