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我不如我系列之花式死亡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3338字
  • 2021-04-20 15:18:06

再来说说昏迷中的云墨,一开始云墨是处于昏迷状态中,在输血完成后,云墨的意识恢复了,

但是云墨发现自己又出现了再了梦里,依旧是那个熟悉的黑暗,熟悉的镜子,镜子里熟悉的“自己”,但是云墨发现镜子右上角也开始了破碎,

这让云墨即高兴又担忧,高兴地是自己又能变强,担忧的是他不知道镜子完全破碎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或者说自己还会是自己吗?

然后云墨听到啾啾的声音,是鸣鸿,云墨看着飞来的鸣鸿,发现鸣鸿赤红的赤红的羽毛上,多了一些玄奥的花纹,云墨来不及思索,眼前一晃,云墨来到一处草地上,除了自己还有一颗巨大的树木,苍翠的枝叶表示这棵树生机勃勃。

然后云墨眼前就出现另一个自己,另一个云墨,另一个云墨手持鸣鸿,开着黄金瞳,挥刀砍向云墨,云墨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下意识的让鸣鸿变成刀,挡住了“自己”的攻击,然而云墨以为自己挡住的时候发现“鸣鸿”穿过了自己的鸣鸿,

然后一刀砍掉了自己头颅,就像砍奥丁的时候一样,云墨死前的最后意识是懵逼的。

一会儿云墨再次从草原醒来,看着“自己”再次砍来,这次云墨不在抵挡了而是闪过身形躲开了挥来的刀,就在云墨看着身边砍下的刀,认为自己躲开的时候他就看到另一个云墨一刀捅穿了自己的心脏,然后消失不见,

云墨又是一脸懵逼的死去,然后醒来。逐渐死去了五六次的云墨,明白了这个空间是怎么回事了,这个应该就是类似修炼场的空间,自己的目标就是打到“自己”,

自己在这里被杀死会醒来,但是被杀死的感觉是真实的,跟真的被杀一样疼痛,这里自己的恢复能力也消失了,这里也有一个复活点,自己半小时内不出去就不会被砍,半小时一过,自己依旧会被砍。

然后云墨就开始了自己被“自己”杀死的痛苦之旅。

云墨被连续杀了一天之后,将鸣鸿插到地上,大骂“这根本不是对打,这是受虐,我举报对面开挂。”然后云墨又一次被杀,

云墨这一天各种被杀,被砍头,被劈成两半,流血而死......等等。

云墨被杀了一天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杀死,云墨抵挡住砍来的“鸣鸿”时,“鸣鸿”直接穿过自己的“鸣鸿”然后杀了自己。

自己躲过砍来的刀时,不是身后,就是别的地方就会出现另一个自己然后自己再次被杀,这样一天下来,云墨不是没有收获,

首先,危机意识更加的敏锐了,云墨现在可以逃过五个“自己”的突袭了。

第二,身手变强了,连续一天的躲闪和被杀,云墨的力量速度反应力有加强,对自己身体的操控能力也变强了。

第三,康抗疼痛感更强了,毕竟谁连续被杀上一天,对疼痛感都会产生抵抗。

云墨又被杀了一整晚,这个空间会随着现实时间的变化而变化,一样的日起日落,月升月沉。

云墨在第二天下午,就发现了不对劲,随着对危机的感应的增强,云墨发现“自己”每次想向自己发起进攻的时候,自己好像被什么覆盖了一样,就好像那日“自己”和奥丁对抗的时候的领域一样。

想到这里的云墨豁然开朗,自己是被某个领域覆盖了,或者说是“自己”发动的领域,在攻击的时候,将自己覆盖了进去,才会出现,无论自己怎么躲都会被砍中的情况,然后云墨又想到“自己”可以做到,那么自己应该也会的啊,但是自己完全不会啊。

想到这里的云墨被第七个“自己”杀死了,云墨现在已经来到面对七个“自己”突袭而来的情况了,再次复活的云墨,侧身躲过“自己”的横劈,

然后再次侧身挥刀砍向身后出现的“自己”,身后的“自己”消失。然后右脚用力,跳到半空中,躲过左右一起袭来的“自己”,然后鸣鸿划过两人的喉咙,

然后半空中的云墨同时感受到了来自四个方向的杀意,然后讲手中的鸣鸿朝着一方用力丢了过去,然后踩在下方即将消失的“自己”头上,追上已经贯穿“自己”胸膛的鸣鸿,拔出鸣鸿,然后快速挥刀砍掉左侧“自己”的头,然后一个回旋砍,将身后“自己”砍死,

然后胸膛被右侧出现的“自己”贯穿。

云墨再次复活,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会为什么自己不会的,云墨看着手中的鸣鸿,一道白光从脑中闪过,自己不会做这种方式,不代表鸣鸿不会啊,这也许是鸣鸿的能力呢?

想到这里的云墨仿佛柯南附体,洞悉了一切,手上的鸣鸿微微颤动,仿佛明白了云墨的想法,做出来肯定的回应。

此时的云墨看着做出回应的鸣鸿,用力的将鸣鸿扔到地上,

大骂“你踏马早知道了,是吧,怎么不早点说,让我被杀了快两天了,我自己想明白了,你才做出回应昂。”

鸣鸿漂浮起来看着破口大骂的云墨,然后直接向云墨的胸口刺去,贯穿了云墨的心脏,云墨死了,被自己的刀杀死的,因为自己骂了它。

云墨想到过自己怎么死,但是没想到过会被鸣鸿直接杀死,正好省了那边“自己”的力气。

再次复活的云墨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又被鸣鸿捅死了,鸣鸿看着死掉的云墨,准备等他复活再杀一次,以泄心头之气,反正云墨又不会真死,自己傻还怪它,云墨不死谁死。

云墨再次复活,看着向着自己砍来的鸣鸿,躲过鸣鸿,一手抓住鸣鸿的刀柄,鸣鸿刀身颤动,想要摆脱,但是云墨此时已经今非昔比了,可以说强的一批,

鸣鸿摆脱不了,就放弃抵抗了,云墨看着鸣鸿知道要想打败“自己”还要靠它,然后就哄道“鸣鸿,刚才是我错了,对不起,你也理解我一下,等我恢复了,请你喝血,喝大碗的,一碗不够喝两碗,咱们天天加餐。”

鸣鸿听到云墨的道歉,选择了原谅,当然不是因为云墨给他加餐。

然后云墨就想着该怎么激发鸣鸿的能力,就想到了修仙小说里面的场景,然后盘腿坐下,将鸣鸿放到腿上,闭着眼想着用意念感受鸣鸿内部。

鸣鸿看着犯二的云墨,刀身晃动,云墨感受到鸣鸿晃动得刀身,睁开眼,疑惑的看着鸣鸿,然后大脑一痛,感受到了鸣鸿体内的力量,明白了使用原理,

鸣鸿体内拥有两个所谓炼金阵的东西,现在云墨只有能力使用一个,就是那个能召唤出“自己”的能力,这个能力叫做—猎杀领域,

跟名字一样,这是一个杀戮的领域,在这个领域里,鸣鸿被挡住的话,会变得虚幻穿过阻挡物(生物上的活物不行),并且可以预知对手下一秒的动作,然后提前来到这一秒发动攻击,预知的时间越长,对手的动作越多,云墨能发动的攻击也就越多,很bug,(简单来说就是提前预知自己七秒内做出的攻击,然后闪现到自己预知的位置对敌人造成致命伤害。)

但是现在的云墨只能勉强发动,而且预知时间也是2秒,超过了云墨时间上的2秒之后,云墨的体力就会被消耗完,预知能力就会消失,领域范围为10厘米。

云墨搞清楚了原理之后,走出复活点保护区,看向“自己”发动了攻击,第一次用猎杀领域,发动失败,直接被砍死。

随着时间的推移,云墨在这个空间被连续虐杀了6天,到了第七天,此时的云墨已经可以熟练的运用猎杀领域,预知的时间也由2秒变成了7秒,范围也变成了一米远,随着体力的增加,现在的云墨也能连续使用3次猎杀领域了。

再次复活的云墨,看着袭来“自己”发动猎杀领域,然后草原上,不断的出现相互背刺的云墨,七秒过后,云墨再次发动,这次云墨还悄悄的发动了言灵.碎裂。

云墨发现对面的“自己”不会碎裂,然后趁着两把鸣鸿接触的瞬间击碎了对方的鸣鸿,一刀砍下他的头颅。之前他也想过用破碎但是还没碰到,自己就被猎杀领域整死了,毕竟同时面对四五个自己的进攻太难了。

此时草地上的云墨消失不见了,云墨回到了自己熟悉的意识空间里,看了我一眼镜子,镜子的裂纹又大了一些,然后退了出去。

退出去的云墨已经是他昏迷的第七天晚上,退出来的云墨还没睁开眼睛,耳边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你怎么还不醒呢?”

那是凌霜的声音,想要睁开眼睛的云墨顿时不在想睁开了,虽然现在的云墨可以打的过凌霜,打完之后呢?凌霜能放过自己吗?肯定不会,毕竟打女人他还是做不出来了,虽然之前凌霜闯过民宅,但是云墨没感觉到危险和凌霜对自己的敌意,说明他们俩个不是敌人。

云墨也不好意思出手打凌霜,云墨内心对凌霜是有一点好感的,毕竟他也是个视觉动物嘛,而且凌霜的长相刚好符合云墨心中对女朋友的想象,清纯的样子让云墨欲罢不能

想到这里的云墨,突然想到了凌霜的性格和做事方法,大骂自己是精虫上脑了,怎么会对凌霜有好感,自己难道有受虐倾向?不,自己肯定没有,云墨连忙否决自己的想法。

想着身边是凌霜,云墨就决定在装昏迷一天,看有机会偷偷逃跑没,然后就开始睡觉了,虽然云墨肉体一直在昏迷,但是云墨的意识一直在被虐杀,连续六、七天没睡过了,

云墨需要警惕“自己”,所以一直保持高度注意力,防止自己被杀,毕竟他不想经历死亡,太痛苦了。

现在也不用警惕了,也能好好休息了,几乎瞬间就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