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解刨还是基因
  • 龙族之赤红破碎
  • 不落骨
  • 2961字
  • 2021-04-13 06:45:38

云墨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明显有些惊愕,自己的霸气的黄金瞳呢?怎么变成了这样?

“因为你开启了神之血”

云墨听到了这个声音四处扭头寻找声音的主人。

云墨找到了声音的主人,云墨惊愕的看着自己背后的这个小人,跟自己有这相似的容貌,不过比自己矮多了。

自己老爹活着的时候难道背着老妈有过私生子吗?

云墨伸手掐了掐对方的脸,然后拽了拽,很有弹性,很得劲,挺真实的。

“我不是你老爸的私生子”小云墨将云墨的手打开说道。

“那是你是什么人”云墨看着这个158左右的自己说道,自己想的他是怎么知道的?读心术?总不可能是自己的。

“我就是你,不一样的你”小云墨说道。

“哦,你刚才说我开启了神之血是什么意思?”云墨问道。

云青一个响指,一个镜子出现在了云墨面前,云墨看着镜子,自己的眼睛也是一红一黄。

“就是表面意思,你体内的神之血开启了”云青说道。

“神?”云墨问道,

云墨想起了奥丁,又想到了自己看到的画面,这个世界上可能真的有神。但是有没有神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吧,总不能自己既要屠龙又要干神吧?

“对,这个世界上除了人和龙之外还有神,而你则是一个真正的混血种”小云墨神秘的说道。

云墨看着小云墨说道“我感觉你在骂我?”

“你可以这么理解,但是文雅的说就是混血种”小云墨嘴角一抽说道。

“所以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云墨问道,是啊,这些事情告诉他有什么用?他屠龙是因为学校的宗旨是屠龙,他没得选,但是神跟他有什么关系,自己体内流着所谓的神之血又能怎样?

就像伊丽莎白问他的一样,他的追求是什么?他不知道,他好像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从来都是走一步算一步的,自己目前的目标是干掉奥丁和帮助昂热终结龙族。可是之后呢?或许这两样就让自己的过完这一生了,自己好像从来没有为自己想过未来。

“是啊,跟我们没关系,我们的存在从来都是一个意外”小云墨突然老气横生的感叹道。

云墨看着小云墨,他发现这个小男孩跟自己一样,一样的迷茫,但是小男孩给他的感觉却又是那种知道一切,却又不想干预一切的仙人一样,坐看世间变换不停,看各种人生百态,笑人性多么可悲,知道人间疾苦,却又不想干预的世外仙人一样。

“但是我们的存在却又合情合理,哈哈哈哈”小云墨突然狂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的悲凉和自嘲。

云墨看着小云墨,这孩子不会坏掉了吧?对了自己也得去找富山雅史看看,希望芬格尔师兄答应自己的事情有没有去做啊。

小云墨停止了笑声看着云墨说道“我们存在是意外又不是意外,但我们的存在是必然的,我们的存在就像鲁路修一样,但是我们更加的高贵”

云墨看着癫狂的小云墨,远离了几步说道“喂,你还好吧?”

“我没事”小云墨看着云墨打了一个响指,说道“你的神之血已经开启,属于你的神之力将要觉醒,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日子吧”

随后小云墨就消失了,云墨看着消失的小云墨大喊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最后的日子?”

看着消失的小云墨,云墨吐槽道“说话说一半,是要遭报应的”

自己的神之力是什么呢?自己好像没有感觉啊,难道是打开的方式不对吗?云墨想到,还是先想着怎么醒过来吧。

此时卡塞尔学院,图书馆的大堂内,昂热严肃的坐在主位上,施耐德坐在次位上,图书馆的座椅上坐着一个个白发苍苍发际线极高或者已经秃了的老人,曼施坦因、古德里安云墨认识的教授也都在这里,但是这几个人明显有些紧张,因为这里除了他们都是卡塞尔学院的终身教授。

“现在云墨已经昏迷五个月,我想知道到底有什么办法让他醒来”昂热抽着雪茄说道

在座的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也想让云墨醒来,但是他们用了所有的办法都没用。

昂热看着沉默的众人说道“先生们,你们是整个混血种世界里精英中的精英,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尽情的说出来,总有一个办法是可以的”

接着一个拄着拐杖,双手有些变形的老人站起来说道“昂热校长,我先说一下情况吧”

“拉多米尔教授请说”昂热说道

“天啊,拉多米尔教授这是整个混血种世界医学的领头人啊,我一直以为他已经死了呢”古德里安惊讶的小声对着身边的曼施坦因说道。

“大家都是混血种,活到100多岁都有可能,老教授已经看过来了,先闭嘴”曼施坦因小声的提醒自己的好友。

古德里安看着看过来的拉多米尔闭上了自己的嘴,坐着认真听讲的样子,就像是一年级的乖宝宝一样。

拉多米尔看着不在说话的古德里安清了清嗓子说道“咳咳,云墨我们学校的S级大家都知道,在去年的巴黎事件中,在最后跟密米尔决战的时候,成功击败了这位高贵的次代种,但是他也陷入了昏迷,一直昏迷到现在,我们用过所有能用的办法想要唤醒云墨,但是都失败了”

拉多米尔停顿换了一口气说道“但是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众所周知,一个人昏迷躺在病床上长时间不动,他的肌肉必定会萎缩,身体机能必定会退化,降低免疫能力,血糖血脂增高这些情况,哪怕是混血种,这些情况都会出现”

然后拉多米尔双眼发光激动的说道“但是云墨的情况却有些不同,云墨的身体虽然出现了这种情况,但是我们发现云墨的肌肉密度却比之前更加结实,而且输送给云墨的葡萄糖和维生液被完全吸收了。

我们尝试用电流刺激云墨的肌肉和神经,发现了在云墨昏迷的情况下,单纯被电流刺激的肌肉和神经反应和云墨清醒状态下的一样,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们猜测如果云墨苏醒了他的身体机能可能会发生质一样的进步。

如果我们把云墨解刨了知道了其中的原理,对于医学可是跨历史的进步,所以我们的想法如果云墨还没有苏醒,就解刨他。”

拉多米尔的话音刚落一群支持他的人就接连发声表示支持。

“咳咳”另一个老人站起来咳了几声。

“这不是波尔·佩尼亚教授吗?又一个医学的领导人,擅长基因学”古德里安再次震惊。

曼施坦因看了一眼古德里安,古德里安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不说话”

“我不同意拉多米尔的提议,云墨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跟他的血统有关,如果解刨云墨的话,研究他的器官肌肉可能没什么用,所以我提议将云墨封存起来专心研究他的基因和血统,这才是正道,而不是想那群莽夫一样,只知道解刨,当然这是云墨醒不来的前提下。”波尔·佩尼亚说完,

一些支持研究云墨血统和基因的人站起表示支持,同时又指责支持解刨的人只是莽夫根本不懂医学,只会破坏云墨这个‘标本’

接着支持拉多米尔的人也站起来开始支持自己的观点,并开始指责支持研究基因的人都是纸上谈兵没有什么实用,而且浪费时间,接着双方开始了辩论,甚至发展到了对骂。

一会支持解刨的人说研究基因的人是只会动嘴皮子的废物,没什么实战作用,遇到危险只能束手就擒。

研究基因的人就说解刨的人只是会动刀子的莽夫,根本不知道基因的美妙,是一群没脑子的匹夫。

如果不是昂热在场的话,这两拨人说不定会打起来,接着拉多米尔和波尔·佩尼亚也开始下场参与辩论,一会你指责我耽误时间,一会他指责他只会破坏,就这么一个标本,解刨了怎么研究其他的。

在两个老人的带领下,双方吵得是越来越狠了,拉多米尔和波尔·佩尼亚也是争论的面红耳赤,怎么不肯放弃云墨这个百年难得一遇的标本。

就这样一场讨论该怎么救治云墨的会议,变成了该怎么到底是该解刨还是该封存起来研究基因的会议了。

昂热看着争论不休的双方,突然后悔召开了这场会议了,他发现这群医学狂人想的不是救人而是怎么研究云墨身上的奇特之处。

说来也是卡塞尔虽然有过其他S级,但是想云墨这样特别的还是第一个,而且云墨现在没有正式入学,不算卡塞尔学院的学生,研究他也不用担心一些别的事情。

昂热刚想拍桌子让双方停下来,图书馆的大门就被打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