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神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743字
  • 2021-04-30 11:14:44

路旁一闪而过的减速标志上显示前方一公里是收费站,亮白的灯光从一片漆黑中浮现。楚天骄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应该到正常区域了。过了收费站你就下车走,看看有没有过路的车搭个便车送你们回去,然后给人一点钱就好了。”

男人摸了几张钞票在手里准备付过路费。云墨听到后,没有松懈,紧张地心依旧紧绷着,握紧了手里的鸣鸿,他感觉还没结束,得抓紧时间恢复体力。

“你去哪里?”楚子航问。

“他们会追着我。”楚天骄说,“别担心,你老爹真的很能的,还有这台车,900万的迈巴赫,不是闹着玩的,我跑得比他们快。”

楚天骄又嘿嘿笑着说“我还要给你们俩开家长会呢。”

迈巴赫没有减速,收费站越来越近,炽烈的白光让人觉得温暖,像是夜行人在迷雾中看见了旅社屋檐下的油灯,不由得加快脚步,到了那里就能放下一切不安。

楚子航和男人都热切地望向前方,云墨心中不断的紧张。

车猛地减速,刹车片刺耳地嘶叫着。

“不……不对!”楚天骄嘶哑地说。

云墨和楚子航也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前方的灯光透出的不仅仅是温暖,还有庄严和宏大,就像是……朝圣的人迈向神堂,

对的!那种渴望接近的心情不是在海里看见灯塔,而是虔诚的拜谒神的感觉!所以急欲亲近,急欲亲近神的光辉。

云墨看着光辉,没有丝毫的虔诚,反而心里极度的厌恶,仿佛就像是散发着臭味的垃圾山一样。

他们停下了,可灯光却向他们逼近,那些放射在黑暗和雨水中的、丝丝缕缕的白光。

云墨隐约听到了马嘶声,隐隐传来的马嘶声,让云墨内心升起一股无名火起,云墨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知道现在必须冷静,接下来有一场大战。

“要听老爹的话,不要离我太远,也不要靠得太近。”楚天骄扭头看着楚子航,“就像是小时候我带你放风筝。”然后看了一眼云墨像是在询问,云墨看着楚天骄投来的目光,肯定的点点头。

楚天骄让云墨保护好楚子航,而云墨做好了牺牲自己的打算,自己已经是一个没有家的人了,而他们还有家。

风筝从不会离开放风筝的人很远,因为之间连着风筝线。远离的那一刻,是风筝线断掉的时候。

看到云墨点头。“系好安全带!”男人全力踩下油门。

迈巴赫以最大的加速度冲了出去,冲向白光,直撞上去。

接下来的一幕,震惊了云墨和楚子航。他们逐渐看清了,白色光芒中站着山一样魁伟的骏马,它披挂着金属错花的沉重甲胄,白色毛皮上流淌着晶石般的辉光,八条雄壮的马腿就像是轮式起重机用来稳定车身的支架。

它用暗金色的马掌抠着地面,坚硬的路面被它翻开一个又一个的伤口。马脸上戴着面具,每次雷鸣般地嘶叫之后,面具上的金属鼻孔里就喷出电光的细屑。

马背上坐着巨大的黑色阴影,全身暗金色的沉重甲胄,雨水洒在上面,甲胄像蒙着一层微光。他手里提着弯曲的长枪,枪身的弧线像是流星划过天空的轨迹。

带着铁面的脸上,唯一一只金色瞳孔仿佛巨灯一般照亮了周围。

北欧神话中,阿斯神族的主神,奥丁!

云墨看着奥丁,身上瞬间爆发出一股杀气,楚子航看着身边的云墨,感到心中一凉,身体僵硬住,云墨看着奥丁,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内心却是一个念头,砍死他。

接着迈巴赫轰然撞了上去,Sleipnir嘶吼着,四枚前蹄扬起在空中。四周的雨水全部汇聚过来阻挡在奥丁的面前,冲击在迈巴赫的正面。

迈巴赫被挡住了,2.7吨重全速的迈巴赫被挡住了,巨大反冲力,直接触发了车的警报。

Sleipnir八足缓缓跪地停住,奥丁把Gungnir插进湿润的沥青路面,以神马为御座。成群的黑影从奥丁的身后走了出来,他们围绕在四面八方,一模一样的黑衣,一模一样的苍白的脸,一模一样的空洞的闪着金色光芒的双瞳。

迈巴赫再次被彻底地包围了。看起来神明的战术也和人类类似。

“下车”楚天骄低声说道

云墨和楚子航慢慢走下车,楚天骄在前,云墨和楚子航在后,三人站立在雪亮的前灯前,直面“神”—奥丁。

“你竟然敢撞向神的御座!”雨里传来奥丁低沉的声音。

“我是个司机,开车开得太多难免手滑。”楚天骄淡淡地说,“我知道你们要的是什么,可以,交给你们没问题。”

他对楚子航说,“去把后备箱的箱子拿出来,黑色的,上面有个银色的标记。”

后备箱里果然有一只黑色的手提箱,特制的皮面粗糙而坚韧,上面是一块银色的铭牌,刻着一株半枯萎的世界树。

楚子航把手提箱交给楚天骄,楚天骄掂了掂,仍旧交给楚子航,看着奥丁,“我准备好了。”云墨看着手提箱的标志,那是卡塞尔学院的校徽,他在网上查关于卡塞尔学院是见到过,对楚天骄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那么,人类!觐见吧!”然奥丁看着云墨,说“人类,你是什么人,为何让我感到一丝熟悉?”云墨沉默不答,他还在尽力的压制着杀意,他知道自己一旦放松,他马上就会挥刀砍向奥丁。

“以前你很多次都不听话,但这次一定要听我的话,”楚天骄凑在楚子航的耳边低声说,“记得,不要离开我,却也不要靠得太近。但我说‘跑’的时候,你就要往车这边跑,千万别回头,千万别回头!”

“嗯!”楚子航颤抖着。

黑影们围了上来,裹着男人和楚子航前进,他们交头接耳窃窃低语,用的是某种古老的语言,仿佛吟唱仿佛哭泣,楚子航一句都听不懂,但脑海里那些蛇一样的线条正在苏醒,变幻无穷。忽然间他听懂了,那些透着渴望的亡者之音:

“人类啊……”

“又见到人类了……”

“那孩子的血统……”

“让人垂涎的鲜肉啊……”

“口渴……”

楚子航捂住耳朵,惊恐地四顾。那些影子的脸都是一样的,都没有表情,可每张脸上都写着太多太多的往事。云墨淡淡的看着周围的影子,影子们闭上了嘴。

“你听到的,我也听到了。别怕,老爹在你身边。”楚天骄低声说。

楚天骄站住了,距离奥丁大约一百米,距离背后的迈巴赫也是一百米,恰好在中间的位置。雨水不停地冲刷着他手中的长刀。

“我觉得即便把东西给你,你也不会放我们走。”楚天骄说。

他劈开双腿,湿透的长裤被冷风吹得飒飒地飘动,如一个街面上的流氓那么拉风。但是在神一样的东西面前流露出流氓气?

“我将许诺你们生命。”奥丁说,“神,从不对凡人撒谎。”

“变得像这些死人一样?”楚天骄用拇指指着周围的黑影。

“不,你们的血统远比他们优秀,你们会更加强大。”

“没得商量?”

“凡是到过这国的人,便能再回归这国,因此来到这里的人必须每个都是神的仆人。”

“儿子,他们说你在市队里是中锋,很擅长突防?”男人凑近楚子航耳边。

楚子航紧张地点头。

“谈判破裂了,”男人说,“把箱子给我。”

他接过箱子,向云墨示意了一下。

轻轻抚摸楚子航的头,“要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每一句,”他猛地一巴掌拍在楚子航屁股上,咆哮,“跑!”然楚子航就向车子跑去。

男人把手提箱扔向奥丁,仿佛是吸引恶狼的鲜肉,半数影子拥向手提箱,半数影子围堵着楚子航和楚天骄,他们的形体因为速度而扭曲,像是从地上跃起的长蛇,

云墨在楚天骄丢出箱子的瞬间,不在压制自己内心的杀气,直接跃起挥刀砍向奥丁。

楚天骄看了一眼砍向奥丁的云墨知道了,他准备牺牲自己为他和楚子航争取时间。

然后带着楚子航向着车子跑去,他不能犹豫,必须马上带着楚子航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