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打不起,打扰了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3117字
  • 2021-03-21 16:03:31

很快学校里的楚子航就在老师有些惊讶的眼神中请好了假,楚子航老师眼里的“乖宝宝”,全年缺勤率为零,现在这样的“乖宝宝”来请假了,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

然后老师问也没问请假原因,就给了楚子航一天假,给学习好的人本来就有一些特权,更何况楚子航这样的非人哉。

请好假的楚子航打车来到了市一院,手里提着路边买来的果篮,在医院前台以班级安排他来看望住院同学为由成功在护士小姐姐口中问出了云墨的病房号,

坐上电梯来到了云墨ICU病房外,这是一个独立的ICU病房,从窗口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设施齐全,配有专门的医生和护士,还有专门独立的陪护区,

楚子航从窗口的玻璃看到医生和护士再为云墨检查身体,深邃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轻松,但很快就被冷冽掩盖,云墨没死,那那个男人,是不是也活着呢?自己还有机会叫他一声爸爸吗?有的,肯定有的,楚子航这样告诉自己,然后就静静的在门口等候。

医生检查完云墨的身体后,双眼发光的盯着云墨,他是多想解剖了这个身体,想要搞清楚云墨明明在昏迷身体素质却在增强,经过专业机器的检查,他发现云墨的反射神经比之前更加强大,肌肉密度也一天比一天强。

如果搞清楚了原因自己可能成为新一代医学领导人了,但是看了陪护区一眼,缩了缩脖子,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这个人来头太大了,自己惹不起啊,然后带着护士收拾机器,准备离开,凌霜之前告诉过这群医生,除非人醒了,否则不要打扰她。

医生收拾好带着护士准备离开,刚刚开房门,就看到了门口提着果篮的楚子航,然后问道“你好,你这是来看望病人的?请问你是病人什么人?”

在医院提着果篮八成是来看望病人的,但是职业素养让他询问门口的楚子航。

楚子航看着医生说“我是病人的好友兼同学,老师让我代表班级来看望他。”

医生看着楚子航点点头,没有怀疑,然后说道“病人现在还在昏迷中,但是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你要看看望病人是可以的,不过你要经过病人家属的同意,家属现在在陪护区。”

然后向楚子航指了一下陪护区的方向,留下一个护士,就带着其他人离开了。

楚子航目送医生离开后,对着护士说“能带我去见见家属吗?”

护士在医生离开的时候就一直看着这个高冷帅气的楚子航,想到这个男孩长大后肯定是霸道总裁的样子,一时出了神,听到楚子航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然后说道“啊,哦好的。”

在护士的带领下,楚子航走进病房来到陪护区,就听到了欢庆的声音,是盘腿坐在床上女孩手里的平板发出来的,好像是欢乐斗地主,他妈妈在家里玩过,他有印象。

护士看到这一幕,早就见怪不怪了,说了一句“病人家属,病人朋友来看病人了。”

这个自称病人姐姐的人,将病人交给医生后就说了一句“人醒了再来找我,否则不要烦我。”

当时陪同来的副院长连忙点头赔笑,然后就安排人手照顾病人和女孩。然后女孩除了吃饭之外就很少从陪护区出来了,他们进去按照规定向女孩汇报病人情况,也是被打断用那句话赶了出去,她们也就不在去汇报了,她们一直怀疑这个女孩到底是不是病人的姐姐啊,对病人漠不关心的,当然这事也困轮不到她们来关心,这是人家的事情,跟他们这些外人无关。

正玩着斗地主的女孩抬头看了一眼,护士,然后目光就落到了楚子航身上,她的情报上有这个人,楚子航,云墨的好朋友,一个让她都觉得是天才的人,凌霜示意让护士先出去,护士会意,就离开了,将房门也带上了。

凌霜大量着楚子航,楚子航也在观察凌霜,然后二人陷入了沉默,楚子航看着盘腿坐在床上凌霜,傲人的身材,姣好的脸庞,显得清纯,扎起来的丸子头,让这个女孩更显的干净。楚子航率先打破沉默“你不是云墨姐姐,他没有姐姐”

凌霜听着楚子航的话,挑了挑眉,然后说“你怎么能确定我不是云墨姐姐?”

“我跟云墨一起长大,他有没有姐姐我很清楚。”楚子航说“而且我也了解他,基本不跟异性接触,如果有,肯定会告诉我。”

楚子航看着凌霜,对方既然会救云墨就不害他,所以他也不担心安全什么的,就是不明白凌霜跟云墨之间的关系,他有点好奇,楚子航在门口的时候注意到门口的病历上云墨是6月4日入院的,女孩在这里待了7天了,嗯,两人肯定发生过什么。

“你说的对,我不是云墨姐姐”凌霜耸了耸肩,“我送云墨来医院,是因为云墨欠我一些东西。”那应该是很重到的东西吧,楚子航这样想到,

“楚子航”楚子航看着凌霜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凌霜”凌霜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救的云墨吗?”楚子航问道

“救?也可以这么说吧”凌霜开始好奇云墨之前发生了什么“我在郊外的路边捡到了他,然后把他送到了医院,然后他就一直昏迷着。”

楚子航听着凌霜的话,捡到的,就云墨一个人,那个男人没在吗?然后问道“当时就云墨一个人吗?地点在哪里?”

凌霜歪着头看着楚子航思索了一会,说“我确定就云墨一个人,地点嘛,城东郊区进入市区不远处。”

“谢谢”楚子航说“如果云墨醒了,麻烦联系一下我,手机号198xxxxxxxx”云墨已经看完了,没什么大碍,就是昏迷,他留下也没用,他准备去郊区找找那个男人,万一那个男人也在呢,哪怕有很小的几率他也会去找。

凌霜重复了一下楚子航的手机号,说“好。”就目送楚子航离开了。

楚子航离开后直接打车前往郊区。

已经中午到了中午。云墨慢慢苏醒,其实在早上医生给他做检查的时候,云墨就醒了,在医生进门的一瞬间,这是云墨在被“自己”虐杀的时候练成的强大警觉,在听到医生和护士的对话后,就强迫自己进入沉睡,让医生和护士对他进行各种检查。

醒来的云墨感受到房间没有人了,就睁开眼,然后起身,准备活动一下,躺了七天了,身体都生锈了。

云墨正在活动时,听到了门外不远处有响动,然后就快速脱鞋上床装作还在沉睡的样子。

吃完饭回来的凌霜进入房间,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云墨,准备回陪护区,瞥见云墨病床下的不齐的拖鞋,眉头一紧,然后慢慢走向云墨的病床,云墨感到走过来的凌霜,心里紧张,但是表面还在装作昏迷的样子,

一会儿,云墨感觉不到了凌霜,想到难道走了吗?现在要不要睁开眼,算了,还是不赌了,接着装作昏迷,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凌霜就在他床边,此时的凌霜就像死人一样,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全身被一层薄薄的水膜所覆盖,难道我想错了吗?凌霜想到,

可能是早上检查时候不小心碰的吧,覆盖在身体表面的水膜消失,云墨再次感觉到凌霜,发现凌霜就在他床边,心里庆幸自己赌对了,不对是没有赌。

“云墨”床边的凌霜突然大声的喊了一声。

还在庆幸的云墨,心脏猛的一跳,瞬间就被云墨压了下去,恢复正常跳动,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就是这一下跳动暴露了他。

凌霜听到了一声跳动,然后快速朝着云墨脸上出拳,云墨感觉到朝着脸来的拳头,也不装了,直接抬手抓住凌霜的拳头,然后睁开眼,踢飞被子,

凌霜左手掏出匕首划开了被子,被子里的棉花散落出来,云墨看着手拿匕首的凌霜,用握着凌霜拳头的右手,全力一拉,凌霜被云墨这全力的一拉,重心不稳,向前倒去,这小子力气怎么这么大,凌霜想着,

拿着匕首的左手却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朝着床上的云墨刺去,云墨马上翻身,躲过匕首,站在床上,握着凌霜右手的左手,用力将凌霜拉上床,

将凌霜的右手扭到后背按住,右手抓住凌霜拿着匕首的左手,用力将凌霜手上的匕首扔掉,将凌霜的左手也扭到凌霜后背,骑在凌霜后背,用力压着凌霜。

被制服的凌霜,双眼满是愤怒,扭头看着云墨,咬牙切齿的说“你果然早就醒了。”

她没想到半个月没见的云墨现在力气这么大,比她大出很多,要不是里是医院,她早就开言灵了。

云墨看着这样的凌霜心里发虚,毕竟是凌霜救了自己,现在自己又把人压在床上,心虚的说“也是刚醒。”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云墨和凌霜一起看向了门口。

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看到病房里面,云墨将凌霜按在病床上,骑在凌霜背上,看到二人发出的目光,连忙说“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关门退了出去。来人是欧阳。

退出去的欧阳还给了云墨一个加油的眼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