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云墨的消息(又名在路边捡到裸男的我该怎么办)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3529字
  • 2021-03-22 21:09:52

一周后,

先是因为台风的三天假期,接着就迎来了高考,又是两天假期,之后就是周六日,连续一周的假期让学生党好好地享受了一把没有任何负担的生活,然后不舍的迎来了开学。

身为学生会的楚子航正在查班,此时的楚子航还是面无表情的“面瘫”脸,双眼比之前更加冷漠了,他在同一天失去了爸爸和弟弟,为了保护他。

回到家之后的楚子航发现自己的眼睛变成了金黄色,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买了美瞳戴上,之后他开始疯狂地锻炼,在他妈妈的担心的目光下,他过度的锻炼,才开始恢复正常,他一直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从不让家长和老师担心。

他讨厌软弱的自己,讨厌自己无能为力的样子,每当他回忆起云墨和楚天骄义无反顾的直面奥丁的时候,自己只能逃走,连跟他们并肩作战的能力都没有,他无法忍受这样的自己,所以他开始了疯狂地锻炼,学习刀术,只为下次遇到奥丁的时候,能够亲自斩下他的头。

楚子航查到云墨的班级之后,身为班长的柳淼淼走了出来向楚子航汇报人数,看着眼前的楚子航,柳淼淼细声软语的说“应到43,实到42,云墨请假,住院昏迷”

楚子航听到柳淼淼的话,冷漠的双眼,此时变得激动和欣喜,然后用力的抓住柳淼淼的肩膀激动地说道“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云墨住院昏迷?”

听到住院昏迷四个字,楚子航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住院昏迷怎么也比去世失踪强。

被楚子航抓着的柳淼淼感到肩膀的疼痛,声音带着疼痛说道“楚子航,你放手,你弄疼我了。”

楚子航听到柳淼淼的话,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松开柳淼淼,紧紧盯着柳淼淼,害怕这个能给自己带来好消息的女孩跑掉,

说道“对不起,是我失态了,你能在说一下云墨怎么了吗?”

柳淼淼看着眼前的楚子航,她从来没见过刚刚的楚子航,揉了揉被抓的疼痛的手臂,说道“没关系,今天早上有个自称云墨姐姐的人拿着医院开的证明来给云墨请假,说云墨在医院昏迷,暂时没法来上课了,我问过路明非,他说他也不知道。”

要说谁最清楚云墨的行踪的话,非路明非莫属,楚子航也是知道路明非的,

柳淼淼怕楚子航不认识路明非就解释“路明非是云墨的好朋友,我开始以为路明非知道,但是路明非说他给云墨发了很多消息,一条也没回,我刚才还想问问你知道吗,看你的样子,你也不知道,那你知道云墨还有姐姐吗?”

楚子航听完之后,确认是云墨在医院昏迷,还有证明,那说明是真的,关于云墨的姐姐,楚子航确信云墨没有姐姐,但是嘴上却说道

“谢谢你告诉我,我不知道云墨有没有姐姐,你能告诉我云墨在哪家医院吗?”

柳淼淼有些失望,还是说道“市一医院,下午放学要一起去吗?”

身为班长去看看住院的同学很合理,其实是她想要去看看云墨。

昨晚回家之后柳淼淼再次想到了那个夏天,那场篮球决赛,她发现自己只记得云墨了,忘记了楚子航的身影,内心下定了决心。

楚子航记住医院名字后说道“不了,我还有事。”扭头就走了,他准备现在就请假去看云墨。

再说说云墨,此时的云墨躺在市医院ICU中昏迷不醒七天了,这是第八天,里面的医生正在给云墨检查身体,这七天医生天天给云墨坚查身体,想要搞清楚云墨昏迷的原因,

云墨身体没有任何外伤和内伤,除了已经愈合好的胸前的贯穿伤,而且身体素质也一天比一天好,好奇的医生都想要解剖云墨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迫于上级的压力才一直没有实施解剖这个方案,而陪护区里一个看起来像18岁的清纯女孩正盘腿坐在床上,看着手中的平板电脑,电脑里是经典的QQ斗地主,看起来完全不关心外面的云墨,任由医生和医护人员摆弄云墨。

时间回到七天前,那个雨落狂流之夜。

云墨面对强大的奥丁,放弃了抵抗,将刀插入左掌之中,准备让鸣鸿吸干自己,也就在鸣鸿将要吸干云墨的时候,鸣鸿赤红的刀身越来越诡异,赤红的刀身上,出现神秘的花纹,就像一些文字一样,

然后云墨感到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苏醒一样,云墨将鸣鸿从左手拔出,云墨左手的贯穿伤害瞬间治愈,云墨的的意识看着自己的身体,发现,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

或者说云墨此时成了身体里的旁观者。原本虚弱的云墨站起身来,在楚天骄惊讶的眼神下,原本宛如黄金般的黄金瞳变成了赤红色,云墨后背的伤也慢慢的复合,最终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奥丁看着变了模样的云墨说道“凡人,你让我惊讶,也越来越熟悉。”

“那么,觐见吧,凡人。”

云墨看着奥丁没有说话,回应他的是一把赤红色刀,奥丁随手一抬挡住了云墨的攻击,奥丁独眼的黄金瞳依旧冷漠,不将云墨放到眼里,也是神怎么会正眼看一个凡人呢?

可下一秒高高在上的神就为他的轻视付出了代价,原本被挡住的鸣鸿瞬间出现在了Gungnir的下方,然后鸿鸣砍在了奥丁身上,在奥丁胸前划出一道伤口,神流血了,流出来金黄的鲜血,然后瞬间被鸿鸣吸收掉。

然后云墨就被一股力量反推了飞走,云墨在空中转换身形,轻轻地;

落在了地面上,赤红的刀身直指奥丁。

奥丁感受着胸前的疼痛,看这胸前不断复合的伤口,感到惊讶,这点小伤对他来说就是瞬间复原,但是现在伤口还没复原,看着云墨说道“凡人,不,现在的你不能说是凡人,是你对吧”

回答奥丁的依旧是赤红的刀身,但是这次奥丁并没有用Gungnir格挡,而是将手中的Gungnir刺出,高高在上的神开始和凡人换伤了,多么大的讽刺。

奥丁再次被砍中,而云墨也被Gungnir贯穿了胸口,Gungnir回到奥丁手里,Gungnir有着必中的能力,云墨无法躲闪。

云墨捂着被贯穿的胸口,跪倒在地,强大的生命力在云墨体内爆发,不断的修复着云墨被贯穿的胸口,当云墨胸口恢复的七八成之后,奥丁身上的刀伤也被复原了。

此时在周围不断清理着死侍的楚天骄,已经被这场人神之战所震惊,他没想到云墨竟然能砍伤奥丁,更是逼得奥丁与云墨换伤,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在梦中一样,但是后背的伤口传来的疼痛提醒他,这不是梦。

云墨直立的看着奥丁,嘴张开闭合,发出了古老神秘的语言—龙语,然后云墨手中的鸣鸿开始颤抖剧烈的颤抖,一道看不见的气幕从云墨周围开始向外扩散,被气幕覆盖地地面此时开始崩塌,变成灰烬,

一个混血种想要偷袭云墨,在接触到云墨领域的时候,逐渐变成了灰烬然后在风雨中消散,楚天骄看到这一幕,来不及思索,砍翻眼前的的死侍开始向着远处砍去,他知道被包围进去会死,这是属于死亡和毁灭的领域,

而身处领域中心的云墨身上的衣服早已变成灰烬消失,云墨健壮的身躯也开始化成灰烬,但是下一秒靠着强大的生命力,又恢复完整,

领域到达半米大小之后,便不再扩张,云墨看着奥丁,奥丁此时身边也开始出现气幕,奥丁的领域充斥着狂暴的力量,随时会撕碎进入领域的一切,

云墨挥刀带着死亡领域砍向了奥丁,奥丁看这袭来的云墨,扩大领域,神惧怕了,或者说神现在惧怕了死亡,不敢让带着死亡的云墨靠近自己。

两个领域碰撞发出强大的力量,摧毁着一切,包括空间和时间,碰撞之后产的强大瞬间爆炸,整个空间开始颤抖,崩塌,远处的楚天骄看着崩塌的世界,满眼的不可思议,然后瞬间被爆炸的力量覆盖,消失。

此时云墨的意识看着自己与奥丁的大战,在两个领域相交的时候,云墨的意识就看见奥丁消失了,或者说奥丁跑了,

云墨的意识没能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原本高高在上、无可匹敌的神,被自己打跑了。

这是云墨意识的最后想法,他就发现自己可以重新操控身体,然后就被破碎的空间吸入,被传送到一个荒郊野外,昏迷了过去。

第二天的时候,刚刚完成任务的凌霜,在郊外开着一辆宝马,准备再去云墨家里,她相信云墨肯定回家了,她还没让云墨付出代价,是不可能轻易罢休的,

凌霜开着车,跟着音响哼着歌,凌霜快要进入市区的时候,猛的踩下刹车,然后一个急转弯,向着远处的杂草丛中走过去,她刚才无意间扫向路旁,看到了一个趴在草丛中的人,身边还有一抹赤红,当时她的脑海里第一印象是—云墨,虽然只是感觉是但是凌霜还是决定去看看。

凌霜驱车靠近,看着到的是一个裸男手里握着一把赤红的刀,她确定了是云墨,然后打开车门,走下车,看着一丝不挂的云墨,手指摸了摸云墨脖子大动脉处,有跳动,没死,

然后朝着云墨惨白的脸上狠狠地扇了几巴掌,云墨没醒,然后将云墨头放下,拿出手机狂拍了起来,做好这一切的凌霜将昏迷的云墨翻过来,准备再来几张,

刚翻过来就发现云墨胸前有一道伤疤,看着伤疤的样子是贯穿伤,但是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又拍了几张照片后,看着云墨手中握着的鸣鸿,想将鸣鸿取下,

但是云墨死死地握着,她费了老大力气才将鸣鸿取下,将云墨和鸣鸿扔到车后座上,朝着市一院前进,她看出来了云墨现在极度缺血,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云墨现在还不能死,她还没为那件事报复云墨,所以她不能让云墨死掉。

到了医院的凌霜,给打了一个电话后,医院的副院长带着护士和担架车就来到车前,将云墨放到担架车上,直接送入了ICU中,

通过化验云墨的血液,匹配到了合适的血液,就开始给云墨输血,得到血液补充的云墨,按照医生说的云墨很快就会醒了,但是云墨依旧在昏迷状态中,凌霜怕云墨再跑了,就在ICU的陪护区,住了七天,听说仕兰中学开学了又去给云墨请了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