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暴血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561字
  • 2021-06-13 21:06:33

“明天上午9点去剑道馆,哪里有一个人等着你”昂热看着云墨说道。

“好的”云墨拿起桌上的羊皮纸离开了。

昂热看着离开的云墨,眼中闪过羡慕,暴血技术,全名叫做血统提纯精炼技术,是通过弱化人类意志来使龙族基因呈现压倒性表现,以此来提升血统纯度的技术。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任何力量的得到都是需要付出的,而暴血技术也有着自己致命的缺点,首先,暴血各个阶段均会发生龙化现象,随着暴血程度的提高龙化程度也逐渐提高。

其次,暴血有时间限制,龙血退散后会十分疲惫。

最后,会减短寿命,当龙血比例高过临界血限后会失去意识变成死侍,

但是这对云墨来说就像是铁矛刺到了巴德尔的身体上,屁事不是,神龙混血却是让人羡慕啊,唯一需要担忧的就是他体内残存的贤者之石了,目前看来云墨很好,没有出现任何不适之处。

离开的云墨又返回了校长室。

昂热看着再次推门进来的云墨说道“怎么不舍得我这个老人吗?”

“不是,我看不懂上面的字”云墨摇摇头说道,上面全部是龙语加密过后的文字,自己一个什么都还没学过的人怎么看?

“额....你是我大意了”昂热扶额说道,接着昂热来到了自己办公室的书架前,从书架最下面拿出了一本厚重的书,昂热将书放到了办公桌上,荡起了一片灰尘,书封面上有着厚厚的灰尘,昂热对着书吹了一口气,云墨看着飞起来的灰尘,这本书大概10年没动过了吧。

“这是龙语对照字典,就像是你老家的新华字典一样,自己拿回去找吧,别忘了明天去剑道馆”昂热说道

“好的”云墨看着不负责任的昂热,也是没脾气。

昂热看着离开的云墨,他记得自己给云墨准备的是翻译之后的暴血技术,怎么变成了龙语加密过得,自己那个老朋友想干什么?昂热穿上自己的西装外套,离开了办公室。

钟楼阁楼里的副校长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啤酒从嘴里和鼻子里喷了出来,然后阴险的笑了起来。

云墨拿着厚重的字典回到了宿舍,看到了芬格尔正拿着ps手柄激烈的对战,屏幕上芬格尔操作的角色,枪枪爆头,各种预判,神仙走位。

不会吧,他记得芬格尔的实力没这么强啊,云墨想到,

“师兄,进步很大啊”云墨凑到芬格尔的身边说道

“啊,是你啊,师弟,那当然了当年师兄我可是咱们卡塞尔学院的游戏小霸王,各种游戏常年霸榜第一”芬格尔操作角色将最后一个人爆头后,说道。

云墨看着笔记本屏幕显示出的胜利,和被举报的提示,看着芬格尔“师兄你被举报了啊”

“这不是很正常吗?你想想你那些非人类的操作”芬格尔站起来挡住电脑屏幕说道,自己的右手趁机把笔记本上的优盘给拔了下来。

这个小动作自然瞒不过云墨,但是云墨也没说什么,毕竟开BUG的事情吧,他也不是没做过,只不过他是来刷等级装备之类的BUG,要怪就怪官方,爆率坑人。

云墨也不想跟芬格尔计较之前的事情了,他现在有个更重要的事情要干了,那就是处理一下昂热给自己的惊喜。

“没事,师兄你玩吧”云墨说道,

芬格尔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那我继续了昂师弟”

云墨点点头,拿出了羊皮纸放到床上,又在宿舍找出了笔跟纸,开始了自己的翻译工作。

昂热来到了钟楼上,看着副校长在自己的副校长办公室里,看着涩情杂志发出了猥琐的笑容,然后一把抓住副校长手里的杂志,扔飞了出去,说道“你给我一个解释吗?”

“我就知道昂热你一来我的收藏绝对要遭殃,有什么解释,我想要这孩子继承我的炼金术不行吗?”副校长气急败坏的的说道,

“如果不是了解你的为人,我说不定就真的信了”昂热一脸的不信。

“我说的是真的,当然也有别的目的”副校长说道

“你还没放弃啊?”昂热坐了下来,看着自己的老友,想着到时候该怎么给他收尸,明显一般的灵柩装不下他,得定制一个加大加肥的。

“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我怎么会放过呢,当然我也想让人继承一下我的炼金术了,根据冰海残卷记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们迟早要死的,不是死在跟龙族的战场上,就是死在未来的战争中,找个继承人来继承我的炼金术总比到时候失传好”副校长突然正经的说道。

昂热看着这位胖牛仔,自己的老朋友,仿佛当初那个纵横混血种世界的守夜人又回来了,虽然他现在身材早已走样,也骑不上他当年纵横西部的快马了,他那两只巨大的炼金左轮也不知道扔到了哪里,在他堕落的外表下,有着一颗饱含屠龙意志的强劲的心脏。

屠龙的勇士的外表会堕落,但是他们那颗蓬勃跳动饱含着屠龙意志的心脏永远不会堕落,他们的生命的终点永远只会是战场,而不是病床上。

“也不知道这小子能不能跟龙语共鸣啊”副校长说道。

“他很优秀”昂热说道

此时优秀的云墨正在头晕眼花的看着字典,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整理出来的的文件,长舒了一口气,终于翻译完了,云墨看着自己翻译的羊皮纸,被里面的内容震惊了,这是一份血统炼精技术,关键是这项技术是完整的、成熟的技术,虽然有着弊端。

芬格尔早就跑了出去,在云墨翻译资料的时候他撇了一眼,羊皮纸,上面的文字都是用龙语加密过的,看羊皮纸的样子肯定有着上百年的历史,这玩意不是学院的机密文件,就是什么神秘的东西,总而言之不是他能接触到的,

一向只想着摸鱼的芬格尔果断的留下一句“我去新闻部了,今晚就不回会来了,就跑了出去”

开玩笑这玩意他要是知道了最轻也得被富山雅史洗脑消除掉,自己只想着混日子,不该动的东西不能动的规则,他芬格尔还是知道的。

云墨将这项技术牢牢记住之后,就把羊皮纸和自己翻译出来的全部烧掉了,这东西越少人知道越好,技术虽好,但是副作用太严重了,用过度了就得变成死侍,虽然自己有办法打消这个副作用,但是那也只是暂时的。

他现在不准备把这东西交给任何人,在自己完全掌握自己的神之力之前。云墨看着自己手心中的三角形,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云墨看着变成灰烬的羊皮纸和纸,将他们扔到了马桶里冲走了,看着天上皎洁的月光,自己似乎很久没回过家里了吧,异国他乡游子难免会思乡,哪怕自己的家早已空无一人,但是自己的朋友还在,家依旧值得自己回去看看,毕竟根就在那里。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云墨想到,师兄也还是那个样子吧,下半年师兄就高三了,明年他也该来卡塞尔学院了,虽然楚叔不想让楚子航走进混血种的世界,但是他知道师兄的性格,都说他跟昂热的性格相似,其实在他看来楚子航才是跟昂热就像的人,都是背负着仇恨,为了复仇可以将自己卖给撒旦的人。

奥丁,自己下次绝对要杀掉你,云墨身上的气势瞬间变得冷酷,介于暗金和赤金的黄金瞳,更加的明亮,云墨体内的血液快速的运动,整个人充满了力量,一度暴血云墨在翻译完之后掌握了,虽然还不算熟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